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那你该有多开心
    巨鹿城是众多修士、客商的集聚之地,各方势力在此地也多埋有棋子,在巨鹿城中先后两场大战的消息很快就被这些人传扬出去,作为天机阁阁主却一直“不务正业”的蓝玉终于做了次正事,借着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一战的东风,新鲜出炉了一份最新的天机榜。

    相较起上一份榜单,这次的天机榜明显就要用心很多,大多数修士都对其心服口服,所以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就已然传遍天下。

    此时徐北游和秦穆绵已经离开巨鹿城,由西岭口入关之后,进入燕州境内,这里毗邻素有帝都门户之称的直隶州,消息灵通,两人也很快听闻了有关最新天机榜的消息。

    准确来说是秦穆绵收到了消息,然后再由她转述给徐北游。

    “蓝玉这次做天机榜还是花了些心思,不像上次那般遮遮掩掩,只用一个秋叶充门面,这次把许多藏在水底的老王……家伙都给抬了出来了,总得来说不输于傅先生在世时做的几次天机榜。”

    徐北游没有点破秦姨差点脱口而出的“老王八”三字,问道:“秦姨榜上有名?”

    秦穆绵立刻给他一个板栗,哼哼笑道:“寒碜我不是?都说了这次的天机榜很有分量,能上榜的都是真真正正的顶尖高人。”

    徐北游兴许是习惯成自然的缘故,就连揉一揉脑袋的动作都省了,直接笑道:“那就劳烦秦姨给我说说,也让我这个土包子开开眼。”

    f:首j发、{

    秦穆绵摘下碧玉葫芦喝了口酒,不紧不慢地说道:“道门掌教真人秋叶,哪怕是闭关不出,仍旧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无人能撼动。”

    徐北游点头道:“意料之中的事情,那第二人呢?”

    秦穆绵玩味道:“你猜?”

    徐北游认真想了想,“我猜是威势无敌的完颜北月。”

    不料秦穆绵却是摇了摇头,道:“我原本也以为天下第二人的位置应该是完颜北月的囊中之物,毕竟他一直被视作能够比肩秋叶之人,只是这次蓝玉只将他排到了第三,想来是他一日无法收复慕容玄阴,就一日无法与秋叶相提并论,至于第二人,其实你也不陌生,正是秋叶的师叔,叛门而出的青尘大真人,而且蓝玉在点评中毫不忌讳,直言这位青尘大真人距离飞升只剩一线之遥,相比起如今道行受损的掌教真人秋叶,也只是少了一座玲珑塔而已。”

    徐北游笑道:“当初在汉水之畔,青尘大真人以一己之力轻易压服佛门龙王和李清羽,的确当得起这个天下第二人,既然前三甲已经排出,那么我猜第四人就是慕容玄阴了?”

    秦穆绵又举起碧玉葫芦灌了一口酒,眯起眼仔细回味酒液余韵,吐出一口酒气之后,这才说道:“没错,第四的确是这位玄教教主,第五是佛门方丈秋月,三教之中唯有儒门未曾有人跻身前五之列。”

    徐北游一一细数道:“秋叶、青尘、完颜北月、慕容玄阴、秋月,两位出身道门,两位出身玄教,再加上一个佛门,果然不愧是当世最为顶尖三大的宗门。”

    秦穆绵斜瞥着他,嘿然道:“当初你们剑宗可是霸占前三甲之一的位置整整百年,可惜到了公孙仲谋这一代,就只能排在第八,虽说这个第八有些贬低之意,但终究还是因为剑宗不复当年鼎盛的缘故,再到你这一代,天机榜上干脆没有半个剑宗中人的身影,你这位剑宗少主做何感想?”

    徐北游轻声感慨道:“愧对历代祖师啊。”

    秦穆绵撇了撇嘴,接着说道:“再说第六人,正是这次的做榜之人蓝玉,依我看来,蓝玉将自己摆在第六的位置还是比较中肯,不过这老小子素会藏拙,前五甲中,除了秋叶之外,其余四人怕是也不敢说稳胜这位第六人。第七人是太乙救苦天尊,他本不该排名如此靠后,只是因为先前几人的名声太过煊赫,而他又在江都被你所败,所以此番只能排在第七。”

    徐北游轻咳一声,有些不自在。

    虽说“太乙救苦天尊被你所败”这句话的确很长脸面,但说到底不是徐北游自己的本事,而是师祖上官仙尘的遗泽。

    秦穆绵没有继续吊徐北游的胃口,一口气将剩余三人全部说出,“第八人是儒门大先生孙世吾,是大郑朝的最后一任内阁首辅,如今隐居在野,开办书院讲学,并不参与庙堂之事。第九人是素有‘内相’之称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张百岁,想必你也早有耳闻,这个我就不说了,第十则是大内天策府的赵青,此人算是萧煜的同门师兄,精擅萧家拳意,实实在在的十七楼武道修为境界,只是这些年不显于人前,一直藏身于大内做萧家子弟的传功师父,萧元婴那丫头的拳意便是师从赵青。”

    秦穆绵顿了一下,笑道:“没想到这次蓝玉算是下了血本,竟然把赵青也给拎出来了,此番朝廷总共有三人上榜,与道门占据了十人榜单的大半壁江山,可见这两家是如何势大。除此之外,蓝玉还额外点出了三位未曾上榜之人,分别是镇魔殿殿主尘叶、巫教大长老祝九阴、大都督魏禁,此三人皆有登榜的实力,只是前者破境结果未知,后两者在南疆战事中两败俱伤,故而未能登榜。”

    徐北游叹息道:“一个用剑之人都没有啊。”

    秦穆绵小酌一口,嘴角勾起一个弧度,缓缓说道:“其实在天机榜之下还有个副榜,点评各路年轻俊秀,同样也是十人,此番上榜之人有道门的齐仙云和凌云,朝廷的青鸾郡主萧元婴,散修赵廷湖,豫州世家子弟霍溪沉,出身于暗卫府的陈陌灵,闵家子弟闵淳,另外还有就是佛门弟子金蝉和玄教弟子颜如玉,这九人要么是已经踏足地仙境界,要么就是距离地仙境界只剩下一步之遥,排名有先有后,不过都是些小孩子打闹,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徐北游伸出一根手指,道:“还差一个人。”

    秦穆绵微笑道:“最后一个人自然是你这位名声正盛的徐公子了,蓝玉不但把你排在齐仙云之前,说你是年轻一辈第一人,而且还把你单独拎出来点评一番,说你有望承继上官仙尘的衣钵,成为第二位独步天下的大剑仙,日后的道门怕是难有人与你抗衡,依我看呐,蓝玉这老小子也没安好心,一边捧杀你,一边又对道门说‘此子不除日后必成大患’,这是要借刀杀人哩。”

    徐北游神情恍惚。

    秦穆绵终于喝得尽兴,心满意足地将碧玉葫芦挂回腰间。

    徐北游抬起头望着东海碧游岛方向。

    师父,你徒弟如今也是年轻一辈第一人了。

    当年秋叶得过这个称号,后来他真的成了天下第一人。

    若是许多年后,你徒弟也能成为天下第一人,那你该有多开心?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