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公子姓徐一声慢
    闵淳先是一愣,继而嘴角微微翘起,打消了提前离席的念头,静待贵客登门。

    这些生来便是富贵至极的世家子们早已不满足仅仅对女子评头论足,甚至在私底下对于修士们也开始指手画脚起来,将各类修士大致分为三等,在修为境界相同的前提下,最次一等修士是无依无靠的散修,只能选择依附大宗门,或者沦为世家豪阀的门客之流;稍好些的第二等修士则是有宗门为依托,却没有太过显赫的出身,根据宗门高低来决定其位置高下,当今风头正盛的齐仙云也只能归于这一类中;至于最高的第一等修士,那可就了不得,即是一等一的尊贵出身,又有显赫宗门背景,秋叶、公孙仲谋、张雪瑶、上官青虹等老辈修士都可以归为这一类。

    当然,这些话没人敢摆在明面上说,就像老百姓议论皇帝也只敢在家里偷偷去说,没人会嫌自己命长地去大庭广众之下瞎嚷嚷。

    闵淳作为众多帝都公子中的一员,自然知道这个说法,还曾经与徐仪讨论过,那位徐公子应该属于第二等还是第一等?徐仪坚持认为徐北游不过是第二等修士,而闵淳却觉得应该算是第一等修士,毕竟如今的韩阁老已是东山再起的又一座庙堂巨擎,实在不能小觑。

    一众贵公子在此宴饮,周围自然不乏肩负护卫职责的扈从高手,在闵淳发现那道剑光的不多时后,几名沉默寡言的供奉客卿也发现了不对劲,不约而同地来到离楼前院。

    下一刻,那道剑光竟是真的炸落在离楼的门前,剑啸之声不绝于耳,巨大风波更是让大红灯笼摇晃不休,光影错乱。

    为首的一名端木家客卿眯起眼。

    既然能御剑而行,那就绝不存在难以掌控自身气机的说法,所以说这就是示威了?敢在帝都城里这么肆无忌惮的修士,可是不多见啊。

    只是这位客卿并未太过在意,先不说今日的满堂富贵,把小半个帝都城的权贵世家都囊括其中,就说自己的主家端木家,那也是如日中天,底蕴深厚,不计其数的门客、供奉、客卿,足以比拟一座小型宗门。

    再者说了,秋台就在暗卫府的眼皮底下,十余里的路程转瞬即至,还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不成?就算真有不开眼的愣头青,真当暗卫府的“侦缉天下”四字是句戏言吗?

    不过今天他注定要大开眼界,原本他以为要与来人互相言语试探一番,自报家门,最多就是手底下见真章,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甚至没有看清来人的模样,只觉得一阵微风拂面,来人已经进了离楼。

    一众供奉客卿大为惊骇,紧跟着也反身进了离楼。

    直到一众供奉客卿闯进离楼,楼内众多帝都贵公子才恍然发现多了位不速之客。

    来人是个年轻人,衣着打扮倒是像模像样,应该不是那些乡下土包子,就是一头白发太过扎眼,而且还在身后背了个不合时宜的长条匣子。

    年轻人环顾四周,面对一众帝都贵公子的注视,非但没有半分拘谨,反而是神态自若,好似他才是此地主人。

    不过那一众帝都公子的目光很快就从此人的身上移开。

    因为这名年轻人的手中还牵着一个小姑娘。

    一个连少女都算不上的小丫头,青绸包裹着的双包子头,青鸾大袄,青缎小绣鞋,小美人胚子的脸上满是傲气,如果说先前那年轻人只是淡定从容,那这小丫头干脆就是视满堂贵公子于无物的目中无人。

    帝都城里的小丫头很多,却从未有第二个小丫头能有这般气态。

    而且在场之人多半认识她,天潢贵胄,四俊中有雏凤之称的青鸾郡主萧元婴。

    坐在主位上的端木玉见到二人之后脸色骤然阴沉,不过却没有立时发作。

    一位算是这次宴会半个主人的年轻公子起身挥了挥手,示意乐师退下,然后朝萧元婴微微一笑,轻声问道:“郡主怎么来了?”

    萧元婴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那个牵着她小手的那个年轻人。

    年轻公子神色微微一变。

    能在这个场合入座的帝都公子都不是那种只会惹事闹事的纨绔子弟,更不是一味蛮横的蠢货,甚至诸如闵淳之流早已肩负起家族的重担,那么他们自然明白萧元婴这个小动作的含义。

    这位大名鼎鼎的青鸾郡主竟然要听这个年轻人的,最起码是不敢无视这个年轻人的意见,与萧元婴对他们视而不见的态度相较起来,岂不是说这个年轻人还要胜过在座众人?

    那年轻人松开萧元婴的小手,朝她微微点头。

    萧元婴向前踏出一步,一板一眼道:“我来这里找人。”

    她望向端木玉。

    端木玉无动于衷。

    还是那位年轻公子微微一笑,啪的一声打开手中折扇,在这深秋时节故作风雅轻摇几下,笑道:“这里恐怕没有郡主要找的人,而且这等地方,郡主还是不要过来为好,以免被陛下和娘娘责罚。”

    说起这位年轻公子,也算大大有名,不但是齐州大族出身,而且还在本次殿试中被陛下亲自点为状元,又与一位国公府的小姐定下亲事,可谓是春风得意,再加上那点读书人的傲气,还真不太把一个没长大的小郡主放在眼中。

    萧元婴的看了他一眼,莫名其妙道:“你是谁?”

    这位自命不凡的状元郎再也笑不出来,脸色难看,眼底闪过一抹阴霾。

    其余帝都公子们相视而笑,他们这些人都讲究一个打人不打脸,被人打了脸面那就是死仇,萧元婴这句话可谓是打脸至极,他们这些人也不是铁板一块,自然乐得看这位状元郎的笑话。

    状元郎被气得连说三个好字,再也顾不得什么斯文,从牙缝里挤出五个字,“都是死人啊?”

    一名属于这位状元郎家族的客卿猛地向前踏出一步,背后长剑颤鸣不止,缓缓出鞘。

    然后就见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年轻人抬起手,掌心向前,手背则是对着那名站在他背后的客卿,轻声道:“慢。”

    整座离楼骤然凝滞。

    那柄杀人不在少数的剑器仅仅是出鞘一半就没了声息,接着竟是被一道无形气机一寸寸地重新推回剑鞘。

    这名已是人仙境界的客卿脸色骤然苍白,忍不住向后倒退三步。

    端木玉面沉似水,握着酒杯的手掌微微颤抖。

    状元郎仿佛白日见鬼,嘶吼道:“你到底是谁?”

    那人拍了拍萧元婴的肩膀,朝她微微一笑,然后再次环顾四周,平静道:“本公子姓徐。”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