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东风西风谁压谁
    庙堂,就像一座四面透风的屋子,除了那些深埋在脚下地底的陈年旧事,没有太多隐秘可言。

    虽然昨天那场父女对话时没有外人在场,可中秋宴中途皇帝陛下和公主殿下一同离席还是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联想到那个关于韩阁老和端木都督的传言,很容易便咂摸出味道,所以在第二天,一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帝都。

    公主殿下的亲事定下,不日就要出嫁,八成就是韩阁老的公子。

    如今帝都城里也多少知道这位宰相公子的底细,此人姓徐,名北游,字南归,人称江都徐公子,是江南那边很有势力的宗门子弟,师从剑宗宗主公孙仲谋,如今已是剑宗首徒,听说他不过弱冠之龄便已经踏足地仙境界,与玄教教主慕容玄阴、后军都督禹匡等人交好,曾经设计诱杀昆山宗主张召奴,甚至还将道术坊也纳入自己的囊中,说他在江都只手遮天也不为过。

    最新章节4^上v`

    还有小道消息传出,说不仅仅是端木家的公子在江南铩羽而归,前不久西河郡王徐仪也去了一趟江都,帝都徐公子遇到了江都徐公子,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人家的地盘上同样没讨得好去。

    这个消息传回帝都之后,一下子就热闹起来,帝都的大纨绔们本就排外,素来不把外地官宦子弟和世家子弟放在眼中,端木玉和徐仪又是其中头面人物,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这让许多帝都公子感觉脸上无光,好几个和徐仪分量差不多的人物都想会一会这位江都徐公子,只是没有十足把握而迟迟未能付诸于行。

    如今又传出这个外地佬要迎娶公主殿下的消息,可算是彻底炸了锅,公主殿下是什么身份自然不用多言,虽说“陪太子读书”和“做公主驸马”历来被视作两大苦事,但其中也藏着泼天的富贵,而且公主殿下又是一副不输天人的姿容,所以不少帝都公子还是存着“知难而上”的心思。若是被端木玉娶回家那也就罢了,还能安慰自己家世不如人,好歹肥水没流外人田,哪成想被一个外地佬半路截胡,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在江都翻云覆雨,斗不过你,我们认了,不过你要来帝都,那我们可就要好好计较计较了,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这条过江龙能斗得过我们这些从出生起就盘踞在此的地头蛇?

    诸多帝都贵公子不信,不过有个人信。

    萧知南相信那个从西北走出来的年轻人,那个曾经一无所有的年轻人,可以完胜这些生来富贵的同龄人。

    深秋时节,公主府花园中的菊花开得正盛,其中不乏各地进贡上来的珍品,各种颜色争奇斗艳,倒是让这儿瞧不出这是万物凋零的秋天,更像是百花盛开的春日,这几日萧知南都躲在自己府中,没有出门半步,而大半时光又是在花园的凉亭中望着这些菊花怔然出神。

    今天八月二十,是徐北游前往小丘陵的日子,同时今日的公主府中也迎来了一位贵客。

    亭外菊花,亭内是两位公主殿下,一位是长公主殿下,一位是公主殿下,若再加上那位久居后建的大长公主殿下,大齐仅有的三位公主便算是凑齐了。

    萧羽衣的消息很灵通,很快就知道了萧知南的事情,所以今天特意登门,来看看自己这个侄女儿。

    萧知南何等聪慧,自然明白自己姑姑的来意,主动开口道:“姑姑,八月十五中秋宴的时候,父皇曾经召见过我,说给我择了一门亲事,问我意下如何。”

    “是韩瑄家的公子?”萧羽衣端起茶杯,轻轻吹散升腾的热气。

    萧知南笑容含蓄,点头道:“的确是徐南归,看来韩阁老的面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竟然让父皇如此痛快地下定了决心,这比我预料中的日子实在早了太多,我本以为父皇要见过南归本人之后才会做出决断。”

    她的笑容有点发苦:“虽说父皇曾经问我意下如何,但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舒服,他就这样将自己的女儿交出去了?我有点措手不及。”

    萧羽衣轻啜了一口茶,“皇帝就是这样,他们不会管你如何想,他们也不会考虑你喜不喜欢,他们只会考虑自己如何想,自己喜不喜欢,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人都想做皇帝。”

    萧知南愣了一下,哑然失笑道:“姑姑这个说法……还真是一针见血。”

    萧羽衣平淡道:“这道理你早就该想明白的,进了那座皇城,坐上那把椅子,就不是人了,而是神了。”

    萧知南叹息道:“知易行难。”

    萧知南喃喃道:“不过也怨不得父皇,说到底还是我自己选的,只是不知这次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萧羽衣柔声道:“我本来不想说的,不过看你这患得患失的样子,还是说出来好了,夫妻相处之道,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我这个做长辈的虽说在这方面也不尽如人意,但好歹比你强上一些,要知道这男人,无论是权倾天下,还是籍籍无名,老的少的,英雄狗熊,都有一股孩子气,有时候你管得严了,不想让他怎么样,他偏要怎么样,跟你唱对台戏,母后厉害吧?当年被人称作天下第一妒妇,可到头来还是没能管住父皇,让他封了一位皇贵妃,当然,也不能太由着他的性子来,要不然他便当你是个好说话的,整日在外头沾花惹草,没了安生日子。”

    萧知南脸色微红,没想到会从姑姑嘴里说出一番御夫之术,先前的惶恐消散不少,多了几分女子待嫁时该有的羞涩。

    萧知南红着脸低头喝茶,萧羽衣也没打趣她,只是在心底微微叹息一声,这些话本该是那位弟媳妇来说,可她们母女两人却是天生不和,谁也没有办法,只能由自己来说。

    她微微一顿,接着说道:“男人都是好面子的,平时若是有什么矛盾,关起门来说,千万不可在人前给他摆脸色,不然他即使脸上不说,心底也要着恼,要是心里有了疙瘩,这日子就不好过了。”

    “再者说了,夫妻之间又哪有什么对错可言,要么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要么是西风压倒了东风,总得有个退一步的,对于咱们女子而言,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柔未必是弱,退也未必是输,有些时候大可以退为进。”

    这些话虽然听着朴实无奇,可都是一代代女子总结下来的金玉良言,萧知南不断点头,表示记下。

    “那位徐家公子既然是韩阁老和公孙仲谋亲自教导出来的,想来不会差了,你们也不算是盲婚哑嫁,又在帝都跟前,怕什么呢?”

    萧羽衣宠溺地揉了揉萧知南的脑袋,轻声道:“跟那位徐公子成亲之后,好好地过日子,千万别走姑姑的老路。”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