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父子间并行而言
    稍作寒暄之后,萧摩诃就要返回巨鹿城,秦穆绵却还想四下走走,萧摩诃也不强求,笑道:“那萧某就在王府扫榻以待。”

    徐北游目送着父子二人翻身上马,在数名护卫的护送下往巨鹿城方向缓缓而去。

    待到一行人走远之后,徐北游长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师父曾经评价这位灵武郡王,说他有任侠之气,不过依我看来,如今这位郡王殿下的任侠之气怕是被消磨得差不多了,也是,身处庙堂这个大染缸,谁又能独善其身?”

    秦穆绵嗤笑道:“当年大楚朝时,儒门魁首临川先生以几近完人的圣人姿态入朝为相,最后仍是满身泥泞,险些一世清名尽付东流,大郑朝时,同样是儒门魁首,张江陵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于将倾,是为大郑第一相,可最后不但自己身死,还被罗织数桩罪名,剥去谥号封号,差点就要被抄家灭族,儒门魁首尚且如此,又何况是一个萧摩诃。”

    徐北游感叹道:“庙堂凶险啊,我和先生二人不知能否从中全身而退?”

    秦穆绵笑了笑,道:“这就要看韩瑄有多大的心了,若他只想斗倒蓝玉,然后激流勇退,那肯定能善始善终,若他还想要做一代名相,那可就不好说了,蓝玉就是前车之鉴。”

    徐北游问道:“秦姨这是在说当今陛下没有容人之量?”

    秦穆绵毫不避讳,点头道:“萧玄此人,不能说是无能之辈,也算是有为之君,可要比起他老子萧煜还是差了点,不过这也怪不得他,萧煜是被萧烈手把手教导出来的,不过弱冠之龄便远赴草原,只身开创大齐基业,自然有常人难及的格局,可萧玄却是长于深宫妇人之手,一路顺风顺水,有所不及也在情理之中。”

    虽然秦穆绵说得比较隐晦,但徐北游还是听出了其中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明着说萧玄如何如何,可一句“长于深宫妇人之手”,还是将矛头直接指向那位已经不在世的太后娘娘,毕竟萧皇就只有一位皇后,即便加上秦穆绵也不过两人,而秦穆绵一直久居江都,萧皇在世时她从未踏足帝都半步,所以这个“妇人”自然就是指亲自抚养当今皇帝长大的太后娘娘。

    果然是女人记仇。

    徐北游把话题转开,说道:“萧摩诃还好,萧世略此人却是个变数,当初我曾亲眼见他与西北暗卫府都督佥事陆沉相交甚密,又听闻其与端木玉交好,虽然有传闻说他现在开始疏远端木玉,但也难保不是个掩人耳目的障眼法,如今我已然与端木玉势同水火,所以对于萧世略不得不防,以免关键时候反受其乱。”

    秦穆绵冷冷地做了一个手刀下切的动作。

    徐北游摆摆手,摇头道:“先不说我现在只是怀疑,就算是真的,这事也不能由我出面去做,否则一旦走漏风声,反倒要将萧摩诃推向端木家那边,在如今这个时候,一位灵武郡王的分量还是很重的。”

    秦穆绵平淡说道:“富贵险中求,无毒不丈夫。”

    徐北游颇有感触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我总觉得为人处事,如果不能一击毙敌,那么还是要留有几分回旋余地,如果仅仅就是因为怀疑二字就要出手杀人,那我又与那些多疑帝王何异?再者说了,大丈夫立世也不能一味用阴诡手段,失之堂堂正正,终是难成大事。”

    ;/(永久k免费r+看r“小**说

    秦穆绵的眼神柔和几分,轻声道:“刚才你若是真动了杀念,那我就要对你失望了,成大事者,不可一味仁恕,也不可一味阴狠,烂好人做不了英雄,阴狠小人也做不了枭雄。”

    徐北游眼神复杂,轻声道;“是啊,如果杀人就能解决所有的事情,那么这个世界该有多简单?”

    ……

    父子二人并骑而行,毕竟这里是巨鹿城,而萧摩诃也是军伍出身,修为不俗,所以护卫们只是远远缀在后头,给这对父子一些说话的空间。

    萧世略小心瞥了眼父亲的神情,试探问道:“父王,这事就算完了?”

    萧摩诃似乎早有预料,平静反问道:“不然呢?是为父带人绑了太妃娘娘,还是杀了你给太妃赔罪?”

    萧世略脸色发白,勉强一笑,“孩儿只是觉得那位太妃娘娘太过跋扈,也太不把父王放在眼中。”

    萧摩诃没有点破儿子的心思,淡然道:“为父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萧世略愣了一下,然后低声道:“君为臣纲,父为子纲,既然君辱臣死,那么父王受辱,孩儿身为人子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萧摩诃转头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她素来就是这个脾性,就是当着先帝的面也是如此,为父又算什么?为父今日说些大不敬的话语,当年太后娘娘若不是有一个偌大草原当嫁妆,未必就争得过这位太妃,世人皆道先帝惧内,不敢纳妃嫔一人,只有当今陛下一子,可即便如此,先帝仍是册封她为皇贵妃,皇贵妃是什么?位高于众贵妃之上,仅次于皇后一人,按照朝廷律制,贵妃只有金册而无金宝,皇贵妃却可与皇后一样得享金册金宝,说是副皇后也不为过,先帝故去之后,她便是皇太妃,仅次于皇太后,如今太后娘娘已经随先帝而去,那她便是我萧氏族谱上最尊贵之人,哪怕是当今陛下也要以礼相待。”

    萧世略赶忙低头道:“父王教训得是,孩儿知错了。”

    萧摩诃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破自己儿子的那点小心思,“帝都那边很热闹,你把宝压在了端木玉的身上,自然看不惯搅局的徐北游,可徐北游是谁?公孙仲谋和韩瑄这两人联手调教出来的接班人,还有江都那帮女子都指望着他能挑起大梁,他如今已经能与张无病、禹匡等人称兄道弟,道门出动了镇魔殿第一大执事太乙救苦天尊都没能置他于死地,又岂是一个端木玉可以比拟的?”

    被父亲戳破心事,萧世略的脸色有点难看,同时还夹杂着一分难言的震惊。

    公孙仲谋、韩瑄、张无病、禹匡、太乙救苦天尊,再加上一个太妃秦穆绵,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竟然都跟那个白头年轻人有关!?

    难不成真是自己错走了一手昏招?

    萧摩诃接着说道:“为父的案头上有一份关于徐北游的卷宗,回头你拿去好好读一读,看看这位江都徐公子是如何发迹的,也瞧瞧这位徐公子到底有大的分量,然后再掂量掂量你这次押宝到底对不对。”

    萧世略心底发沉,恭敬道:“是,父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