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到底是谁的规矩
    公孙仲谋曾经对徐北游说过,天底下有两样东西最大,一样是规矩,一样是道理。

    没有不讲规矩的道理,也没有不讲道理的规矩。

    今天,徐北游要讲一讲他的道理。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哪怕是普通农家汉子也能讲出来,那就是你欺负了我家的女人,我作为顶门顶户的男人,找你讨要个说法,不过分吧?

    在座的诸多帝都公子都有些云里雾里,只有坐在主位上的端木玉心如明镜,于是他握着酒杯的右手颤抖得越发厉害。

    徐北游望向脸色阴晴不定的端木玉,平静道:“我这个人风评不好,有人说我玩弄权术,也有人说我行事酷烈,还有人说我心思阴毒,可我自忖从未主动招惹过别人,一直都是别人来招惹我,一波接着一波,我呢,就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我就在想,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的脾气太好了些?”

    徐北游环顾四周,扯了扯嘴角,“还是说,你们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

    没有一个人敢跟徐北游对视,哪怕是先前跃跃欲试的闵淳也是如此,他原本觉得自己与这位徐公子同列于天机榜副榜中,即使在名次上有些差距,但总该有一战之力,不过现在他却是再无半分此想法,而且有些明白蓝玉为何要将徐北游单独点评一番。

    委实是因为这位徐公子超出其他人太多。

    端木玉也不愧是享誉朝野的端木公子,此时仍能保持表面上的镇定,正襟危坐,一直未曾说话的他终于沉声开口道:“徐公子到底要讲什么道理?”

    徐北游一挥袖,收拢起满堂剑气,轻声道:“这个道理很简单,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所以,端木玉,端木大公子,接下来就是你我之间好好算账了。”

    一众帝都公子都不是蠢人,这时候终于恍然大悟,感情这姓徐的不是来找的他们耍威风的,而是来找端木玉算账的?那他们岂不是稀里糊涂地做了端木玉的挡箭牌?等于是自己把自己逼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维谷境地,进吧,打不过这姓徐的,退吧,又怕丢了脸面,传扬出去一帮人被人家一个人堵着门口追打,那可算是彻底颜面扫地了。

    真是冤死了。

    有这种想法的大有人在,甚至已经有人眼神不善地望向端木玉。

    毕竟欺软怕硬乃是人之常情,眼看着一只手就打趴了十几号门客供奉的徐公子是惹不起了,那就只能迁怒于招惹来祸事的端木玉了。

    萧元婴瞪大了眼睛望向徐北游,先前徐北游一直说他如何如何厉害,可她却没有放在心上,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他竟是这么厉害。

    她忽然有些失落,第一次见他时,他还没她厉害呢,如今他却已经把她远远甩在身后,那他以后会不理她吗?

    她忽然有些不开心了,说不清原因的不开心。

    以至于这满堂的公子哥们,愈发显得面目可憎。

    徐北游没有察觉到小丫头微妙的心理变动,先前他的抬手一压,看似稀松平常,其实是剑三十六中的剑二十二,当年剑宗祖师上清大道君一剑压服二十四位大真人便是用了此剑。

    徐北游今日一时兴起效仿祖师,效果还算不错,只是几个豪阀世家的门客比起道门的列位大真人自然是天上地下,徐北游想要达到当年祖师的境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就在这时,两名暗卫府高手终于破空而至,直接踏破屋顶落在端木玉的身前,手中天机弩指向徐北游,其中一位名暗卫沉声说道:“此乃帝都城内,任何人不得肆意妄为!”

    “哦?”徐北游笑了笑,将剑匣取下立在身前,玩味道:“倒许你们下毒杀人。”

    话音刚落,剑匣中一剑跳出,一闪而逝。

    速度之快,让两名暗卫高手扣动弩箭扳机的时间都没有。

    一剑封喉。

    两名刚刚出场的暗卫高手捂着喉咙重重倒地,大大张着嘴巴,死不瞑目。

    众人这才发现在徐北游的身侧多了一柄通体透紫的长剑,其中有电光隐隐,风雷之势。

    徐北游平静道:“不许肆意妄为,倒许下毒害人,端木公子,这是哪家的规矩?暗卫府的?还是你们端木家的?”

    端木玉缓缓起身,没有说话。

    徐北游向前踏出一步,逼问道:“我听说那件事与端木玉家有关,端木公子,你说是不是?如果是,那我就先向你讨债,然后再去拜访端木都督。”

    提到自己的父亲,端木玉终于有了几分底气,冷笑道:“就凭你?”

    徐北游闻言大笑,笑声震得整个离楼摇晃不休,无数粉尘簌簌而落,几位没有修为的帝都公子更是脸色发白,差点就要吐出一口鲜血。

    半响,徐北游才止住笑声,道:“端木玉,你记不记得承平二十年的时候,在西北的古战场,你说杀一个阴兵就给一百两银子,我杀了十个,你给了我一千两银子,如果那时候我对你说我要娶那个骑着飒露紫的女子,你会不会也对我说一句‘就凭你’?”

    端木玉的脸色铁青。

    都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萧知南早就被他视为囊中之物,却被眼前之人夺了去,对他而言不亚于夺妻之恨,而徐北游又当着众人直接点破此事,更是等同于将他的脸面打落尘埃,然后又狠狠踩上几脚。

    只是形势比人强,端木玉此时此刻没有半点办法。

    徐北游每前踏出一步,端木玉就要向后倒退一步,很快便退无可退。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端木玉身前。

    不同于先前那两个废物,此人很不同寻常。

    他头戴乌纱,身着玄黑飞鱼服,脚踏黑色官靴,腰间佩有一柄绣春刀,面白如玉,相貌阴柔英俊。

    他孤身一人站在徐北游面前,让徐北游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站在徐北游身后的萧元婴如数家珍道:“这个人叫做陈陌灵,今年二十九岁,是暗卫府这些年倾力培养的高手,据说有望在六十岁前突破地仙十楼的境界,这些年他也偶有出手几次,应该是地仙三重楼的境界。”

    徐北游哦了一声,想起在天机榜的副评中的确有这么个人。

    。唯%t一c正版#h,其vj他af都(q是g盗“版

    能在如此年龄就踏足地仙三重楼的境界,那的确很了不起,也的确很有可能在甲子年间突破地仙十楼。

    不过徐北游能隐隐察觉到,此人之所以能有如此高的境界修为,应该与自己一样,都是借用了外物之力,只不过他所借用的外物远比不上剑宗十二剑,所以仍是留有不小的隐患破绽。

    “有意思。”徐北游轻笑一声,伸手,剑匣中又有一剑跃出,自行飞入他的掌中。

    一剑前指。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