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我有一剑可一试
    道门内部派系林立,除去八峰、五殿、十二阁之外,还有根据修道路途的不同区分出的五大派系,分别是积善、经典、符篆、丹鼎以及占验。

    积善派讲究入世积累善功,以历代掌教一脉为尊,也是道门中的主要掌权者。

    经典派则是讲究出世参契,守一、坐忘、朝彻,穷经皓首,不外如是,此派长年处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符篆派不用多言,精通符篆、阵法,传承有序,也是最为人多势众的一派。

    丹鼎派兴盛一时,只是在天尘大真人飞升之后没有能够出现扛起大梁的人物,又陷入沉寂。

    至于占验派,有奇门遁甲、六壬课、太乙神数、六爻易占、文王课、推命术、相术、堪舆、图谶、望云、省气等,可明辨吉凶、预测祸福、知天知人,在青尘大真人叛出道门之后衰弱不堪。

    如今的积善派,以秋叶为首,尘叶次之,上至天云、乌云叟、白云子,下至凌云、齐仙云、知云,皆是此派中人,可见积善派是如何势大。

    符篆派位居第二,仅次于执掌道门多年的积善派,除了因为人多势众的缘故之外,其中几位魁首人物也是重中之重,而青叶就是符篆派的魁首之一。

    此时青叶以落叶成符,以符篆结阵,符阵气机牵扯之间,有泰山压顶之势!

    秦穆绵横刀身前,身周风雷之势渐化为实,隐隐有风雷之声。

    下一刻,秦穆绵拔刀暴起。

    天空中有连绵雷声炸响,黑玄刀势如大江东去,汹涌刀气以一线之势撕裂天空。

    符阵瞬间碎裂。

    青叶神情闲适,只是轻轻弹指。

    被毁去的符阵在刹那之间重新聚合,将秦穆绵困于阵中。

    秦穆绵身随刀动,旋转如陀螺,无以数计的刀气汹涌而出,激射向四面八方。

    符阵激荡,摇晃不休。

    骤然爆发出的刀气,每一道都呈现出黑红之色,阴诡难测,眨眼间交织成一张杀生罗网,由内而外,将符阵切割得支离破碎。

    刀气破开符阵之后,仍是去势不绝,朝着青叶激射而至。

    虚立空中的青叶轻笑一声,伸出右手两指并拢成剑指,然后在身前轻轻一抹。

    他身前三尺处的虚空变得如“水幕”一般,光华流转,其后的一切都变的模糊不清,仿若是梦幻泡影,所有的刀气落在此处,便如水滴入海,激起点点涟漪后便彻底消散无痕。

    不过秦穆绵也不以为意,这一刀本就是试探为主,也没指望能有多大作用,整个人身随刀走,带出一股蕴含了浓郁血煞之气的阴戾狂风直斩这道“水幕”。

    “水幕”轰然炸裂,溃散气机四散游走,最后又重新回到青叶的袖中。

    青叶皱了皱眉头,脚下踏罡步斗,身形一闪而逝,出现在百丈之外,然后以指代笔,于刹那之间画了一道符。

    #看m正t版章j}节+上t9=《

    秋风再起,风势越来越大,风声呜呜咽咽,就像一个濒死之人的嘶哑呼喊。

    这道符便藏在风中。

    正要趁势追击的秦穆绵与这道秋风迎面相撞,刀势破开秋风却斩不断秋风,秋风环绕秦穆绵旋转不休,每旋转一周便在她身上添加一重束缚,重重叠加,束手束脚,要让她动弹不得。

    这道符与先前慕容玄阴以气机结网困住完颜北月的手段有异曲同工之秒,剪不断,理还乱,唯一的破局手段便是像完颜北月那般,依仗修为直接以力破巧。

    秦穆绵冷哼一声,收起手中黑玄,然后身形扶摇而起。

    伴随着一声清越长鸣,秦穆绵化作一只足有百丈之大青鸾冲天而起,双翅延展,遮天蔽日。

    不但将青叶的一道风中符直接“撑破”,就连这方小千世界也开始摇摇欲坠。

    青叶仰头望向那只直冲九霄的青鸾,轻声道:“庄祖曾言,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有无名神仙由此开创一门玄通,以气之六变化为形之六变,谓之曰青鸾变、孔雀变、大鹏变、凤凰变、金乌变、朱雀变,没想到今日能在此得见。”

    只是这位道门的符篆派魁首人物仍是不惊不惧,然后不疾不徐地开始继续画符。

    这次是山河符。

    其实这道山河符早就画了一半,正是笼罩了这条街道的小千世界,青叶之所以只画一半是因为怕气机泄露而导致自身行踪暴露,只是在秦穆绵用出青鸾变之后,半道山河符已经是摇摇欲坠,所以此时青叶终是将另外半道山河符补齐。

    何谓掌中有山河?

    青叶摊开五指,掌心有符,这方笼罩了此处街道的小千世界瞬间缩小,凝聚于掌上,变成一座缩小了无数倍的小型山河,其中可见大河高山,河中有百舸争流,有鱼翔浅底,山上绿意苍翠,流水潺潺,飞鸟走兽不绝。

    道人高坐云端,手托山河。

    青鸾也在山河之间。

    所谓纳须弥藏于芥子也不过如此。

    ……

    在青叶将山河符补齐之后,灵武郡王府内的萧摩诃猛然起身,满脸遮掩不住的勃然怒意。

    哪怕是寻常百姓,一天之内连续两次被人到家中闹事,也难免要怒不可遏,更何况萧摩诃还是堂堂萧氏郡王,又岂能受此之辱。

    萧摩诃起身之后脸色难看,却又迟迟没有任何动作。

    他能怎么办,调集城内守军,直接动用雷霆弩车轰杀这位地仙大真人?先不说能否奏效,就算真的侥幸得手,他又该如何去跟朝廷和道门交代?

    退一步来说,就算他师出有名,一位道门符篆派魁首又岂是那么好杀的?

    面对一位最起码也在十五楼境界以上的道门大真人,在没有万全准备的情形下,纵使是萧摩诃集合了巨鹿城举城之力,恐怕也没有太多把握,最多就是将其驱逐。

    地仙十八楼,一楼一重天,虽说古往今来从不乏可以越境而战之人,可越是接近十八楼想要越境而战就越发艰难,公孙仲谋、尘叶等人之所以能以地仙十七楼的境界发挥出地仙十八楼的战力,说到底还是因为身怀利器,公孙仲谋有仙剑诛仙,尘叶有二十八颗雷珠组成的雷池大阵,都是当世屈指可数的顶尖法器,可遇而不可求。

    青叶作为道门的一峰之主和符篆派魁首,身上必然有一两件保命的宝物,虽然比不上诛仙和雷池大阵,但也足以让他直面张召奴而不落下风,就算面对慕容玄阴也有自保余地。

    这也是道门敢于睥睨天下万千修士的底气。

    就在萧摩诃进退两难之际,同样感知到外面变化的徐北游忽然开口道:“我有一剑,想要一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