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太平二十年的冬
    秦穆绵与徐北游分别之后,一路急掠,出燕州,进入直隶州境内。

    所谓直隶州,就是天子脚下,拱卫帝都之所在,此地由五大禁军之首的中军驻守,梅山帝陵就在直隶州境内,守陵之军同样出自中军。

    草木枯荣,生老轮回,这是人间的规矩,若是不合规矩,又无力抗衡象征规矩的天道,就只能以证道飞升一途离开人间,至于那些不能离开人间的人,任凭你是玄通盖世,修为通天,也终究难逃坐化一途。

    萧煜就是如此,哪怕他是九五之尊,是君临天下的大齐皇帝,也难免老去。

    世上没有长生的帝王,所以老去就会死去。

    萧煜走得很安详,在自己妻子面前睡着了,再也没有醒。

    遗体被整理好仪容之后,放入到金丝楠木的棺椁之中,因为他是在未央宫侧殿崩逝的缘故,所以也省了许多麻烦,朝臣们直接把棺椁放置在未央宫正殿的龙椅之前。

    皇帝变成了大行皇帝。

    皇后变成了太后。

    那时候还是太子殿下的萧玄身着白色孝服,伏在灵前哀切痛哭,哭声情真意切,神情惶然不知所措。

    萧玄是萧煜的唯一儿子,他知道这个帝位早晚都是他的,一点也不着急,还不到而立之年的太子殿下没想过现在就扛起一个帝国的重担,所以太子不能接受自己的父亲就这么去了,巨大的压力和丧父之痛压在他的肩上,让这个年轻人不知所措,只能是趴在父亲的灵前痛哭,已然是乱了方寸。

    在太子之后是同样身着白色丧服的文武百官,这群人既没有太子的悲痛,也没有太子的失措,他们各有各的算盘,以期在新老皇帝更迭中有所谋求。

    好在那个陪伴萧煜走过了一生的女子没有慌乱,在这个关键时刻站了出来。

    在小敛哭拜之后,林银屏在未央宫偏殿正式成为太后,接受百官朝拜,然后下达了自己身为太后的第一道懿旨。

    按照太后懿旨的旨意,太子殿下就在大行皇帝的灵柩之前继位,成为王朝新的皇帝。

    接着是百官朝拜新皇,然后新皇再以皇帝之礼祭拜大行皇帝,正式昭告天下发丧,将大行皇帝灵位迎入太庙,定庙号太祖皇帝,谥号启运立极光文肃武孝高皇帝,与宣祖景皇帝和武祖淳皇帝并列。

    最后是将太祖皇帝的遗体葬入刚刚修好不长时间的梅山帝陵之中。

    在帝陵东侧是武祖皇帝和孝慈皇后的合葬陵墓,加上刚刚葬入帝陵的太祖皇帝,一家三口算是在此间团聚。

    太平二十年年末的朝堂纷纷乱乱,分别以蓝玉和韩瑄为首的两党之争就在这个关头爆发开来,也就是在这个情形下,太后垂帘听政,平息两党之争,罢黜次辅一党,魏王上书请求入京祭拜皇兄,太后以宗藩法例不可违背为由拒绝,严加申斥,罚没魏王的半年俸禄,并密旨令中军左都督和后军左都督严密监视魏国一举一动。

    在太后的强势手腕下,新皇和朝廷有惊无险地度过了太平二十年。

    次年,新皇改元承平,是为承平元年。

    承平元年二月,太后归政于皇帝,新皇亲政。

    承平元年三月,太后崩,谥号孝慈文献顺圣高皇后,入葬梅山帝陵,与太祖皇帝合葬。

    按照太后遗命,她的棺椁并未放置在另外墓室中,以甬道相通,而是直接与太祖皇帝的棺椁在同一个墓室并列而放,一世夫妻,生而同室,死亦同室。

    断龙石落下之后,整个陵墓彻底封闭,与世隔绝。

    次年,在大雪纷飞的年末,秦穆绵悄无声息地登上梅山,来到帝陵之前。

    那是秦穆绵最后一次来帝都,时隔二十年,她又一次来到梅山。

    秦穆绵在一处丘陵上停驻身形,望着遥遥在即的梅山轮廓,有些恍惚。

    似乎就在这一个恍惚之间,五十余年匆匆而过。

    五十年前,那人还意气风发,挥鞭断流,气吞万里如虎。

    五十年后,白云苍狗,斯人已逝,只余一座土山包。

    她正要继续赶路,忽然皱了皱眉头,抬头望去。

    一个高大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尽头。

    然后这个高大身影朝着秦穆绵迎面而来,只见他面容古朴,神色坚毅,身上只有一身单薄布衣,脚上穿着厚重的皮靴,依稀可见衣下的肌肉虬结。

    高大男子在距离秦穆绵还有三丈距离的时候停下脚步,没有继续走近,脸上挤出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秦师妹,许久不见。”

    秦穆绵瞥了眼这名不速之客,板着脸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汉子轻声道:“我去过江都,罗敷说你不在,我猜你会来这儿,所以提前在这儿等你。”

    秦穆绵哦了一声,“你找我做什么?”

    汉子轻轻叹息一声,似乎是对秦穆绵不冷不热的态度有些无奈,“多年未见,想要寻你叙旧一二。”

    秦穆绵呵呵一笑。

    偌大一个玄教,自然不是只有秦穆绵和完颜北月两个老人,眼前这名男子也是玄教中人,入门时间甚至比秦穆绵还早,所以他称呼秦穆绵为师妹。

    此人早年时有游侠之气,早早便离开宗门行走天下,除了玄教法门还兼修武道,走得是以战养战的路子,在帝都驻留时遇见过萧煜,那时的萧煜还甚是落魄,与侍女墨书相依为命,两人因为瞑瞳归属而大打出手,又因为秦穆绵的出现而暂时罢手。

    后来分别时,萧煜选择与林银屏一起去了草原,而他则是陪着秦穆绵返回后建。

    再后来,秦穆绵在道门老掌教的指点下,第二次反出玄教,而他却留在了玄教。

    whc首\发4

    他姓易,名叫易师,如今在玄教位高权重。

    其实很多明眼人都知道,这位易师对于早已叛出宗门的前圣女秦穆绵有一份从未付诸于口的情义,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秦穆绵与萧煜纠缠不清,从未把这份近在咫尺的情义放在心上,久而久之,此事就成了在玄教内部流传多年的趣闻,只是当事两人从未点头,不好摆到明面上来说而已。

    这么多年来,易师自是早已熟稔秦穆绵的性子,对此也不以为意,平静道:“一起走走吧,我送你到梅山。”

    秦穆绵用鼻音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并肩而行,一路上都是易师在说话,说当今的局势,也说些后建那边的趣事,当然更多还是如他自己所说,叙旧,追忆曾的往事。

    不过他本就是个拙于言辞之人,本来有趣的事情经他嘴中说出之后,就只剩下了无趣。

    秦穆绵没有出言嘲笑,只是略有敷衍意味地答应着。

    很快来到梅山脚下,易师停下脚步,轻声道:“此去帝都,多加小心。”

    秦穆绵嗯了一声,稍稍犹豫之后,轻声道:“易师兄,你是个好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