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紫云烟罗血祭雷
    “符龙”破碎,所有的符纸熊熊燃烧,如火雨一般从天落下,只是未等落地,便已然消散于无形。

    几乎就在同时,一直伺机而动的秦穆绵从天直落,伴随着呼啸声音,双翼划破长空,留下两道长长尾痕之后,一双锐利鹰爪狠狠抓向青叶的头颅。

    鹰爪比起青叶整个人还要大上数分,青叶不是以体魄见长之人,若是被一下抓实,就算有地仙之躯不会当场横死,也难免要受到不轻的伤势,所以他再次踏罡步斗,强行将身形在毫厘之间挪移到数十丈之外。

    青叶一晃右手,两指间夹着一道金色符篆。

    这道金符不是青叶临时书就,而是提前写好,无论符纸本身,还是画符所用的笔墨,都绝非凡品,符纸是以天雷木制成的纸笺,自带天雷之气,笔墨则是掺杂了蛟龙鲜血,又隐含龙威,最后再由青叶亲自执笔以古篆书就一个“镇”字。

    此符珍贵程度可想而知,也正因为珍贵无比,青叶先前才迟迟没有用出。

    青叶一挥手,这道“镇”字符轻飘飘地落在大鹏身上。

    大鹏鸟的身形骤然凝滞,然后绽放出万千光芒,片刻后光芒散去,秦穆绵的身影重新出现。

    这一符竟是生生封镇了秦穆绵的大鹏变,强行将她打回人身。

    青叶又是一挥手,三道雷符一起爆开,化作三道雷霆轰向秦穆绵。

    不过此时的秦穆绵身上却是多了一袭似有似无的紫色纱衣,窄袖及膝,罩在原本的白衣之外。

    秦穆绵的气息骤然变得冷漠,倾城的脸上仿佛蒙上了一层烟雾,恍恍惚惚,飘渺不定。

    世间每隔一些时日都会出现类似于巫教祖庭的前人洞府,里面残留着各种法器和功法,许多人机缘巧合之下得入其中,由此踏足修行之途,这些人因为没有明确师承,故被称作散修。

    许多年前曾经有一件宝物出世,不止是各路散修,甚至各大宗门都被惊动。

    这件宝物名为紫云烟罗衣,最先是落入一位人仙境界的散修手中,不过没有几天这位散修就宣布皈依佛门,其后数十位佛门大德在这件宝物上施加法咒,大抵是准备交给当时的一名女明王。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护送这件宝物的一行僧人竟然离奇身死,宝物也就流传出去,再后来又被道门得了去,道宗几位大真人在上面刻画无数符篆,为此佛门和道门还起了一番龌龊,最后据说被一名道门叛徒盗走,不知所踪。

    再后来紫云烟罗衣也曾经陆续出世几次,不过每次出世都如同剑宗的赤练剑一般,凡是得到它的人都难以善终,久而久之,这件至宝也就成了世人眼中的不祥之物,甚至给它取了个紫魂衣的别名,寓意它能吸人魂魄。

    上一次紫魂衣出世,得到它的是一位地仙散修,那人身披紫云烟罗衣,堪称是诸法不侵,所向披靡,只是后来此人也难逃不得善终的结局,不知为何心性大变,嗜血成性,几乎如一具行尸走肉,最后被数位地仙联手围杀。

    秦穆绵早在甲子之前就得到了这件紫云烟罗衣,只是忌惮此物传说而甚少动用。

    三道雷霆临身,秦穆绵身上的紫云烟罗衣也开始发生变化,只见窄袖变为广袖,及膝长短也延伸至盖住脚尖,甚至周身也笼罩了一层紫色云雾。

    三道威势骇人的雷霆落在紫色云雾上,只是激起了点点涟漪,便彻底消散无形。

    青叶脸色变得凝重无比,他当然知道紫云烟罗衣的赫赫凶名,但此物当年能引得佛道两家争抢,自然有其不凡之处,身着此衣不惧寻常术法,最是克制他们符篆一派。

    不过他既然能在诸多大真人中名列前茅,自然不仅仅是符篆上的手段,双袖一振,两道尺余长的飞剑自袖中激射而出,带着冰冷的森森阴气,剑身上仿佛有冤魂缠绕,阴冷悲戚之意瞬间充斥此间。

    这两剑可谓是完全摒弃了道门的堂皇大道,走入一条崎岖难行的小径之中,实是与已经身死的南方鬼帝殊途同归,不过与南方鬼帝又有不同的是,青叶距离所谓的阴之极致已经不远,只要臻至阴极之境,再阴极阳生,便可重回飞升大道。

    两柄飞剑如同两条孽龙,交错环绕刺向秦穆绵。

    秦穆绵伸出双手,掌间绽起隐隐血色雷光,徒手将两剑握在掌中。

    青叶正要有所动作,诛仙又至,虽说这次没了斩龙一剑的恐怖骇人,但其赫赫凶名仍是让青叶不敢有半分小觑,只得虚手一引,有熊熊烈火凭空生出,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烈火迅速蔓延,眨眼之间便在他的身前布下一片火海。

    虽然这片火海不能阻挡诛仙,但好歹能延缓几分,让他有功夫先去应付秦穆绵。

    果不其然,诛仙进入火海之后,去势减缓,毕竟徐北游修为尚浅,御使诛仙已经是极致,还做不到师父公孙仲谋那般运转如意,甚至比起师母张雪瑶也相差许多,只能徐徐将火海一分为二。

    青叶随即袍袖一展,两柄飞剑竟是由实转虚,不但趁机脱离了秦穆绵的双手,而且还直奔她的眉心而去。

    若是任由此剑进入眉心,必然会伤及上丹田紫府神魂,秦穆绵不敢大意,伸手在自己双眼前轻轻一抹。

    双眼如血,只余血色眼瞳,不见半分眼白,其中仿佛有一方漩涡缓缓转动,要将所有的光线悉数吸纳进去。

    瞑瞳。

    此法因人而异,当年萧皇修炼此法,双眼呈现墨黑之色,而慕容玄阴却是迥然不同的紫色,到了秦穆绵这儿,又是大不一样的血色。

    秦穆绵以双眼直视两柄飞剑,额头眉心处隐隐有一只虚幻竖眼似张非张,迸射出一道血光,将两道飞剑摄住,使其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灵武郡王府中的徐北游已然是面无血色,却仍旧强撑着屹立不倒,因为他还有最后一剑。

    青叶只觉得焦头烂额,久攻秦穆绵不下,又横空出世一把诛仙对准自己,若是一个不慎伤在诛仙剑下,不说什么几十年英名受损,就是伤势就够自己头疼一阵的,毕竟诛仙的赫赫凶名可不是空穴来风,其剑气专伤地仙体魄,比起如附骨之疽的无生剑气更要难缠。

    就在他略微分神的功夫,原本前进迟缓的诛仙去势骤急,紫气二色剑气大盛,一掠长虹。

    火海被从中一分为二,青叶身前再无半分阻挡屏障。

    青叶直面这把号称杀伐第一的仙剑,终于流露出一抹难掩的惊骇之色。

    诛仙去势不减,一剑穿心。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