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豫襄公端木睿晟
    面对徐北游主动拔剑,陈陌灵却迟迟没有拔刀,只是将手搭在刀柄,一步前踏,一步后撤。

    暗卫府陈陌灵,一个不知父母是谁的孤儿,刚刚出生不久就被父母遗弃在驿路边的草丛中,幸而被一名从此路过的老暗卫发现,带回家中当作半个儿子养育,并传授各种暗卫府技艺,陈陌灵长大后顺理成章地接过养父衣钵进入暗卫府任职,后来又在机缘巧合之下,被素有“暗卫府府主”之称的暗卫府左都督傅中天相中,收为弟子。

    自此之后,陈陌灵时来运转,有师父的照拂,不但修为突飞猛进,而且立功升官也是水到渠成,办成过几个傅中天亲自交付的大案要案之后,不到而立之年踏足地仙境界的同时也升任都督佥事,虽然只是个虚职,比不得执掌各大分府的实权都督佥事,但毕竟是从二品的高官,不可小觑。

    从这一点上来说,陈陌灵与徐北游的经历颇为相似,都是不知生身父母是谁,都是受过艰辛磨难,终于换来了今日的一飞冲天。

    当然,陈陌灵所受的凶险苦难比起徐北游稍差一些,今日的成就也稍差一些。

    撇开那些官面身份不谈,两人之间差了两重楼的境界,而徐北游又不是以常理而论的普通修士,从来都是他越境战于旁人,还从未有人能越境胜过徐北游。

    所以对于陈陌灵而言,这看似不多的两重楼境界无疑就是一道天堑,他独自面对这位徐公子时,竟是有几分不愿承认的惧意。

    端木玉没有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候拿自己的小命逞英雄,老老实实站在陈陌灵的身后,原本还算英俊的面庞在阴影和灯火中不断交织,显得明暗不定。

    今天的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注定难以善了,就看会牵动出哪位长辈亲自出面,说不定同为“齐初三杰”的端木睿晟和韩瑄都会出现在这座离楼之中。

    陈陌灵一身气机翻滚不休,语气生硬道:“本官今日不知什么徐公子,只知你是一名剑宗修士,若敢在帝都城中藐视朝廷律法,休怪暗卫府难以容情。”

    徐北游平淡道:“若有本事,徐某这颗大好头颅尽可取走,若无本事,你自家人头可要双手奉上。”

    陈陌灵脸色微变,体内的气机运转竟是在刹那之间骤然凝滞几分。

    剑光骤起。

    本就占据了境界优势的徐北游开始主动抢攻。

    既然徐北游今天要在此地讲一讲自己的道理,那么他就得先把这些碍事的人清理干净才行。

    在这一刹那间,徐北游手中天岚划出一抹耀眼剑光,瞬间来到按刀却迟迟未出刀的陈陌灵面前。

    剑一。

    最直白的一剑,也是最基本的一剑。

    剑三十六开篇说剑一是纵九死而无悔,公孙仲谋曾专门讲解剑一,说它既是决然一剑,也是杀人最快的一剑,他的师父上官仙尘就极为偏爱剑一,用此剑杀过两位数的地仙高手。

    此时徐北游用出剑一,自然是取用它的杀人最快,而不是决然无悔,毕竟一个区区地仙三重楼,还不值得让徐北游去“纵九死而无悔”。

    这一剑去势之快,让陈陌灵刚刚拔刀出鞘一半便不得不停下手中动作。

    天岚的剑锋抵在陈陌灵的脖子上,凛冽剑气留下一道细细红痕。

    首当其冲的陈陌灵保持拔刀过半的动作,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有些时候,遇到了徐北游这种不能以常理而论的“怪胎”,高出两个境界都未必能稳胜,更何况还是低出两个境界,那基本没有取胜可能。

    徐北游暂时没有痛下杀手的意思,那么陈陌灵也没有用出压箱底的手段来鱼死网破,两人就这么陷入僵持。

    生死一线。

    在这等境地之下,端木玉反倒是爆发出一位世家子该有胆识气魄,隔着陈陌灵阴沉道:“徐北游,你真要杀我?低头看看你的脚下,这里可不是让你为所欲为江都!这里是天子脚下的帝都!”

    徐北游嗯了一声,反问道:“那又如何?”

    端木玉冷冷道:“如果我死了,你也活不了,信不信?”

    徐北游没有说话,而是转头向外望去。

    门外传来轰然马蹄声。

    敢于直接纵马进秋台的人,就像御剑入帝都的人一样,都不会太多。

    不多时后,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缓缓走入离楼。

    老人看上去已经年纪极大,但是因为多年养尊处优的缘故,气色极好,气态不怒而威,却又不显半分凶恶,大概这便是寻常人想象中庙堂公卿该有的样子。

    老人身着黑色鹤氅,白发以一枝玉簪简单束住,虽然没有公服蟒袍在身,但仅仅是往这儿一站,整座离楼骤然静寂,就连萧元婴也有些不自在。

    下一刻,在座的所有公子,无论是何等出身,全部起身,朝着这位老人毕恭毕敬地行礼,“见过豫襄公。”

    大齐共有十五位开国国公,均是出自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其中以赵国公蓝玉为首,莱国公魏禁位列次席,郑国公孙世吾再次,第四是申国公闵行,第五是鄂国公诸葛恭,第六是卫国公羊伯符,第七是宋国公韩雄,第八是康乐公谢公义,第九是明英公韩瑄,第十一是勋国公曲苍,第十二是陈国公李如松,第十三是燕国公唐春雨,第十四是卢国公张海九,第十五是永兴公李宸。

    豫襄公位列第十,复姓端木,双名睿晟。

    端木家能在短短几十年中从一个二流世家发展为能与江左谢家相提并论的顶尖世家,靠的就是端木睿晟这位豫襄公。

    从最早的“三杰”到今日的暗卫府掌印都督,端木睿晟不像韩瑄那般大起大落,也不像蓝玉那般一步登天然后半生为相,他能有今日的地位,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十年逐鹿时,端木睿晟的功劳不算显赫,可那些排在他前面的功勋老臣一个个死后,他还好好地活着,仍旧稳步向前,终于熬到了今日的权势地位,就算当今天子也要给他三分颜面。难怪有人说庙堂争斗,拼到最后就是拼命了,谁的命长,谁就能笑到最后。

    所以端木睿晟如今是庙堂中权势位列前五的大人物。

    见礼之后,众多帝都公子很是惊疑不定。

    …唯。一s{正版n,{c其他都\*是盗l版!?

    他们平日里不管如何争斗,都少有牵扯到家里,即便是真的撕破了面皮,也是长辈之间见个分晓,绝不会出现长辈对小辈出手的情况。

    此时端木睿晟出现在这儿,那就说明这已经不仅仅是徐北游和端木玉的事情,而是韩家和端木家的较量。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冒出一个念头。

    要出大事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