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君子难做揽明月
    这次秦穆绵没有同行,徐北游孤身一人去见萧摩诃。

    灵武郡王府,萧摩诃的书房中,两人对坐。

    不同于湖心亭中的客套寒暄,两人都有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意思,徐北游直接说道:“世伯,想来你也看到了两位十八楼地仙大打出手的景象,若是不出意外,他们都会出现在帝都城中,不知世伯做何感想?”

    更新最+;快上

    萧摩诃面沉似水,看不出太多喜怒,不过想来不会心情太好,毕竟被人家在自己的地盘上肆虐一番,而自己又无能为力,放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好受。

    片刻沉默之后,萧摩诃平淡道:“完颜国主与先帝结有兄弟之盟,又迎娶了大长公主,是我大齐朝廷的第一位帝婿,不是外人。”

    徐北游不置可否道:“魏王是当今陛下的叔叔,草原汗王是当今陛下的舅舅,同样不是外人。”

    萧摩诃面无表情道:“诛心之言。”

    徐北游平静道:“明摆之事。”

    萧摩诃闭目凝神。

    徐北游缓缓说道:“大郑正明四十年,天下督抚、藩王入京,本朝武祖皇帝、太祖皇帝同列其中,那次也是这般壮阔场面,各路高人齐至,有我徐北游的师祖,也有道门老掌教,结果呢?前车之鉴不远。”

    萧摩诃没有睁眼,只是说道:“陛下谋略渊深似海,自然知道该如何应付,不劳我们这些臣子忧心。”

    徐北游笑道:“世伯此话怕是有言不由衷之嫌。”

    萧摩诃睁开双眼,望着这位剑宗首徒,平静道:“言不由衷又如何?如果是公孙仲谋站在我的面前,我自然会有所思量,因为他公孙仲谋至少可以挡下一位十八楼地仙,但如今站在我面前的是你,地仙五重楼,放在年轻人中的确很不了不起,可在慕容玄阴这些人的眼中,仍是不值一提,我又能如何?”

    徐北游沉默许久,轻声说道:“世伯是觉得我不足以捡起师父的香火情分?”

    萧摩诃稍稍缓和了语气,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相信你终有一日能继续仲谋兄的衣钵,我也愿意让咱们两家的情分延续下去,只是现在的你还不足以去参与这些最上层之间的争斗。”

    徐北游长呼出一口气,“我知道了。”

    萧摩诃接着说道:“抛开道门不提,如今朝廷与那些逆贼的关系就像是虎狼,朝廷是虎,逆贼是狼,群狼虽多,却不敢轻易起衅于虎,而且这些狼群也未必齐心,所以关键不在于虎去如何应对狼,而是在于虎如何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只要虎不倒架,那狼就只能在暗中窥伺,最多是在私底下玩弄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可几十年下来,他们也无非是弄垮了一个本有望权倾朝堂的徐家,又在天下各地布置了些棋子,可只要朝廷一日不倒,这些棋子就一日不敢变了颜色,那些狼也只能在一旁看着而已。”

    徐北游说道:“可还有一个道门,而且朝廷也未必能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

    萧摩诃道:“如果说朝廷是被群狼围住的虎,那么道门就是一只作壁上观的狮子,若是他下定决心要与群狼一起围攻虎,的确是后果难料,至于你说朝廷未必能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却未必如此,说不定这次诸王入京就能见个分晓。”

    徐北游有些不敢置信道:“魏王也会去帝都?”

    萧摩诃摇头道:“魏王此生都不会踏足帝都,除非是他有望继承大统,以前是先帝和太后不让他来,而现在他却要奉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那一套了。”

    萧摩诃犹豫了一下,缓缓说道:“毕竟当今陛下不是先帝,与这位在他幼年时就已经远赴魏国的叔叔可没什么情分可言,若是魏王敢只身赴帝都,那陛下就敢让他一辈子都留在帝都。”

    徐北游问道:“到底如何见分晓?”

    萧摩诃轻声道:“若是我所料不错,这次诸王入京之后,陛下会正式明确昭示齐王的皇储身份,毕竟以前只是私底下说,这次就要摆在明面上来说,至于立不立太子,现在还不好说,毕竟事关整个齐州,若是立了太子,齐王便无理由继续镇守齐州,有利有弊,而蓝相也会再退一步,至于能退到哪一步,就看君相之间到底还剩下多少情分了。”

    ……

    徐北游去了灵武郡王府后,秦穆绵独自拎着酒葫芦在巨鹿城的街上闲逛,她孤身一人,又是个美貌女子,若是放在其他地方,难免要有许多不开眼的登徒子上前骚扰,不过这儿可是巨鹿城,奇人遍地走,异士多如狗,越是女子、老人、小孩、僧道,越是不能招惹,一路行来,倒也没遇到什么麻烦。

    先前一场十八楼地仙的大战,让满城修士大开眼界的同时,又都惶恐不安,生怕两人一个不小心殃及到巨鹿城,都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要是死在两位神仙的交手余波中,都没地方说理。

    好在那两位比天上仙人也差不多了多少的绝世高人没有死磕到底,也让那些修士又把悬起来的心放回了肚子里,说来也是邪性,前两年,剑宗宗主和镇魔殿殿主刚刚在城中大战过一场,这次又换成后建国主和玄教教主,难不成这地方是个决战的好地方?

    谁知道呢,那些天上仙人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

    秦穆绵踱步到一个酒肆前,兴许是闻到了酒香的缘故,驻足而立。

    酒肆的老板娘是个美娇娘,不过看身上的打扮,却是个寡居妇人,在这世道上,一个没了男子支撑门户的女子,生活将会很是艰难,这位酒肆老板娘能在巨鹿城中站稳脚跟,想来很是有些不俗手段。

    秦穆绵将手中的碧玉葫芦挂到腰间,上前买了一壶酒。

    这位美娇娘望着比自己还要动人的女子,竟是破天荒地有些不自在,盛好酒后,轻声问道:“冒昧问上一句,客人似乎不是本地人士?”

    秦穆绵用纯正的后建语说道:“我姓秦,是后建人。”

    酒肆老板娘眼神一亮,惊喜道:“那我们还是半个老乡,我娘家就在后建云州,后来才嫁到巨鹿城,不知秦姑娘是哪里人?”

    秦穆绵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天海城人士。”

    天海城,仅次于后建都城大梁城,是为后建陪都,而且因为其背靠大白山青冥宫的缘故,玄教中人多会在此驻留,久而久之,此城便成为类似于道门临仙府的所在,在五王之乱后,萧皇联合大将军慕容燕北伐后建,五王自顾不暇,玄教趁机将此城完全纳入自己的掌握之中,直到如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