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一剑入城讲道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徐北游算是把这两条都占全了,不过大风没能把他这棵秀林之木吹倒,那就只能是“众必非之”了。

    徐北游没有计较那位年轻士子的别有用心,离开酒楼之后没有继续在此处停留的意思,打算离开河间府,连夜前往渤海府。

    就在徐北游来到城门附近的时候,忽然从头顶上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喂!”

    徐北游猛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小姑娘坐在城门楼的城垛上,双包子头,青鸾大袄,青色的绣鞋,两只小脚悬空,来回晃悠。

    徐北游有些由衷的惊喜,仰着头道:“你怎么在这儿?”

    小丫头默不作声,只是低头盯着徐北游,脸色似乎不太高兴,徐北游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只能微笑道:“坐那么高干什么,下来说话。”

    萧元婴抿了抿小嘴,从城头上一跃而下,站在徐北游的面前,还是死死盯着他,神情冷淡。

    徐北游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花吗?你怎么老是盯着我?”

    小丫头还是不说话,不过却不再看徐北游,而是盯着自己的青缎鞋面,不知在想些什么。

    徐北游蹲下身与她齐平,轻声说道:“告诉你个好消息,现在我可是地仙境界了,而且还是地仙五重楼,比起什么齐仙云都要高出很多,当初伤了你的那个无叶道人已经死了,那把五毒剑被一个叫吴乐之的人带走了,若是再被我找到吴乐之,从他手中取回五毒剑,那我的境界还能再上一层楼,到时候不管是六重楼还是七重楼,都算是在地仙境界中登堂入室。”

    这番话若是传扬出去,定要掀起一番好大风波,徐北游年纪轻轻就有地仙五重楼境界,力压各路年轻俊彦,已经很是惊世骇俗,若是他还能再上一步,在许多人的眼中,那就不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是“此子不除必成大患”了。

    心腹大患。

    不过萧元婴却是扭过头去,不听徐北游说话。

    徐北游轻轻扶住她的肩膀,又被她一晃肩膀轻易甩脱。

    徐北游缩回手臂,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柔声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出气,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雄心豹子敢欺负我们家元婴。”

    一直低头不语的萧元婴终于抬起头来,冷冰冰道:“谁是你家元婴?”

    徐北游故作惊讶道:“难道你还不知道?我马上要做你的姐夫了,我这次进京就是来娶你姐姐的。”

    小丫头死死盯着他,竟是很没有淑女风范地呸了一声,“你才不是我姐夫!你这个坏人!软蛋!孬种!”

    一连串粗鄙之语从小丫头的嘴中蹦出来,让徐北游有点发懵,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萧元婴带着微微哭腔道:“你知不知道,姐姐在帝都城里被人家欺负,差点就要死了,你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就给姐姐寄了一封信,你凭什么娶她?”

    徐北游猛地愣住。

    他知道萧知南在前段时间因为鬼王宫的缘故去了一趟齐州,她在给徐北游的信中说是去萧白那里暂避风头,徐北游没多想,只当是萧知南察觉到帝都城内情况不对,暂时从帝都的乱局中抽身,所以他只是去信一封略作问候。

    萧知南的回信也很是云淡风轻,说她在齐州这边很好,见了许多人,权当是散心,不日便会返回帝都。

    可今日听萧元婴一说,似乎情况远非他所知道的那般简单。

    徐北游下意识地握紧拳头,轻声道:“知南她在信中说要去齐州一行,很快就能返回帝都,当时我没多想。”

    徐北游缓缓松开拳头,平静道:“元婴,现在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元婴双手环臂,低声道:“帝都城里有人想要杀姐姐,他们先是派人给姐姐下毒,姐姐中毒之后谁也信不过,只能冒死去找韩阁老,在韩阁老和张大伴的帮助下,姐姐好不容易出了帝都城,去齐州找哥哥,可是就在去齐州的路上,他们还派了人中途截杀,势要置姐姐于死地,要不是有赵师父及时出手,姐姐就真的死了。”

    徐北游轻声问道:“是谁做的?”

    萧元婴垂下眼睑,“姐姐她不告诉我,我只知道此事跟端木玉有关,还有就是一个叫萧林的老家伙亲自出手。”

    徐北游沉默片刻,伸手将她青鸾大袄上的褶皱仔细抹平,又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道:“先前,我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

    这个被位列四俊之一,被誉为雏凤的小丫头终究还是个孩子,抽了抽小鼻子,没有说话。

    徐北游缓缓道:“我本不想这么快就去帝都,还想要在直隶州境内四下走一走,瞧一瞧天子脚下到底是怎样的太平光景,最好也在这儿再见一些人,为日后进帝都提前做些准备,不过有位长辈一直对我说,万不要负妻子,男人就该扛起自己的担子,而且有句话说得好,冲冠一怒为红颜,如今看来却是要提前去帝都了。”

    萧元婴轻声道:“姐姐说如今的帝都城里很不太平,来了很多高人。”

    徐北游收回手,复又按在她的稚嫩肩膀上,笑问道:“有多高?”

    萧元婴想了想,踮起脚尖,伸手比了一个高度,认真说道:“这么高。”

    徐北游缓缓起身,回首望向帝都方向。

    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也无愤怒,也无惊惧。

    萧元婴先是有些失望,不过下一刻她的脸上骤然焕发出许多别样的神采。

    只见徐北游将背后的剑匣摘下,轰然立于身前,喃喃道:“剑宗祖师说一剑事平天下事,儒门圣贤又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这一剑若是平不得自身之事,又何谈平天下之事?”

    一剑出剑匣,横于徐北游身前。

    *^唯●一正?版me,:其im他,都¤是盗%版%…

    徐北游跃然剑上,朝萧元婴伸出手。

    萧元婴犹豫了一下之后,握住他的手,同样跳到剑上。

    剑与剑匣一同升空。

    紫青二色氤氲,将天际彻底渲染。

    小丫头站在徐北游身前,眺望远方,明知故问道:“徐北游,我们要去哪儿?”

    徐北游望着人世间最为繁华鼎盛的地方,那里有数不清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世家寒门。

    在那里也发生过无数的勾心斗角和悲欢离合。

    徐北游轻声回答道:“我们自然是去帝都。”

    萧元婴轻咬了下嘴唇,“去帝都做什么?”

    徐北游平静道:“去找一些人,讲一讲道理,也让他们知道知道,我是谁。”

    我是徐北游!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