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武道大宗师周铜
    周铜一步踏出,身形急掠,一拳轰然砸向徐北游。

    对于这位天赋异禀的剑宗少主,他有些复杂难明的观感,他以七十岁高龄才勉强跨过地仙八重楼的门槛,而这个年轻人却在刚刚弱冠的年纪踏足地仙五重楼境界,他既有妒恨,恨不得立刻就将此人扼杀,也有羡慕,羡慕其此生有望证道飞升,更有一种说不清的惋惜,如果这等人才是他子侄晚辈,那该多好。

    不过今日注定不会有羡慕和惋惜,他现在就要将这位惊才绝艳的晚辈彻底葬送于此地。

    击杀这位晚辈之后,世间再无第二个大剑仙之说,只有一个死掉的地仙五重楼境界修士而已。

    在一瞬间,周铜的气势攀升至巅峰,使得这一拳如滚滚炸雷。

    若不是周铜刻意收敛气机,仅仅是这一拳的逸散气机便足以将整座离楼连根拔起。

    徐北游的视野中,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剩下这个拳头,而且这个拳头还在不断变大,到最后已经完全占据了他的视野。

    这简简单单一拳,来势之猛烈有些超乎徐北游的预料之外,以至于徐北游在刹那之间只能选择硬抗这一拳。

    除去已经被周铜击碎的莫名一剑暂时无法复原之外,其余六剑按照玄妙轨迹于刹那间在徐北游的身前结成剑阵,剑气凛然。

    剑二十八。

    看正版qq章e节上7b_☆

    下一刻,拳头轰然砸在剑阵上。

    剑鸣激烈,刺人耳膜。

    六剑弯而不折。

    周铜望着剑阵在自己的全力一击之下仍是不曾破碎,只是六剑摇晃不休,剑气四溢游散,不由轻轻皱了下眉头。

    在他的视线中,那个年轻人一手负后,一手结成剑诀,神情淡然,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太重的伤势。

    周铜脸色凝重几分,收起了想要速战速决的心思,他想要以力破巧,可那年轻人就像他年少练拳时面对的毛竹,你可以压弯它,却很难压折它,这一拳如此,那么下一拳也多半还是如此。

    难怪蓝玉会在天机榜中专门点评他,说他有望继承上官仙尘的衣钵,成为第二位大剑仙。

    当真不是吹捧之言。

    也是,蓝玉又何必去吹捧韩瑄的儿子。

    周铜深吸一口气,气势再度攀升一分,望向那位剑宗少主,“老夫今天就好好领教一下大名鼎鼎的剑三十六。”

    下一刻,周铜欺身而近,带起无数残影将徐北游笼罩其中,拳、指、掌、腿、肘、膝、头,肩,几乎所有的部位都被他当作武器,处处都是杀人之技,若是身处万军从中,几乎是每一个动作都会带走数条性命,可谓是将武道修行的杀人技巧展现得淋漓尽致。

    自古以来,武修就分为两条道路,一条是于沙场厮杀中磨砺自身,体魄浑厚,最擅长以一敌多,也精于战阵之法和合击之术,军中将领多半都是出身此道。另外一条道路则是类似于江湖游侠,虽然在体魄上不如军伍修士,但在精细机巧上犹有过之,常有别出心裁的手段,擅长以一对一,赵廷湖就是属于这类武道修士。

    周铜毫无疑问是属于前者,基本不会有什么出人意料之举,只是体魄之雄厚和根基之牢固,足以媲美十重楼境界的道门修士。

    徐北游想要越境而战,不说全无可能,但是很难。

    难到几乎要让人感到绝望的地步。

    在周铜如同狂风暴雨的攻势之下,徐北游的剑阵已经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徐北游猛地伸手握住剑阵中的天岚,剑阵瞬间崩溃。

    没有料到徐北游会有如此举动的周铜有一瞬间的恍惚。

    就在这瞬息之间,徐北游率先出手。

    天岚如同一轮明月在周铜的面前冉冉升起,不见剑气,只见如月华一般的白色剑芒。

    慕容玄阴曾经于此剑之中悟出一式独属于他本人的太阴真剑。

    此剑,剑二十九。

    完全被剑芒包裹着的天岚落在周铜的玄甲上,刺耳尖锐的金石之音不绝于耳。

    周铜冷哼一声,直接一拳穿过剑芒狠狠砸向徐北游的眉心。

    徐北游侧头躲过这一拳,不过周铜只是顺势横向摆臂,便将徐北游扫飞出去。

    砰然一声巨响,徐北游重重落地,以天岚刺入地面,双手握住剑柄,硬生生地止住倒退身形,同时也在地面上留下一条足有三丈的长长沟壑。

    不给徐北游喘息机会,周铜再次欺近。

    徐北游只能一退再退。

    不过周铜的速度更快,一步掠至徐北游面前,抬手又是一拳,朝着他的头颅迅猛砸下。

    徐北游猛地止住身形,上身后仰,手中天岚直指周铜的心口。

    周铜嗤笑一声,化拳为掌,以淬炼多年的强横体魄硬生生地破开剑芒,伸出五指握住天岚剑锋,无视手掌上被切割出的血槽,另外一拳朝着徐北游的胸口捣出。

    以对敌交手的经验而言,周铜丝毫不逊于徐北游,而且胜出很多,所以他连以命搏命的机会都不会给徐北游。

    徐北游不得己只能松开剑柄,向后暴退。

    周铜握剑的手掌往后一甩,直接将天岚丢飞出去。

    两人重新站定,老人的花白胡须微微颤抖,双眼如星,死死盯着徐北游,“再有一炷香的功夫,你就该死了。”

    徐北游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很多人都曾经觉得是我该死了,可是到头来,我却活得好好的,反倒是那些觉得我该死了的人,多半没能继续活下去。”

    周铜皱了皱眉头,忽然有些莫名忌惮眼前这个年轻人。

    不过这丝毫不妨碍周铜在下一刻又是暴起一拳,徐北游举起双臂交错一挡,双脚深陷地面三尺,整座离楼开始摇晃不休,眼看着是承受不住如此交手威势就要变成一地废墟。

    观战的赵青轻轻一跺脚,离楼在一瞬间停止了摇晃。

    徐北游将双脚拔出地面,围绕着离楼不断后撤,而周铜更是一气呵成连出九拳,拳拳不离徐北游的周身要害。

    在周铜霸道无匹的攻势下,徐北游虽然不算太过狼狈,可看上去就像毫无还手之力,这让众多观战的公子哥们心里好受一些。

    看来这姓徐的也不是真的所向无敌,还是让周老将军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说到底这里是天子脚下,是堂堂帝都,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卧着,就不信你一个外地佬,还真能翻了天不成?

    徐北游心中默默地从九倒数。

    当数到一的时候,徐北游后退的脚步猛然停住,后背不偏不倚地撞在剑匣上。

    先前他将剑匣立于此处,先后六剑出匣之后,还有一剑存于剑匣之中。

    剑名诛仙。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