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符篆派魁首青叶
    后建当年灭掉大楚之后,逐渐开始效仿中原行事,以大梁城为都城,以天海城为陪都,将后建分为七州两都之地。

    早些年五王盘踞各地,对大梁城虎视眈眈,若是哪位王爷实力雄厚,便可入主大梁城把持朝政,不过入主大梁城者也会遭到其他四王的共同抵制,多半不能长久,故而后建朝堂便形成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怪诞景象。一直到慕容燕强势崛起,五王才不得不走向联合,有了大名鼎鼎的五王议政。

    说起那场五位完颜氏王爷的起兵宫变,其实还是不得已而为之。当时的小皇帝急于抓权,自恃有大将军慕容燕做依靠,要将五王置于死地,五王又岂能坐以待毙,既然撕破了脸皮,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先发制人将小皇帝置于死地,不过如此一来也让五王担上了弑君的罪名。

    后来大将军慕容燕以讨伐弑君叛逆为名,与萧皇在巨鹿城结盟,双方共集结大军四十余万,开始北伐后建,短短数日之内便攻入后建境内,使得接近两州之地失守,接下来更是一路摧枯拉朽之势,兵锋直指大梁城,大部分后建贵族对五王彻底失望,纷纷离开大梁城,逃入天海城,使得天海城逐渐有了赶超大梁城的趋势。

    那时候,完颜北月还不是后建国主,世上更没有慕容玄阴其人,那时候的后建玄教是由五位长老共同执掌,分别是东长老李诩,西长老孙平,南长老谢仙,北长老冯义,以及居中的大长老刁殷,五大长老经过商酌之后,趁机强占了天海城,因为玄教是后建国教,素被后建百姓称作圣教,故而天海城又被称作圣城。

    与秦穆绵隔着一方柜台的酒肆老板娘很是惊讶道:“圣城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难道姑娘是圣教中人?”

    秦穆绵点头道:“算是吧。”

    老板娘将先前秦穆绵递过来的银子又推到秦穆绵面前,笑道:“既然是同乡,这壶酒便不要银钱了,就当是我请姑娘的。”

    秦穆绵没有去拿银子,淡笑道:“一码归一码,这样不好吧。”

    就在说话间,秦穆绵将酒壶举起,送到唇边。

    下一刻,异变陡起,一把“酒剑”从壶口激射而出。

    这道“酒剑”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足以斩去一位未曾防备的地仙境界高手的头颅,可秦穆绵不是初入地仙境界,她是地仙十二重楼以上的大高手,有资格旁观碧游岛一战的九大地仙之一。

    这道近在咫尺的“酒剑”仅仅是在她的唇上留下一抹淡淡血痕,然后便彻底消散无形。

    与此同时,酒壶也悄无声息地炸裂开来。

    酒壶中的酒液化作无数水珠向四面八方溅射开来,仿佛是一场毫无预兆的疾风骤雨,水珠所触及之处,无论砖石、酒缸、桌椅,尽数被腐蚀成虚无。

    这个小小的酒肆在一瞬间千疮百孔,支离破碎,然后屋梁、支柱垮塌,酒缸破碎,酒液流淌一地。

    不过激射向秦穆绵的水珠,在她身前三尺处便像是撞在了一面无形墙壁之上,蒸腾成一片白茫茫的水雾。

    尘埃落定之后,除了满地废墟,只剩下秦穆绵,老板娘,以及她们两人之间相隔着的柜台。

    秦穆绵环顾四周,周围人对此一无所觉,甚至整条街道都不知何时变得空荡荡的,似乎此处独立于世间之外,是一方由高人以无上修为铸就的小千世界。

    秦穆绵伸出芊芊玉指抹去唇上的血痕,重新望向老板娘,平静问道:“你是暗卫府的人?还是镇魔殿的人?”

    老板娘没有答话,所有生气都在这一瞬间散去,脸色晦暗,双眼无神,竟是早已死去多时。先前与秦穆绵交谈,不过是被人操纵罢了。

    秦穆绵喃喃自语道:“是符篆派的傀儡之术,能做到如此栩栩如生的地步,就连我也骗了过去,看来这次来的人不得了呢。”

    下一刻,秦穆绵探臂伸手,五指并拢如刀,以手刀划出一道巨大的弯月状弧度向天空中劈去。

    原本碧空如洗的天幕毫无挣扎地砰然碎裂。

    就像一张幕布被人用刀从中裁开,露出了幕布后的真实景象。

    只见一名虚立于半空的道人逐渐显露身形,身着一尘不染的玄黑广袖道袍,气态清奇,面容古拙,颔下五柳长须,头戴混元巾,皮肤白嫩红润如婴儿,整个人洗练铅华,仙风道骨,仿佛超脱尘世之外,恍然若神仙中人。

    不过此时这位神仙中人没有高卧云端闲看风起风落的自在逍遥,难掩脸上那抹惊讶之色。

    说起来此人也与徐北游有过一面之缘,当初碧游岛一战时,他同样位列观战九人之一。

    秦穆绵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堂堂天权峰峰主,青叶大真人。”

    青叶,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他是秋叶和尘叶的同辈师兄弟,当初观战九人,除了完颜北月、蓝玉、秦穆绵、秋月以及一位儒门魁首大先生之外,道门独占四席。

    道门有八位峰主,十七位殿阁之主,青叶能从如此多大真人之中脱颖而出,位列观战四人,其地位可想而知。

    实际上,他不仅仅是道门的天权峰峰主,他还是继微尘大真人之后的符篆派魁首人物。

    更☆新最7q快●上√~

    他之所以会来到此处,是算准了徐北游一定会来巨鹿城,他不介意亲自出手除去这位离开了江都的剑宗少主,只是他没有想到秦穆绵竟会与徐北游同行,更没想到秦穆绵能窥破自己的布置,主动买酒,逼得他提前出手。

    先前那壶酒,若是换成毫无防备的徐北游来应付,就算不死也要丢掉半条命。

    青叶略微收拾心情,稽首一礼,“贫道有礼了。”

    秦穆绵冷笑一声,“真是好一个待客之礼,不愧是执掌天下修士牛耳者的道门。”

    青叶微笑道:“秦教主也曾跟随我道门上代掌教真人修道,有师徒之谊,算是半个道门中人,又何出此言辱及宗门。”

    秦穆绵平淡道:“老掌教若是看到你今日这等所作所为,怕是要痛心疾首了。”

    青叶缓缓伸出一只手掌,“看来秦教主今日是不打算轻易罢休了。”

    秦穆绵没有说话,只是伸手一抹,一柄无鞘的黑色长刀出现在她的掌中。

    满街风雷。

    青叶居高临下俯瞰着秦穆绵,手势一变,“笔下有神,正心,静气,书天地之言,是为符。”

    深秋的傍晚,有冷冷秋风渐起,风中卷着枯黄落叶,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每一片枯叶都是一道符,青叶一出手便是数十道符篆。

    符篆有灵,在空中排列成阵,煌煌夺目。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