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恍惚间垂暮之年
    与许多年轻俊彦相比,徐北游实在不像个正派人物,否则也不会传出“卧虎好色,幼麒弄权”的说法。在许多人看来,这位江都徐公子行事酷烈,玩弄权术,在江都时交结权贵,铲除异己,尤其是在诱杀张召奴和驱逐江南道门之后,更让许多人对他生出忌惮,觉得此人定是表面上温和如春风,实际却冷酷如严冬的阴沉人物。

    这个说法的确不算错,甚至套用到历代剑宗宗主身上都不能算错,许麟和上官仙尘师徒不用多说,师徒二人早年时曾联手道门掀起过好大一场腥风血雨,不知多少地仙高人在其中身死道消,甚至许多宗门之主都未能幸免。

    然后是公孙仲谋,其实他只在徐北游面前才会显得和蔼可亲,从他早年时在草原上与萧皇争锋,到后来设局算计秋叶和尘叶两人,都可以看出这位公孙世家的家主绝不仅仅是一位单纯剑士,否则又怎么会被人誉为“天下无人不识君”?若无这点心机算计,又如何做得一宗之主?

    所以说,徐北游的心性变化即是必然,也是一脉相承。

    所谓赤子心性,能在浑浊俗世中保持赤子心性的是圣人,可惜徐北游不是圣人,也做不了圣人,甚至连君子都算不上。

    秦穆绵希望徐北游能做个君子,只是徐北游知道自己做不到,最起码现在还做不到。

    两人进入燕州境内之后,没再遇到什么变故,这里没有什么神仙打架,也没有需要徐北游去走访的香火故旧,一路波澜不惊。

    这一路行来,两人相处得很好,秦穆绵就像个年纪大不了多少的长辈,没架子,打打闹闹,甚至还有些小孩心性,能跟徐北游斗嘴不亦乐乎,词穷之后就要“以力服人”,一点也不像个快要迎来百岁大关的老人,倒像是个与徐北游年纪相仿年轻女子,只有她喝酒之后,唠唠叨叨说起那些藏在心底的陈年旧事时,才会让徐北游猛然惊觉,如果不是地仙境界的修为,她已是人间的垂暮之年。

    一路上,徐北游仍旧练剑不缀,每当这个时候,秦穆绵就会在旁边指指点点,评头论足,鼓励很少,嘲笑很多,说徐北游的剑道修为比起上官仙尘差了三十六条街,比起公孙仲谋也差了十八条街,不要觉得被蓝玉评为年轻一辈第一人就有多厉害,她当年也是做过年轻一辈第一人的,后来还不是被秋叶反超过去,然后又被他甩了十八条街,现如今就连一个小小的青叶也打不过了,放在几十年前,她能一只手打三个青叶。

    徐北游有点分辨不出秦穆绵到底是在吹嘘,还是确有其事,只是看她一个人喝闷酒时候,那张绝美面庞上的神情似乎有些失落,忽然觉得她其实有些可怜。

    }更85新}/最快上r

    察觉到徐北游的目光后,秦穆绵迅速收敛了那点失落,笑骂道:“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怎么的?练你的剑。”

    于是徐北游就收回目光,继续运转气机练剑。

    相处时间久了之后,徐北游也愿意对这位秦姨说些自己的当年旧事,虽说比不上秦穆绵那般波澜壮阔,但秦穆绵却是听得津津有味,然后再就某事对徐北游无情嘲笑一番。

    她从不会在徐北游面前展现自己的温柔一面,说话刻薄,喜怒无常,似乎很没心没肺,就像一个损友。

    也许她那仅存的一点温柔,在几十年前的太清宫中就已经消耗殆尽。

    也或许,如果她没有在幼年时就被带去玄教,而是生在寻常人家,这时候的她就不会是这般模样。

    徐北游一直相信他小时候从一位小方寨老婆婆那里听来的说法,什么样的眼睛就是什么样的天性,所以桃花眼肯定多情,丹凤眼必然强势,所以徐北游不相信一个生就了杏眼的女子会天性薄凉,会是世人口中的妖女。

    一次醉酒之后,秦穆绵玩笑说道,“小北游,你要是早生几十年,也许就没有萧煜什么事了。”

    果然还是上了岁数的女子,百无禁忌。

    徐北游呐呐不知所言。

    好在秦穆绵只是随口一说,接着就转而问道:“南归,你跟秦姨说句实话,你到底喜不喜欢萧家丫头?”

    徐北游有点摸不准秦穆绵是以什么立场来问这个问题,是林太后的对手?还是萧家的皇太妃?若是后者,萧知南也算她的孙女,这番问话就有点娘家人的意思了。

    最后徐北游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道:“喜欢是肯定喜欢的,毕竟她乃倾城之姿,又极是聪颖,很难有男人能对她不动心,我不是断情绝欲的圣人,自然也不例外,只是喜欢是一回事,喜欢得多深又是另外一回事,想来她也是如此,我们两人之间最多就是互相欣赏,谈不上如何刻骨铭心。”

    秦穆绵轻声问道:“我记得你在去江都之前与一个叫知云的小丫头关系不错。”

    徐北游点头承认。

    秦穆绵接着问道:“那她人呢?”

    徐北游轻声道:“去了道门,拜了秋叶为师。”

    秦穆绵轻轻叹息一声,没再继续追问下,不知是失落还是失望,“你和萧家丫头都是聪明人,也是一路人,我预祝你们夫妻二人日后能鹏程万里,不要辜负了今日的一番心思”

    气氛骤冷,徐北游默然不语。

    两人继续前行,走了三天的功夫,快要走出燕州时,秦穆绵忽然停下脚步问道:“你进帝都后会先去韩瑄的府上?”

    徐北游微微一怔,然后点头道:“不错,我会住在先生的府上。”

    黄昏中,女子转头朝帝都城方向遥遥望去,衣袂飘飘,轻声道:“快到直隶州了,你我二人就在这儿分别吧。”

    徐北游疑惑道:“秦姨你要去哪儿?”

    秦穆绵反问道:“你真不知道?”

    徐北游一愣,试探性问道:“你是要去梅山?”

    秦穆绵抬手欲打,“知道还问!”

    徐北游没有躲闪,笑道:“没想到竟然猜对了。”

    秦穆绵抬起的手始终没有落下去,甚至在片刻犹豫之后还收了回去,轻声说道:“当年我立下誓言,只要来帝都,我就去见他一次。”

    徐北游点点头。

    “走了。”秦穆绵转过身去,背对着徐北游挥了挥手。

    然后身形一闪而逝。

    徐北游背着剑匣驻足原地,望着秦穆绵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

    然后他紧了紧胸前的剑匣绳扣,大笑着向另外一个方向飞奔而去。

    恰好此时有秋风骤起,徐北游张开双手,虽然背着剑匣,却身轻如鸿毛,整个离地而起,随风飘荡,扶摇上九天。

    大真人可御风而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