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斩龙一剑斩符龙
    话音未落,徐北游背后剑匣已经颤鸣不止,似乎是见猎心喜,又似乎是久在匣中难饮鲜血所致。

    徐北游解开胸前绳扣,剑匣落地。

    剑匣仿若有千钧之重,使得整个灵武郡王府轰然震动。

    再观剑匣,已经被浓郁的紫青两色完全包裹。

    萧摩诃难掩脸上震惊神色,喃喃道:“这是诛仙!?”

    徐北游轻声道:“世伯说我现在拿不起那份香火情分,我觉得言之过早,还是让我试上一试,说不定能行。”

    剑三十六开篇即言,一往无前,纵九死而无悔。剑修心性也应如此,就该有披荆斩棘的决绝,以及一往无前的不悔。

    徐北游伸手按在剑匣上,轻声道:“请剑。”

    剑匣轰然大开。

    没有以往的壮阔气势,只有一剑缓缓出匣。

    诛仙之所以被称作仙剑,是因为它与世间千万剑大有不同,其他剑或许灵性十足,也或许剑气惊人,甚至还有赤练这等杀人杀主的“魔剑”,但这些剑归根究底都是死物,需要他人御使,除去诛仙之外,从未有一把剑不需剑主灌注修为,仅凭自身剑气就能媲美地仙十八楼,唯有诛仙而已。

    故而历代剑宗宗主都以驾驭诛仙为第一要义,也正因为这等原因,除非达到上官仙尘那等境界,否则一身修为大半都要用来驾驭诛仙,难以达到人剑合一的至高境界。

    +最3新“o章cw节上z

    随着这柄斩杀地仙无数的第一杀伐之剑完全离开剑匣,满室紫青之色,另一边,秦穆绵陷入山河符之后,变得渺小如黑点,被困于青叶五指之间的山河小世界。

    青叶掌托山河,面露几分迟疑之色。

    虽然他困住了秦穆绵,但不敢杀秦穆绵,若是无端杀了一位皇太妃,那就等于把大齐朝廷的脸面狠狠摔在地上,谁也不敢保证恼羞成怒的大齐朝廷到底会做出如何过激举动。

    这样的后果,他还承担不起。

    其实他本不想用这门手段,只是因为秦穆绵用出青鸾变,大大出乎他的预料之外,所以不得不将那半道山河符画完,以此来困住秦穆绵,现在倒是将自己置于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片刻犹豫之后,青叶一抖袍袖,袖口大张,袖中有乾坤。

    他将手中山河符放入袖中,打算处置了那位剑宗首徒之后,再将秦穆绵放出,大不了赔罪一番便是,于一位剑宗首徒的分量相较,折几分颜面又算什么。

    就在此时,一道剑光激射而至。

    青叶起先并没有将这道剑光放在心上,在如今的巨鹿城,能够御剑之人无非就是那位剑宗首徒,一个区区五重楼境界的地仙修士,别说他青叶,恐怕随便一个地仙十重楼以上的道门大真人就能轻易挡下这一剑。

    只是当这道剑光近到他的身前三丈时,他这才猛然惊觉,这道剑光似乎没有他所预料的那么简单。

    他原本以为即使徐北游的修为境界突飞猛进,也不会超过地仙六重楼,那他无论如何也用不出这等凌厉剑光才是。

    青叶猛地一挥大袖,袖口滚滚大张,要将这道剑光收入自己的乾坤袖中。

    只是再次出乎青叶意料之外,这道剑光轻而易举地破开了他的乾坤大袖,不仅如此,而且还带着他袖中的山河符破袖而出。

    青叶咦了一声,倍感惊讶。

    如果这一剑是出自公孙仲谋之手,那么他不会有丝毫惊讶,可如果这一剑是出自徐北游之手,那他就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位剑宗首徒了。

    剑光破开乾坤大袖之后,终于显露出本来面目,青叶面露恍然之色,“原来是诛仙,难怪,难怪。”

    诛仙悬立于半空,剑柄向下,剑尖指天。

    剑尖上有一方巴掌大小的山河虚影,正是困住了秦穆绵的山河符。

    不过此时的山河符已然摇摇欲坠,在紫青两色剑气的浸染下,逐渐显现裂纹,似乎随时都有碎裂的可能。

    被困在山河符内的秦穆绵自然也感受到了外在的变故,所化青鸾一声清鸣,摇身一变,直接由青鸾变转为大鹏变。

    大鹏振翅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金色羽翼的大鹏鸟直冲九霄,要直接撞破这方小千世界。

    内外夹击之下,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山河符再也承受不住,寸寸碎裂,所化的微缩山河消散无形。

    脱困而出的秦穆绵振翅飞入云霄,盘旋于巨鹿城之上,金灿灿的羽翼在夕阳下散发出耀阳光泽,如同乌云遮日,在地面上留下一大片阴影。

    一双暗金色的眼眸冷冷注视着道人。

    青叶的脸上终于露出一分凝重神色。

    只是不等青叶有所动作,诛仙又动。

    不同于先前轻描淡写的一剑,这一剑仿佛充斥了整个天地。

    剑未到,剑气剑势先至。

    在青叶的视线所及,除了诛仙一剑之外,皆是天河倾泻一般的紫青二色剑气。

    在茫茫诛仙剑气的冲摄下,青叶身心如负重山,尤其是此种剑气之下不知有多少地仙亡魂,那份天然压制的血杀之意,更是让他的思绪都变得迟缓。

    这一刻,青叶不得不被这一剑吸引了所有的心神,难以移开半分,而直到现在,御剑之人依旧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过青叶毕竟是十五楼境界的大地仙,不能以常理而论,在此关头仍是竭力画出一符。

    从他的双袖中飞出无数符纸,在这一符的气机牵引之下,所有符纸汇聚成一条长有百丈的“符龙”。

    “符龙”栩栩如生,龙首、龙角、龙爪清晰可见,每一道符纸就是一片龙鳞。

    符龙围绕青叶首尾相连,剑气激射在“符龙”身上,响起一阵如同剑盾相交的金属碰撞之声。

    藏身于“符龙”之后的青叶终于能松一口气,已是萌生退意。

    片刻之后,剑气耗尽,“符龙”已经遍体鳞伤,而此时诛仙终于来到“符龙”面前。

    身在灵武郡王府的徐北游闭上双眼,回想起当初在“梦”中所见师祖所用的剑三十六。

    有一剑名为斩龙。

    按照常理而言,以徐北游目前的修为根本用不出斩龙一剑,只是此情此景,却让他的紫府识海中猛然响起一个飘渺声音。

    “斩龙。”

    识海中原本模模糊糊的剑三十二瞬间清晰无比。

    徐北游猛地睁开双眼,沉声道:“斩龙。”

    诛仙发出一声酣畅剑鸣。

    下一刻,诛仙剑身上的剑芒延伸绵延十余丈,当空斩下。

    这一剑,本就是针对道门的天池真龙。

    世间有真龙,自然就有屠龙之技。

    由万千符纸组成的“符龙”骤然凝滞,天地间也骤然一静。

    然后,天地间响起无数轻微碎裂声响。

    再然后,百余丈长的“符龙”身上出现了无数裂痕,如无数琉璃破碎,在天空炸裂出无数绚烂的瑰丽之色。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