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帝都城外青景观
    诛仙化作一道流光,径直返回剑匣。

    青叶的胸口绽开一朵血花,无数血珠四散飞溅。

    虽说地仙境界打开上丹田紫府之后,就算被一剑穿心也不会致命,但此剑毕竟是诛仙,哪怕青叶有地仙十五楼的境界修为,仍是鲜血淋漓,狼狈不堪。

    不过这还不足以让青叶感到心惊,真正让他惊骇的是诛仙剑气在他的伤口处生根发芽,甚至有不断向外蔓延的趋势,若是让这些剑气遍布全身,纵使他有地仙十五楼的境界,也要身死道消。

    当年他的师伯无尘大真人便是受了上官仙尘的一剑,即使有老掌教亲自护法,仍是被诛仙剑气侵入体内,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修为境界一泻千里,坠境不止,硬生生从一位超然世俗之外的十六楼大地仙变为一个不入流的鬼仙境界,最后在百岁高龄寿尽而终,这对于寿元超过二百年的地仙修士而言,已经算是“壮年早逝”了。

    青叶在心中惊骇的同时也感到几分匪夷所思,那个剑宗首徒不过是地仙五重楼的境界,怎么能强行御使诛仙?尤其是那斩龙一剑,若是换成张雪瑶来用,他还能勉强接受,可那个年轻人就算得了公孙仲谋的全部真传,也不该如此惊世骇俗才是。

    不过如今没有时间让他继续深思下去,不管徐北游的境界比起当年的上官仙尘差了多少,诛仙还是那把让无尘大真人坠境不止的诛仙,当下尽早返回玄都才是正理。

    也就在这个时候,秦穆绵终于将那道专伤神魂的飞剑解决,双手于胸前合拢,两道血色雷光在她身后化作双翼,轻轻一扇,带起无双雷光闪烁,朝着青叶急掠而来。

    秦穆绵所学极为庞杂,玄教为主,道门为辅,此法是玄教秘术血祭雷光,顾名思义,燃烧自身精血来化作雷光,而雷光又能幻化双翼,攻守双全。

    只见秦穆绵的面容因为骤然损失精血的缘故而略显苍白,在紫色纱衣的映照下,清冷中带有三分妖媚,美艳不可方物。

    不过青叶却没有心思却欣赏这幅人间至景,再也不敢继续停留,一咬牙,再从袖中抖出一道金色符篆,直接以两指碾碎这道金色符篆,整个人化作一道金光,瞬息千里。

    秦穆绵轻轻叹息一声,有些可惜,若是这位道门大真人没有这道金光遁符,那么她与徐北游联手,还真有可能让他永远留在巨鹿城中。

    秦穆绵回头望了眼青叶消失的方向,背后雷翼振动,身形一闪而逝。

    下一刻,她出现在萧摩诃和徐北游的面前。

    此时的徐北游狼狈之极,满身血污地坐在地上,七窍流血。

    秦穆绵收起血祭雷光和紫云烟罗衣,眼眸渐渐恢复正常的黑白二色,默默地为他续入一道气机。

    徐北游的脸色顿时好转许多,双手结剑印,稳固形神,平复气机。

    d;看&正+”版|章k节…上:

    幸好他修炼无上剑体有成,这门体魄修炼之法本就与诛仙相辅相成,不但不会受到诛仙剑气的反噬,还能更好地与诛仙心意相通,这也是他能御使诛仙连出三剑的原因之一。

    至于另外的原因,那就不得不提到师祖上官仙尘留给他的遗赠,让他窥得剑三十六的真意的同时,也使诛仙对他有一分天然亲近之意,这才是真正出乎青叶意料之外的缘由,若是青叶早早得知徐北游身怀如此天大机缘,绝不敢将他与寻常地仙五重楼的修士一概论之。

    片刻之后,徐北游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用袖子抹去脸上的鲜血,挣扎着起身。

    秦穆绵柔声道:“南归,很不错。”

    徐北游拍了拍身旁的剑匣,笑道:“多亏了这位老前辈给面子。”

    剑匣微微一颤,似乎是对徐北游的回应。

    ……

    青叶从未如此狼狈,他没有经历过道门倾颓的那段时日,在他第一次下山的时候,道门已然再次中兴,一路走来顺风顺水,一甲子的光景,从鬼仙境界攀升至地仙十五楼境界,而且他有信心再用一甲子的时光,登顶地仙十八楼,去求一个飞升大道。

    只是他如何也没有料到,自己竟是差点就死在巨鹿城,差点让一甲子的道行烟消云散。

    此时青叶心中既惊且怒,还有一丝他自己也不愿承认的后怕,长生之路漫漫,跋涉艰难,多少惊采绝艳之人在中途夭折,其中甚至不乏注定有望飞升的谪仙大材,一世为人本就是天大幸事,若是能做神仙,摆脱生老病死,更是幸事中的幸事,若是不小心错过了,可是要遭天谴的。

    金色遁光出了巨鹿城之后,一路南下,转瞬间便来到直隶州境内,一直来到帝都城外,只是没敢进入帝都,而是落在一座道观中。

    这座道观已经有些年头,乍一看并无什么出奇之处,此值深秋时节,万物凋零,人烟罕至,更是让这座道观看上去冷清无比,若硬要说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那就是这座道观坐落于帝都城外十几里的梅山上,与萧皇的帝陵相去不远。

    正所谓人不可貌相,道观也是如此,这座不起眼的道观其实大大有名,名声大到位列道门四大道观的地步。

    青叶落在道观门前,仰头望着道观大门上的“青景观”三字,略微犹豫之后,迈步上前。

    守在门前的小道童见到青叶身上的玄黑道袍之后,立时变了颜色,赶忙往观内跑去禀报。

    不多时后,青叶在小道童的引领下来到观内正殿,此时天色已暗,殿内只燃起两支蜡烛,光线黯淡,使得道祖像的面庞笼罩在阴影中,影影绰绰看不分明。

    在道祖像前的蒲团上有一老道盘坐,面朝道祖像,背对着青叶。

    小道童退下之后,青叶朝老道恭敬行礼道:“师伯。”

    师伯。

    青叶与掌教真人秋叶同辈,能被他称呼一声师伯,必然是所剩无几的尘字辈大真人。

    放眼整个道门,即使算上已经叛门而出的青尘,尘字辈大真人也不会超过两手之数。

    老道没有转身,更没有起身,只是平淡道:“坐吧。”

    青叶恭敬应诺,坐在老道一旁的蒲团上,只是老道面向道祖像,而青叶却是面对着老道的侧脸。

    老道人没有去看青叶,轻声感慨道:“诛仙剑气,你去招惹剑宗的人了?只是公孙仲谋和上官青虹俱已身死,难道你招惹了张雪瑶那丫头?”

    青叶羞赧道:“是公孙仲谋的弟子。”

    老道人微微一怔,然后摇头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那小辈很厉害?”

    青叶沉声道:“他用出了斩龙一剑。”

    老道猛地转头望向青叶。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