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仙云一笑也倾城
    最近太清宫的两个小道童有点不开心,因为那个漂亮的齐师姑和知云师姑走了。

    齐师姑曾在临走前特意向他们道别,嘱咐他们以后要好好修道云云,看得出来,齐师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讲道理也不怎么样,比起讲道理能讲大半个时辰的师父师伯们差远了,不过小道童还是很舍不得齐师姑,也很舍不得温柔的知云师姑。

    听师父师伯们说,两位师姑是玄都的人,掌教大老爷的亲传弟子,前途无量。

    他们不知道玄都在哪儿,也不认识掌教大老爷,只是从师长们的话语中隐约听出,也许以后都很难再见面了。

    所以他们很不开心。

    齐仙云作别了太清宫之后,下来崂山,一路往西南而行,出齐州,入豫州。

    当齐仙云在义阳府见到凌云时,他正在垒城墙,满身尘埃,手上、脸上、脚上都沾满了泥巴,半点也看不出此人竟是道门掌教真人的第十一位亲传弟子,同时也是一位地仙三重楼的大真人。

    当然,义阳府也不敢真的让一位道门大真人独自修城墙,四下征召了许多民夫,挑担、和泥、搬砖、推车、砌墙,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其实早在许多天前,凌云做起这些活计还很是笨拙,不过在这些天中,他的手艺进步神速,已经不比那些匠人差上多少,读过道典、修过道术的凌云没有觉得不堪,也没觉得如何得意,只是有些卖油翁的感慨,无他,唯手熟耳。

    凌云也瞧见了齐仙云,放下手中的巨石,满是泥泞和尘土的双手在身上随便擦了擦,笑道:“师妹,你怎么过来了?”

    齐仙云实在有点不想理会这个打小就跟常人不太一样的师兄。

    被赞为有任侠之气的凌云面对自己这位师妹时,脾气好得一塌糊涂,呵呵笑道:“前不久跟剑宗首徒徐北游交手一番,不小心把这儿的城楼给砸烂了,我这次下山走得急,身上没带银钱,又不能没脸没皮地一走了之,就只能先把城楼给修起来再说。”

    反倒是平日里大有静气的齐仙云没来由一阵恼怒,嗔怒道:“凌云,师尊的脸面都要让你丢尽了!”

    凌云无奈道:“那我一走了之也同样是丢了师父的脸面啊。”

    齐仙云面无表情道:“那你怎么不待在玄都?”

    凌云干笑道:“这不是想要跟那位剑宗首徒讲一讲道理吗。”

    齐仙云的脑后飞出一支银簪,簪子直至凌云。

    凌云顿时苦了脸,告饶道:“怕了你了,从小你就欺负我,现在还欺负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齐仙云冷声道:“是你没个师兄的样子。”

    凌云小声嘀咕道:“那你就有师妹的样子了?”

    齐仙云冷哼一声,不愿搭理他了。

    凌云依旧在碎碎念道:“说起来咱们两人还是同一年入门,师父带着我们乘坐仙鹤飞上都天峰,脚下、身边都是白云,唯有头顶是一片碧空如洗,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恍如昨日一般,其实咱两个资质相差不多,不过你勤奋一些,我呢,惫懒一些,所以你得了个谪仙大材的名头,我就名声不显了,当然,我说这个也不是嫉妒你,更不是不满,只是忽然有些想念咱们小时候,那时候的道门可比现在好多了……”

    齐仙云的神情稍稍柔和,嘴角轻微勾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细小弧度。

    凌云说着说着就没了动静,开始重新搬动石头垒墙,这个时候的他满脸沉静,专注认真。

    齐仙云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他。

    知云远远地站着,瞧见这一幕,有些发自心底的羡慕。

    一直到日落时分,终于干完手头的活后,凌云直起腰来,忽然说道:“总有一天,我要亲自手刃萧林。”

    齐仙云平静道:“你先打赢了徐北游再说。”

    凌云重重嗯了一声。

    其实在很早之前,道门上下就将齐仙云和凌云二人视作一对金童玉女,毕竟都是掌教弟子,年龄又相差无几,算得上青梅竹马,也算是门当户对,尤其是掌教夫人慕容萱,对于此事很是乐见其成。

    只是后来齐仙云的名气愈大,而凌云却是相对名声不显,于是这种传言就骤然变少许多,尤其是传出掌教真人有意让齐仙云接任掌教大位的传言后,再也没有人看好这对“金童玉女”。

    就连慕容萱也很少再主动撮合两人。

    似乎两人就要重复那些重复了无数遍的师兄和师妹的故事。

    只是当事两人波澜不惊,当初众人看好他们时是如此,现在众人不看好他们时仍是如此,而且掌教真人秋叶对此也一直都是顺其自然的态度,不支持,也不反对。若是这两名徒弟能结成道侣最好,若是不能,那也只能说是缘分不到。

    不过就在齐仙云被誉为年轻一辈第一人之后,凌云终于不再惫懒,开始专心修道,一年之内由一品境界踏足人仙境界,继而下山游历四方,仗剑行侠,曾为了救一位药农而与山中异兽相斗,也曾为了一户无亲无故的孤儿寡母,力战一位散修魔头,几乎重伤垂死,由此闯下了一份“侠名”。

    只是这份名气的分量上似乎有些不足,最起码在那些大人物的眼中有些不足,因为不像徐公子这般关乎一地局势,所以他仍未被评如四俊之列。

    转眼间太阳落山,天色黯淡,忙活了一天的民夫开始收工,凌云清洗一番后,重新换上一身洁净道袍,知云发现这位十一师兄其实也挺英俊的。

    当然,比起某人还是差了一点的。

    见凌云似乎有话要说,知云很识趣地主动要说去城里逛逛,不给齐仙云拒绝的机会,一溜烟地跑远了。

    原地只剩下凌云和齐仙云两人。

    凌云主动开口道:“仙云,你回不回玄都?”

    齐仙云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不过没有纠正凌云的称呼,摇头道:“那里有人希望我死,所以在师尊出关之前,我不能回去。”

    凌云脸上露出一抹冷厉声色,“无非是那三位师兄罢了。”

    齐仙云没有动怒,平静道:“预料之中的事情,说到底还是我自己大意了,没想到他们竟会如此果断。”

    凌云嗤笑道:“若非如此,他们又岂能坐上如此高位。”

    齐仙云轻声道:“不说这些了,我接下来会去帝都,你去不去?”

    凌云笑道:“去,当然去,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平日里不苟言笑的齐仙云微微一笑,倾城不输萧知南。

    凌云有一刹那的神情恍惚,回神时齐仙云已然走远。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