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谋两人神来之笔
    老道人注视青叶良久,缓缓开口道:“诛仙剑气根植于体内,坏其根基,损其修为,伤其性命,实为天下第一等恶毒剑气,好在此次用剑之人修为不高,只能发挥诛仙威力的十之一二,倒还不算麻烦,若是换成一位十八楼修士御使诛仙刺你一剑,就算掌教真人亲自出手也救不得你。”

    青叶低头道:“还望师伯助我。”

    老道一弹指。

    青叶如遭雷击,脸色骤然一白,吐出一口乌黑血液。

    老道又陆续弹出十几指,青叶脸色越发苍白,不过他的眼神却越发明亮起来,原本在他体内如藤蔓遍布的诛仙剑气被老道这十几指击碎,变成一道道游散气机。

    老道一手五指成钩,轻轻一抓,从青叶体内生生扯出一连串丝丝缕缕的紫青色气机。

    青叶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由苍白颜色恢复红润,虽然不复先前的晶莹如玉,但比起方才已是好了太多。

    青叶闭目吐纳片刻后,诚心道:“谢过师伯。”

    老道没有理会青叶,而是低头看着环绕在五指间的紫青色剑气,轻叹道:“自上官仙尘死后,公孙仲谋一意韬光养晦,在半百年间,再无诛仙伤我道门中人之事,未曾想今日又能再见诛仙剑气。”

    老道看了青叶一眼,“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

    青叶恭谨道:“师伯所言甚是。”

    老道问道:“如今都天峰上是个什么情形?”

    青叶答道:“三位掌教弟子谁也压服不了谁,数次玉清殿议事都未能有个结果,如今暂时达成和解,在杜海潺抵达玄都之后,准备先行解决江南道门之事,不过依我看来,仍旧互相掣肘,怕是难有作为。”

    老道人面无表情道:“利可共而不可独,谋可寡而不可众,如此众人共相议事,非是长治久安之道。”

    青叶点头道:“正是如此,如今的玉清殿议事缺少一锤定音之人,于是事事扯皮,朝令夕改,数月以来,未定一议,致使江都道术坊、紫荣观失守,实乃我道门数百年未有之奇耻大辱。”

    老道人轻笑道:“这算什么奇耻大辱,当年偌大一个镇魔殿被青尘一人屠灭大半的事情你都忘了?”

    青叶犹豫了一下,没有附和。

    老道人轻声道:“尘字辈的老人,坐化的坐化,飞升的飞升,尸解的尸解,只剩下为数不多几人还在世间苟延残喘,再除去不知藏在哪儿坐死关或者云游天下的几个,以及那位干脆是叛教而出的青尘师兄,还能在道门内说上话的委实不算多了,我算一个,太乙救苦天尊算一个,代表江南道门的钟离安宁也算一个,你说我们三个尘字辈的老家伙一起出面,能不能把那三个云字辈的掌教弟子暂时压下去?”

    青叶认真思量片刻后回答道:“若是三位师伯师叔出面,自然能稳住局面,不过毕竟涉及掌教大位,恐怕也只能是表面上平静,底下还是暗流汹涌。”

    老道人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意外,反倒还有几分英雄所见略同的意思,自嘲笑道:“若是青尘师兄还在道门,又哪里轮得到几个小辈在这儿兴风作浪。”

    想起那位道号与自己只相差一个辈分范字的师伯,青叶心中微微一颤,毕竟那位师伯可是与两代掌教以及一位主事峰主争锋的角色,而老掌教与主事峰主俱是飞升仙人,如今掌教真人也是飞升在即,这位青尘师伯的厉害可想而知。

    老道人起身,望着殿外的沉沉夜色,忽然说道:“秋叶的伤势要比我预料的要重。”

    青尘震惊道:“掌教真人何时受伤了?”

    他忽然想起一事,惊讶道:“难道是因为碧游岛莲花峰一战?|老道人缓缓说道:“若是公孙仲谋那么好杀,秋叶怎么会放任他为复兴剑宗四下奔走几十年?还不是眼看着公孙仲谋和剑宗要登上朝廷的大船,秋叶被逼得没有其他办法,不得不强行出手,虽说公孙仲谋身死,但结果呢?秋叶损了道行,受了暗伤,不得不闭关弥补,致使我们道门自己开始窝里斗,反倒是剑宗那边,公孙仲谋一死,原本与他老死不相往来的张雪瑶立时想起了公孙仲谋的好,愿意冰释前嫌,彻底放权给公孙仲谋的弟子,一下盘活了整个局势。”

    青叶脸色凝重数分,对于这位素有道门卿相之称的师伯的话语没有半分质疑。

    老道人接着说道:“再看如今,帝都刚刚传来消息,皇帝萧玄已经定下了公主萧知南的亲事,帝婿正是公孙仲谋的弟子徐北游,说到底剑宗还是上了朝廷的大船,而我们道门呢,杀了一个公孙仲谋,乱了自家阵脚,丢了一座道术坊,甚至整个江南道门都已经岌岌可危,青叶,你说我们是赚了还是赔了?”

    青叶额头上有细微汗珠渗出,低声道:“自然是赔了。”

    老道人平静道:“贸然斩杀公孙仲谋是秋叶失策其一,迟迟不立首徒,致使今日道门渐有夺嫡之势,此乃秋叶失策其二,也就是秋叶修为通天,没人敢多说什么,换成其他一个平庸些的掌教,此二点便大有文章可做。”

    此话便是大大的大逆诛心之言了,纵使是青叶也不敢轻易接口,只能眼观鼻、鼻观心。

    老道人嗤笑一声,“怕什么?因为秋叶是掌教,所以就说不得?我们道门没有皇帝,也没有臣子,更没有这样的道理,而且秋叶也不是那等心胸狭隘之人,不会以言论罪。”

    青叶只能苦笑无言。

    老道人说道:“这场道门与剑宗的较量,其实是秋叶与公孙仲谋的博弈,当时看似是秋叶胜了,实则却是公孙仲谋棋高一招。”

    青叶轻声问道:“何解?”

    老道人眯眼道:“本来秋叶的打算很好,在他斩杀公孙仲谋之后,哪怕他不得不闭关弥补道行,外头还有一位黑衣掌教尘叶主持大局,有尘叶这个积威深重的镇魔殿殿主亲自坐镇,道门乱不了,那三个小辈也翻不了天,可偏偏公孙仲谋先在巨鹿城与尘叶一战,送他一场难得机缘,让尘叶终于踏出那关键的临门一脚,先秋叶一步开始闭关破境,而此时秋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于碧游岛莲花峰强行斩杀公孙仲谋,结果就是秋叶和尘叶双双闭关,一个破境,一个疗伤,偌大一个道门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说到底,公孙仲谋不愧名中有个谋字,亲身入棋局,一子谋二人,的确是神来之笔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