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复姓完颜名北月
    在徐北游第一次来到巨鹿城时,宋官官曾给他介绍过城内的各方势力,除了灵武郡王之外,还有魏家、闵家、石家和玄水阁,除去玄水阁是修行宗门,其余几家都是根深蒂固的大家族,与当朝的几大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其中闵家是当年凌烟阁功臣中排名第六的申国公闵行的后人,后来闵行涉及谋反之事被萧皇论罪,但是萧皇感念其功劳,并未牵连其家人,而是将闵家迁移到巨鹿城,由当时的灵武郡王萧疏负责看管,后来新皇登基,大赦天下,闵家得以重返帝都,不过还是在巨鹿城留下了一脉旁支。

    其次是魏家,魏家出了一位当朝大都督,贵不可言,其嫡系家族自然是在帝都,只不过当年缔结大梁城之盟后,魏禁奉萧皇之命经略巨鹿城,曾在这儿留下一个私生子,后来在魏禁的扶持下,这个私生子在巨鹿城落地生根,有了如今的家业,勉强算是帝都魏家的旁支。

    最后是石家,同样是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出身,排名二十二的定武候石勒,原是镇北王林寒旧部,林寒就藩草原金帐王庭之后,石勒任大都督府都督同知,后因承平元年的那桩公案,被免去都督同知官职,石勒明面上告老还乡返回西凉州,暗地里则是投效旧主,在王庭的暗中援手下,于承平十二年,在巨鹿城建立了如今的石家,因为石家进入巨鹿城的时间最短,所以根基最是浅薄,但仍旧是不容小觑。

    至于玄水阁,位于南城,是一片极为醒目的黑瓦建筑,占地颇大,其中曲径通幽,别有洞天,是巨鹿城五大势力中唯一的修行宗门,与后建玄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传言说,玄水阁阁主就是玄教教主慕容玄阴的一名侍女。

    徐北游曾经与那位玄水阁阁主有过一面之缘,谈不上交情如何,也不算熟悉,甚至还不如江都的玉观音来得熟稔,只因为她救过宋官官一命,所以印象深刻。

    最近这段时间,慕容玄阴的注意力都放在江都的海路上,他想通过这条海路打造一条连通草原、巨鹿、后建、江都、魏国、宝竺的雄伟商路,江都那边有玉观音和完颜玉妃坐镇,后建是玄教的根基所在,巨鹿城这边则是由慕容玄阴早已安排好的玄水阁来做此事。

    玄水阁是一个完全由女子组成宗门,除慕容玄阴之外,等闲男子不得入内,哪怕是公孙仲谋和巨鹿城城主萧摩诃也不例外,只是今天却有人打破了这个例外。

    在玄水阁的正厅大堂中,有一位黑衣广袖的中年女子,姿容不俗,气态冷清,她叫冷秋水,是此地的主人,玄水阁的阁主。

    可冷秋水此时却只能跪着,而且还是毕恭毕敬地自愿跪着,没有半分不情愿。

    在主位上坐着一名华服老人,面容苍老却不显枯槁,满头白发却不失光泽,气态雄浑,简简单单坐在这儿便如坐镇一方天地之间。

    按理说冷秋水在巨鹿城中也算是一号人物,十几年的辛苦经营,与萧摩诃等人也有深厚交情,再加上背靠着玄教这棵参天大树,就算见了一方藩王也不必如此卑躬屈膝,可这位老人不一样。

    老人复姓完颜,双名北月,表字玄阴。

    说起老人的身份,更是数不胜数,而且每一重身份都足以让人叹为观止。

    他出生于后建,母亲是完颜氏贵女,幼年时偶遇玄教大长老,被认定是有望承继教主大位,随即被大长老带回玄教,成为秦穆绵的师弟,由五位长老共同授业。

    同时他还是慕容萱的堂弟,因为他的生身之父是后建大将军慕容燕,而慕容燕又是慕容萱之父慕容渊的异母兄弟,所以按照这个辈分算下来,他是慕容萱的堂弟,只不过因为父辈交恶的缘故,他与这位堂姐的关系并不融洽,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

    在老人年轻时,他被誉为可与道门首徒秋叶相提并论的谪仙大材,有望证道飞升,后来萧皇北伐后建,驱逐后建五王,老人成为后建国主,与萧皇定下大梁城之盟,以兄弟相称,再后来老人迎娶了萧皇之妹,又成为大齐的第一位帝婿。

    完颜北月,地仙十八楼境界,仅次于秋叶的天下第二人。

    萧皇曾经笑称,“若说抗鼎之才,当世唯有玄阴,可称上下五百年第一人。”

    这绝不是萧皇妄言,而是秋叶都要默认的一个事实,若不是完颜北月修行有差,致使分出一尊身外化身慕容玄阴,他本该有望先于秋叶一步证道飞升。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完颜北月一直想要斩杀慕容玄阴,彻底圆满自身修为,只是慕容玄阴虽然稍弱于完颜北月,但自保还是无虞,使得完颜北月始终不能如愿。

    不过两人又共同秉持了一份默契,那就是不动用后建朝廷与玄教进行无谓内斗,故而这些年来,后建与玄教倒是相对和睦,甚至完颜北月也可插手部分教务,而慕容玄阴也没少动用后建朝廷之力。

    此时对于冷秋水而言,完颜北月等同于第二位主人。

    完颜北月瞥了眼跪在地上的女子,淡然道:“起来说话。”

    跪在地上的冷秋水终于能喘口气,缓缓起身,仍是毕恭毕敬,不敢多言半句。

    作为最早跟随慕容玄阴的“老人”之一,冷秋水对于眼前这位老人的威严深有体会,充满了发自肺腑的敬畏,她曾经亲眼见过一位敢于忤逆老人的玄教地仙高手被老人生生捏死,而那时候主人慕容玄阴就在一旁,无动于衷,或者说无能为力。

    自此之后,她就对完颜北月惧怕到了骨子里。

    完颜北月语气平淡道:“公孙仲谋死的时候,老夫就在上头看着,也是亲眼看着慕容玄阴救走了那个年轻人,当时老夫便好奇这个年轻人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如今看来却是大大出乎预期之外,现在那年轻人又到了巨鹿城,老夫算是适逢其会,想要见一见他。”

    冷秋水低头道:“请主人吩咐。”

    完颜北月轻声道:“你去请他来玄水阁一趟,不管是用慕容玄阴的名义也好,还是用你玄水阁的名义也罢,都随你,只是有一点,老夫不会露面。”

    冷秋水恭敬应诺。

    完颜北月挥了挥手,冷秋水徐徐退下。

    老人想起临来时家中老妻对自己说起的那个消息,似乎勾起许多陈年回忆,轻笑一声,“萧家的女儿可不好娶啊,你要做大齐的第三位帝婿,就让老夫这个第一位帝婿先瞧瞧你到底有多少斤两。”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