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小人得志挑河山
    这场十八楼境界之争终是以完颜北月主动退去而结束。

    慕容玄阴化作一道长虹落入巨鹿城中,径直来到徐北游所在的小院。

    以慕容玄阴地仙十八楼的境界而言,能够感知到徐北游的所在并不出奇,毕竟地仙境界无论体魄血气还是浩大气机,都远胜于寻常人,在慕容玄阴眼中,地仙境界修士身处常人之中就如黑夜中的萤火虫,一目了然。

    慕容玄阴落地之后,朝秦穆绵拱手行礼,“秦师姐,许久未见,近来可好?”

    秦穆绵面无表情,淡然道:“尚可。”

    慕容玄阴也不以为意,又望向徐北游,笑道:“南归,海路的事情进展顺利,大半都要托你的福,听说你要去帝都城,所以特意来见你一面。”

    徐北游微微作揖道:“恭喜慕容前辈败退后建国主。”

    慕容玄阴摇了摇头,“谈不上败退,完颜北月主动退去,并非是说他败了,而是他不愿与我继续纠缠下去,他说我自损一千才伤敌八百,换而言之,我赢了面子,却输了里子。”

    徐北游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慕容玄阴接着说道:“不说这些了,我这次之所以与完颜北月大打出手,也不妨与你明言,是因为完颜北月想要见你一面,而我却不愿让他见你,你可能猜出其中因由?”

    徐北游想了想,回答道:“是因为那条海路的缘故?”

    慕容玄阴也不顾忌秦穆绵,点头道:“虽不中亦不远矣,我有一个大谋划,这个谋划是什么,现在还不能说,不过有一点很确定,那就是完颜北月一定会阻止我,所以他想做什么,我就偏不让他做什么,他想来见你,我就要让他见不成你。”

    徐北游仍是点头,不过又觉得慕容玄阴言语中多有未尽之处,应该不是表面上他所说的这般简单。

    至于慕容玄阴所说的那个大谋划,徐北游早有察觉,倒算不得什么机密之事。

    徐北游忍不住问道:“若是到了帝都呢?”

    慕容玄阴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徐北游刚要说话,慕容玄阴已经化作一道长虹冲霄而起,转瞬间便消失在天际尽头。

    天色重新复归清明,所有的云朵都被撕碎成一片片,如同鱼鳞一般在天幕上层层叠叠堆砌,在夕阳的渲染下,变成漫天如火红霞。

    徐北游抬头望着这幅人间盛景,忽然想起了自己初次踏足巨鹿城时的情景。

    那时候的他没有这么多背负,也不像今日这般步履沉重,有的只是对外面世界的陌生和好奇,以及对未来的无限憧憬。

    那时候师父还在,万事有师父顶着,他就像一只被庇护在羽翼下的雏鸟,踉踉跄跄地蹒跚学步。

    其实从内心深处而言,徐北游更喜欢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而不是今日这般千钧重担一人扛的局面,只是师父走得太早,也太突然,让他不得不提前扛起本该在几十年后才扛起的重担。

    他不能再继续慢慢学步,他要提前展翅,然后高飞。

    如今有人提起徐北游时,总会说韩阁老如何如何,江都三位老佛爷又如何如何,似乎他也是个背靠着长辈才能作威作福的纨绔子弟,如果他的对手都是些同辈年轻人,这个说法倒也不能算错,可实际上却不是如此,他的对手是镇魔殿,是道门,是暗卫府,是让那些长辈们也倍感棘手的存在。

    说到底,长辈们能做他的助力,可到头来还是要看他自己本事如何。

    如今的徐北游掌握了一份不小的权势,可他想做的事情也同样很多,而且很难。

    有些事情他做成了,比如说经营江南,维持剑宗,甚至是将江南道门从道术坊中驱赶出去。

    也有很多事情他没能做成,他没能帮师父报仇,他没能保住上官师伯,他还不得不将半条海路转让给慕容玄阴。

    所以他仍旧需要继续向上攀爬,撰取更大的权势,然后将这些没能做成的事情继续做下去,直到做成为止。

    如果说曾经的徐北游只是单纯想要上位,做一个人上之人,那么如今的徐北游则是要谋求完成自己的背负,或者说责任。

    徐北游一直觉得,人生在世,总要背负起什么,所谓的逍遥实在是太过虚无飘渺,倒不如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

    即使身上的担子再重,仍是没有撂挑子的道理。

    既然选择了扛,就要一扛到底。

    徐北游轻声自语道:“我扛得下。”

    秦穆绵看着他,问道:“你抬头看了半天,想什么呢?”

    徐北游回神一笑,说道:“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卸下肩上的担子,然后安安心心地睡上一觉。”

    秦穆绵玩味道:“怎么,累了?”

    徐北游轻声道:“说不累是骗人的,但还没到扛不住的地步,只是忽然有些感慨,如果师父还在世,如今又会是一番什么光景。”

    秦穆绵嗤笑道:“若是公孙仲谋还在世,你们师徒二人这会儿指不定在哪流浪呢。”

    徐北游愣了一下,点头笑道:“倒还真有这个可能。”

    秦穆绵轻笑道:“读书人有句话,叫做两袖清风揽明月,万里河山一肩挑,你跟着公孙仲谋到处走走,倒正好契合这份儒门心境,不像今日这般,满脑子蝇营狗苟。”

    徐北游嘴角抽搐一下,苦笑道:“谁不想做一个满身素净的道德君子,可时势如此,注定道德礼法和心境格局救不了剑宗,这些都是走到一定高度之后才能讲究的东西,我这种还在底下摸爬滚打的人,实在是奢求不起。”

    秦穆绵啧啧道:“那你打算到什么时候讲究一下这些东西?”

    徐北游笑道:“怎么也得等到十八楼境界之后吧,平日里总说天下事不过一剑事,若真有那一天,我便在出剑之前与人讲一讲大道理,若是听劝还好,若是不听劝,那就一剑过去,一了百了。”

    “德行。”秦穆绵翻了个白眼,鄙夷道:“心胸格局我是没看出来,倒是看出小人得志了。”

    徐北游大笑出声。

    小人得志,这个词用得好。

    他本来就是个小人物,机缘巧合之下,风云际会之际,趁势而起,骤然高位。

    都说穷人乍富岂能安,他这个骤然坐上高位的徐公子有时也难免进退失据,有孟浪激进之举。

    毕竟只有短短两年的时间,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到坐拥江都的徐公子,从几百两银子到几百万两银子,从五品境界到地仙五重楼境界,其中差距是何其之大。

    秦穆绵问道:“什么时候去灵武郡王府?”

    徐北游缓缓道:“现在就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