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讨要说法讲道理
    公子姓徐。

    那就是徐公子了。

    这天底下有名的徐公子有两个,一个是帝都徐公子,一个是江都徐公子。

    帝都徐公子徐仪,在座之人都与他相识,而且他今日被皇后娘娘宣召进宫,无论如何也来不到此处,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能来,也绝不可能有这般骇人修为。

    既然不是帝都徐公子徐仪,那就只能是江都徐公子了。

    那个在江都呼风唤雨,马上就要成为大齐第三位帝婿的徐公子。

    说了一个“慢”字的徐北游放下手掌,接着说道:“双名北游,表字南归。”

    徐北游,徐南归。

    无论这些帝都公子先前如何不屑一顾,如何不将这个徐公子放在眼中,当真正对上时,他们才猛然发觉,徐仪和端木玉之所以会败,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

    场内一片静默,只有那名状元郎不知是惊是惧的粗重喘息之声。

    徐北游牵着萧元婴的小手望向状元郎,轻声道:“有脾气冲我发,别吓唬小孩子。”

    孩子?

    诸多门客供奉的神情古怪,仿佛听到了一个拙劣的笑话,试问谁敢把堂堂青鸾郡主当作孩子?那可是一拳就砸烂了一位人仙高手胸膛的“雏凤”!

    甚至就连萧元婴也撇了撇嘴,有些小小的不满,不过看在这个坏人今天做事还比较合乎她心意的份上,那就算了,不跟他一般计较。

    状元郎不蠢,豪阀弟子何其多,能得中状元的却寥寥无几,可见他的确算是顶尖的世家俊彦,只是如今的情形却把他推倒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退,给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佬认怂,今后就别想在帝都公子圈里抬头了;不退,死扛到底,可又能有几成胜算?

    状元郎深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决定放手一搏,他不信这位徐公子敢在帝都城里杀人,只要硬抗到底,就算输得凄惨一些,有徐仪和端木玉的前车之鉴,也不会被人笑话,反而他的名声还会传遍整个帝都城,圈里人物都要说他没丢了咱们帝都公子的骨气。

    状元郎沉声道:“拿下此獠!”

    离楼内的众多帝都公子们一个眼神交换之后,竟是在极短时间内达成一致,决定联手对外。

    在他们眼神示意之后,不仅仅是状元郎家族的门客,其他人的门客也随之而动。

    此时徐北游面对的不是一个人仙境界,而是足足六个人仙境界和八个鬼仙境界,差不多能够媲美大半个剑气凌空堂,由此也可见帝都世家的底蕴是何等深厚。

    若是换成一个初入地仙境界的寻常修士,面对此等阵容怕是要饮恨于此。

    不过徐北游不是初入地仙境界,更不是寻常修士。

    他是手掌诛仙的剑宗未来宗主。

    徐北游缓缓松开萧元婴的小手,轻声道:“我这次来秋台,其实不是与你们较劲的,不过我要这么说,你们肯定不信,说不定还觉得是我怕了。”

    徐北游伸手手掌往下微微一压。

    一刹那间,满堂皆是剑气。

    没有任何征兆,甚至没人察觉到徐北游的气机运转痕迹,似乎就是那么随手一压,就随意倾泻出如此多的茫茫剑气。

    剑气压人却不伤人,就像成百上千的利剑,不以剑锋斩你刺你,仅仅是压在你的身上,其重量就足以将你彻底压垮。

    所有门客供奉瞬间失神。

    ,v正/“版首发“

    鬼仙境界的门客已经是面无血色,身形摇摇欲坠,而人仙境界也在微微颤抖。

    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明白,何谓地仙境界。

    原来人与人的地仙境界,是大不相同的。

    包括端木玉在内,无论是状元郎,还是闵淳,一众权贵子弟都感觉自己的背后隐隐有冷汗渗出,甚至还有人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徐北游仍是保持着手掌下压的动作,自顾自说道:“你们肯定觉得我欺人太甚,一个初来乍到之人就如此蛮横跋扈,到底想要敢什么?其实我也不想如此,虽然不止一个人对我说过,帝都的公子哥们很是排外,但我还是抱了几分侥幸心思,觉得我以诚待人,自然会有人以诚待我,哪怕是只有一个人,这份诚意也算没有白费,所以我原本的打算是悄悄地来到帝都城,与在座诸位偷偷交结些香火情分,遇到难处时就互相援手一番,最不济见面时也能有个笑脸,毕竟出门在外,与人为善。”

    他顿了一下,然后笑道:“不过在座诸位似乎不想与我为善,刚刚见面便摆出这个阵势,就算我做了不速恶客,也罪不至死吧?”

    场内一片静寂,无人应答。

    徐北游自嘲笑道:“说白了我们都是一类人,你横我也横,都不是什么善类。”

    扑通一声,一名修为稍弱的鬼仙境界支撑不住,跪倒在地,就像一个差点溺水的人被救上了岸,大口喘息着。

    徐北游轻声道:“这就对了,坚持不住那就倒下,总比强撑着要好受一些。”

    他话音刚落,又有一人倒下,然后更是接二连三地有人支撑不住,不多时后,所有门客供奉都是倒地不起。

    徐北游收起手掌,淡然道:“张召奴都没能杀掉我,你们也配跟我谈‘拿下’二字?”

    状元郎捂住胸口,脸色雪白雪白的,就像一张做工劣质的宣纸。

    其他公子哥也把心给提了起来,甚至闵淳这些身怀修为或者熟稔修行之道的人已经开始思量一些更为深远的东西。

    那位被誉为燕王左膀右臂的张召奴想要趁着剑宗元气大伤的时候趁虚而入,霸占江都,结果却是被这位徐公子联手玄教教主慕容玄阴诱杀在江都长乐亭,尸首至今还在剑宗手中,算是客死他乡。

    天下第四人的慕容玄阴为什么愿意与一个年轻人联手?

    就算那些大肆鼓吹徐公子如何的人没什么见识,难道堂堂的玄教教主慕容玄阴也没见识?

    无论这些帝都贵公子再如何倨傲,也不得不承认,位列天下第四的慕容玄阴已然是要他们仰望的存在,而在这位玄教教主的眼中,徐北游怕是有望登顶十八楼,足以与他并肩而立,甚至是成为剑宗的第二位大剑仙。

    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慕容玄阴为何会折节下交,陛下又为何会选中此人做第三位帝婿。

    毕竟上一位大剑仙上官仙尘,那可是被一国之君口称先生,恭恭敬敬地请入东都城抵御外敌的。

    徐北游不管这些贵公子们的心底是如何翻江倒海,轻声说道:“我徐某人今日之所以来到这里,即是讨要一个说法,也是讲一讲我的道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