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百丈法身换天时
    慕容玄阴会亲自拦截完颜北月,并非是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一番斟酌计较之后才做出的决定,他自知虽然两人都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但以纯粹战力而言,占据了本尊优势的完颜北月还是要略胜一筹,不过他也并非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若是应对得当,也有反客为主的可能,只是这么多年以来,完颜北月行事谨慎,从未给过他趁虚而入的机会罢了。

    这次交手,徐慕容玄阴当然不是存了要趁势斩杀完颜北月的心思,更不是想着反客为主证道飞升,更多还是因为徐北游这个人,事关玄教大计,容不得有半点闪失,至少在海路完全掌握到手中以前都是如此,完颜北月作为一个足以搅翻整个布局的变数,自然值得慕容玄阴亲自出手。

    完颜北月在踏出第一步后,紧接着又踏出了第二步、第三步,三步来到慕容玄阴身前,轻轻一掌拍在慕容玄阴的肩膀上,就像是熟人打招呼。

    慕容玄阴的衣衫荡漾出一圈涟漪,鼓荡不休,如此反复三次之后渐渐停歇。

    慕容玄阴抬手拍开完颜北月搭在自己肩头上的手掌,同样轻描淡写,平静道:“完颜北月,这就是你挣脱樊笼后的本事?”

    完颜北月淡然道:“那你看好了。”

    他伸手朝天空一抓。

    下一刻,天地为之一晃!

    先是有无数黑色铅云汇聚,继而整个天幕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大声响,开始缓缓下压。

    黑云压城城欲摧,整个天空像是被完颜北月硬生生扯向地面。

    世人所谓的神仙神通,也不过如此。

    方才完颜北月一掌拍慕容玄阴的肩膀上,其实是将他以自身修为营造的一方小千世界压在了慕容玄阴的身上,只不过慕容玄阴没有出手,而是以自己的不灭金身承受了一方小千世界的全部重量,不灭金身在刹那之间破碎三次,又在刹那之间复原三次,在旁观者看来便是慕容玄阴的衣衫鼓荡三次。

    这次慕容玄阴却不敢再以体魄硬抗,因为在他用手拍碎那方小千世界之后,完颜北月就果断选择与天地共鸣,用大千世界的天地之势来压迫他。

    能做到天地共鸣这一步,那就说明完颜北月距离人间巅峰只剩下半步之遥,御使天地之力而战,自然无往不利。

    只见不断下压的苍穹在完颜北月头顶十余丈处缓缓停下,继而他的身形骤然拔高近百丈,破开云幕立于天地之间,好似一尊顶天立地的天神。

    完颜北月一掌拍下。

    天幕上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手印,破开层层重云雾气,缓缓下压,其间掌纹清晰可见,笼罩方圆数十里,仿佛要将整个巨鹿城都囊括其中。

    慕容玄阴置身于此掌之下,渺小如米粒黑点,近乎于无。

    徐北游抬头望去,震惊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百丈法身吗?前段时间我遇到的摩轮寺高手只能幻化出三丈之高的法身,其中差距又何止是云泥之别?”

    不过他毕竟与慕容玄阴交好,与这个素未谋面的后建国主谈不上什么交情,所以还是偏向慕容玄阴,忍不住问道:“秦姨,慕容玄阴能否挡下这一掌?”

    脸色凝重的秦穆绵沉声道:“慕容玄阴自自保无虞,不过想要取胜,却是难了。”

    徐北游摸了摸下巴,“我记得慕容玄阴有一门神通,在自己眉心处打开一只竖眼,可使自身修为暴涨,当初他就是依仗此法带我离开碧游岛,以目前的情形来看,他应该要用了。”

    果不其然。

    慕容玄阴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眉心处的鲜红上割出一条深深血槽,没有鲜血流出,反倒是血光四溢。

    就好像是一只血红竖眼。

    这一刻,慕容玄阴脚下血海翻腾,于血海中又有一朵朵妖艳紫莲生出,使得他整个身形模模糊糊,朦朦胧胧,不似人间凡躯。

    玄教有一法门名为瞑瞳,可以汲取他人修为化为己用,使自己境界飞速攀升,因此被其他宗门斥为“魔功”,其实真正的瞑瞳并非用于己身境界修为,而是将平日里汲取的他人修为储存于眉心处,关键时刻划破眉心将其释放,凝练成一只竖眼,不但使自身修为暴涨,而且还有摄人心魄、破除幻术、伤人神魂等种种妙用。

    慕容玄阴与完颜北月共为一体,自然也是集玄教之大成者,而他与专注于堂皇大道的完颜北月不同,更喜欢钻研这种崎岖小径,瞑瞳在他手中已经算是臻至极致。

    慕容玄阴伸出双手,呈举火燎天之势。

    然后以自己的双手生生撑住了从上下压的巨大手掌。

    不过其下的巨鹿城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地面上出现一道道裂缝沟壑,墙壁倾倒,甚至是一座座高耸望楼也不堪重负,直接坍塌成一地废墟。

    两位十八楼大地仙的直接交手,使得一座雄城也难以承受。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阵重重冷哼,仿佛如炸雷一般。

    一瞬间徐北游感觉自己三大丹田动荡不安,气机错乱沸腾,差点要吐出一口老血。

    原本笼罩整个天幕的巨大手掌缓缓消散,恍若是天神下凡的完颜北月忽然静止不动。

    脸色苍白的慕容玄阴双手结出一个古怪手印。

    无数气机形成的白色细线从四面八方延伸而至,仿佛一张巨大渔网落在完颜北月的身上,使他不能动弹的同时,疯狂汲取他的修为。

    可即便如此,完颜北月的气机仍旧不见丝毫衰弱,反而是面露冷笑,声音宏大道:“慕容玄阴,这就是你的手段?”

    下一刻,完颜北月伸手扯掉身上密密麻麻缠绕的细线,再度恢复自由之身。

    慕容玄阴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双手合拢在自己胸口处做出一个捧心动作。

    ts首l发fj

    未曾捧心,却捧出了一轮冉冉升起的明月。

    白日现月,而且明月几乎占据了整个天幕的半壁江山。

    天地间的光线骤然黯淡下来,不同于先前的乌云蔽日,而是要从白日直接变为黑夜。

    此乃改换天时。

    完颜北月面无表情道:“慕容玄阴,你不要忘了我叫什么,这个‘月’字在我而不在你。”

    声音恢弘至极,如滚滚雷声回荡天地之间。

    完颜北月一挥手,云雾散去,顿时显露出百丈法身,再无半分云遮雾绕。

    满身血气紫气的慕容玄阴伸出五指,指间月华流转,笑道:“你我本是一体,正如太阴即是月。”

    话音落下,他掌间的月芒如水一般缓缓流淌,逐渐变为一把剑的模样。

    慕容玄阴握住这把剑,狠狠一掷。

    直接刺入百丈法身的眉心处。

    完颜北月的法身骤然凝滞一颤,眉心处出现一抹裂痕,光华流散,飘摇不定。

    不过慕容玄阴也是摇摇欲坠。

    这位后建国主平静道:“慕容玄阴,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可是值得?”

    慕容玄阴轻笑道:“只要能让你提前离开此地就是值得。”

    完颜北月的百丈法身开始缓缓消散,淡然道:“我在帝都等你。”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