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众俊彦齐赴帝都
    蜀州与湖州交界地带有一片占地万亩的竹林,远远望去,竹海连天,风波一起,竹海随风而动,波涛汹涌。

    此处曾经是白莲教前任教主傅尘的居所,以亿万紫竹成阵,等闲人难以入内,在傅尘身死之后,此处自行封闭,成为一处与外界隔绝的洞天福地,哪怕是傅尘的两位弟子蓝玉和唐圣月也难以进入其中。

    在竹海深处的中央位置有一栋完全由竹子搭建起的别院,竹楼竹墙,几乎与周围的竹林融为一体,此时一名身着锦衣的年轻男子正在竹楼的屋顶上,不紧不慢地将已经朽烂的旧竹换下,再将新竹换上。

    此人赫然是四俊中有卧虎之称的赵廷湖,秋风骤起,将他的外袍吹得呼呼作响,几棵与竹林相距甚远的孤单竹子同时也摇摇晃晃。

    风走过竹林,摇晃起竹林的竹叶,一片、两片、千万片,数不清的竹叶发出沙沙声音,连在一起,连成一片,仿佛整座竹林都在低低私语。

    赵廷湖停下手中的动作,一时间有些出神。

    他在败于徐北游之手后,狼狈前往蜀州,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竟是误打误撞地“闯”进了这片无主竹林,得了一个天大的机缘,而且在这片竹林中竟还有一位倾城女子,据她自己所言,她从记事起就生活在这片竹林之中,在她小的时候,这座竹林中还有其他人,只是后来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此地,然后一去不复返,赵廷湖是她见到的第一个外人。

    以赵廷湖的性子而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白纸一般的无暇美人,很快就将其“拿下”,虽然还没能做成露水夫妻,但只是因为赵廷湖不想而已,在他看来,如此美人,自是要慢慢品味,将滋味完全吃透才是。

    这些日子在此居住,也许是动极思静的缘故,又有佳人相伴,赵廷湖渐渐熄了许多不合时宜的争胜心思,开始修身养性,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一静却是让他惊喜地发现,自己久未变化的境界竟是有了一丝松动,那道阻挡了不知多少修士的地仙门槛出现了一道裂缝。

    不久后,那名女子又不知从哪里拿出许多典籍交予情郎,赵廷湖这才知道此处竟是五十年前威震天下的傅先生之旧居,虽然傅先生的绝大部分遗物都被他两位传人瓜分,但仅仅是留在此地的一小部分就让赵廷湖大开眼界,他就像一个走街串巷的货郎见识了江南盐商的豪奢,发现自己以前视若珍宝的东西不过是一堆不值钱的破铜烂铁,尤其是傅先生留在这些典籍上的随笔,更是让他受益良多,想来踏足地仙境界已然不远矣。

    此处当真是他的福地。

    一名白衣女子从竹楼中走出,仰头望着楼顶,脆声道:“赵郎,好了吗?”

    “好了。”赵廷湖应了一声,放好最后一块竹板后,从楼顶上一跃而下。

    赵廷湖负手望着这栋修好的小楼,轻声问道:“花瓶,你想不想出去看看?”

    姓花名瓶的女子歪了歪脑袋,好奇问道:“外面的世界好吗?”

    “好,当然好。”赵廷湖眯起眼,轻声道:“尤其是一个叫做帝都的地方,人间鼎盛之地。”

    花瓶想了想,点头道:“那我们就去帝都吧。”

    ……

    东北三州与后建接壤,虽然还未入冬,但已经初见寒意。

    这一日秋风呼啸,枯枝残叶在秋风中瑟瑟发抖,倍显凄凉。

    一名面容坚毅方正的年轻僧人只穿了一身单薄僧衣行于刺骨秋风之中,神情平和慈悲。

    不多时,迎面走来一袭红衣,给这个枯黄的秋日平添一抹亮丽之色。

    走近之后,是一名婀娜女子,红衣红裙红绣鞋,面白如月,青丝如瀑,她在僧人的不远处停下脚步,嗓音清冷道:“和尚,你要去哪里?”

    僧人恍若未闻,双手合十继续向前缓行,所行之处,秋风不起。

    女子稍稍拔高了嗓音,“和尚,我与你说话呢!”

    僧人终于停下脚步,合十道:“回女施主的话,小僧要去往帝都。”

    红衣女子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正好我也要去帝都,我们结伴同行如何?”

    和尚微微皱眉,略有犹豫之意。

    女子见状不由嗔怒道:“好你个和尚,别不识抬举,不知道多少年轻才俊都想与本姑娘同行!”

    年轻僧人不解风情道:“那就请女施主去与那些年轻才俊同行,贫僧一人独行即可。”

    女子被僧人这句话顶得不轻,用手指着和尚,高耸胸口不断起伏,半天说不出话来。

    僧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正要离去。

    女子忽然笑道:“算了,本姑娘不与你一般见识。”

    一笑百媚生。

    %正k版?t首-…发

    和尚苦笑一声,“女施主何苦纠缠贫僧不放?”

    女子轻声道:“当初在巫教祖庭,是你救了我。”

    僧人摇头道:“不过是举手之劳,女施主不必挂怀。”

    女子骤然沉默。

    僧人再次想要迈步继续前行,却迟迟没有迈动脚步。

    两人就这么伫立在秋风中。

    过了许久,女子幽幽开口道:“和尚,你没做亏心事,为什么总躲着我?”

    僧人轻声道:“女施主是玄教弟子,贫僧是佛门弟子,道不同,不相谋。”

    女子名叫颜如玉,“书中自有颜如玉”的颜如玉,自小拜入玄教门下,虽然至今还没有正式挑明,但是玄教上下都看得出来,教主是有意将她培养成本代圣女的。

    这可是天大的殊荣。

    而那僧人法号金蝉,也不容小觑,乃是当今佛门方丈的最小弟子,被赞誉为有望证得金身罗汉果位。

    两人俱是登上了天机榜副榜,位列天下十大年轻俊彦。

    ……

    酷夏已过,来自北方的朔风吹过,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起来。

    帝都城里,大街小巷里飞舞着黄色枯叶,街道两旁的树木早已凋零了叶子,光秃秃的树杈如长枪一般刺向天空,更显秋的肃杀。

    一名头戴乌纱身着飞鱼服的年轻男子孤身一人走在街道上,踏着沙沙响的落叶,顶着萧瑟的秋风,又给这份秋意添了一抹苍凉。

    街道的右侧是数不清的官府衙门,有六部、宗人府、都察院、大理寺、太仆寺、五成兵马司,林林总总,整个庙堂十之**的衙门都汇聚于此地。

    而在街道的尽头则有一道偏门,过了那道门之后还有一座衙门。

    那座衙门在私底下被称作白虎堂,而它的正式名称则叫做暗卫府。

    名叫陈陌灵的年轻人按着腰间绣春刀,走过千步廊,跨过那道门,来到暗卫府门前。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