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世子殿下萧世略
    敢在巨鹿城放出如此豪言,那么这名年轻人的身份不言而喻,正是灵武郡王世子萧世略。

    见狐裘女子点头,萧世略抬了抬下巴,立刻有一骑疾驰而去,不多时后便调来三艘乌蓬小舟停靠在湖边。若是在江南,几艘小船不算什么,几艘楼船才能算是大手笔,不过这可是在西北塞外,船这东西比千里宝马还要罕见。

    一众人下马,改乘小船,除了萧世略与那名狐裘女子乘坐一舟之外,其余甲士分乘另外两艘小舟,遥遥缀在后头以作护卫。

    湖中央位置的湖心亭是由初代灵武郡王萧疏所建,当年萧疏算是一名宗室中的异类,并非是手掌兵权的武将,而是少见的文官,历任兵部尚书、内阁大学士等职,受封巨鹿城之后,便在此处湖上修建了一座湖心亭,每逢雪夜,摇舟至此,围炉煮酒赏雪,自是一桩文人的快哉乐事。

    到了萧摩诃继任灵武郡王的时候,因为他是武人出身的缘故,对于这等文人做派没有丝毫兴趣,反而是将此湖封禁,这座湖心亭就此荒废下来,罕有人至。

    此时的湖心亭中有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他蹲在亭内一块石碑前,仔细看去,竟是上代灵武郡王萧疏亲笔写就的一篇三千道德言,行文苍劲有力,不弱于寻常术法大家。

    徐北游一字一句读完,没有太多感悟,对于绝大多数修士而言,道祖看不上眼的“术法小道”才是他们所求,反倒是道祖口中的“大道”,却没有太大用处,毕竟就算是谪仙大材,也不能凭借道德经三千言便求得长生飞升。

    白头年轻人站起身,转头望去,透过湖上的薄雾,依稀看到几艘小舟正朝这边缓缓行来,眼看着快到湖心亭了。

    白头年轻人抬起头,朝亭子屋顶上的人说道:“秦姨,有人过来了,咱们是不是避一避?”

    有一名女子正坐在湖心亭屋檐上,手中拿着一只碧玉葫芦缓缓喝酒,听到年轻人的话语后,略有不耐烦道:“知道了,不就是几个小孩子,你怕什么。”

    白头年轻人正是从小丘岭远道而来的徐北游,对于这位有些任性的秦姨,他实在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无奈道:“不是怕,此处毕竟是人家的地方,我们不告而来,已是不守规矩礼数,现在正经主人来了,我们还要鸠占鹊巢,是不是太过不讲究了些?”

    秦穆绵从檐上一跃而下,斜瞥了徐北游一眼,“徐公子也知道讲究规矩礼数了?那你怎么不把道术坊还给杜海潺?放在平时,就是摩诃亲自求我,我也不乐意来,这次算是给他面子了,再者说了,就算我要将这座小亭子据为己有,让萧摩诃站在这儿,你看他敢不敢说个不字。”

    徐北游苦笑无言,开始怀疑自己带着秦姨来巨鹿城究竟是对是错。

    不多时后,萧世略和狐裘女子所在的小舟率先破开湖上薄雾来到湖心亭前,同时也看到了并肩站在湖心亭中的两人。

    萧世略的脸色微微一沉,不过没有立时发作,平静问道:“阁下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此处禁地?”

    未等徐北游开口,秦穆绵已经笑眯眯地开口道:“禁地?谁规定的?萧摩诃?”

    萧世略若是那种依仗父辈家世一味嚣张的纨绔子弟,恐怕也不能在一众宗室子弟脱颖而出,即便被人直呼其父姓名,仍是丝毫不见动怒,轻轻一笑,“敢问阁下是?”

    秦穆绵淡然道:“我是谁关你什么事?”

    萧世略腰间悬有一柄黄红二色交织的古剑,是当今陛下钦赐的儒门名剑,名作凤凰台,剑出如凤凰清鸣,传言曾有剑仙持剑而舞,引来百鸟朝凤。

    他不是没有脾气的菩萨,更不是唾面自干的圣人,轻轻按住腰间凤凰台的金黄剑柄,终于显露出那股出自天潢贵胄的倨傲,温声道:“这位姑娘,本世子与你好好说话,莫要不识抬举。”

    秦穆绵的嘴角微微翘起,“你叫我姑娘?已经快有五十年没有人这么称呼我了。”

    虽然眼前的这名女子的确美艳惊人,不过那股居高临下的态度却让萧世略很是不喜,他的手指轻轻敲击在剑柄上,轻轻问道:“那我该如何称呼?”

    一直没有开口的徐北游歉意笑道:“这次是我们理亏,先行赔礼了,这位是我的长辈,不太在外走动,言语中若有冒犯之处,还望世子殿下海涵。”

    永%a久x免bz费#.看j小说n

    萧世略眯起双眼,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过,嗤笑道:“长辈?”

    徐北游苦笑一声,他知道自己满头白发,而秦穆绵又是驻颜有术,怎么看都跟“长辈”二字不沾边,这位郡王世子多半不会相信自己的说辞。

    萧世略见那名女子笑意玩味,更是不信徐北游的说辞,他生在王侯之家,见识过许多肮脏腌臜之事,此时心中不由腹诽冷笑,长辈?恐怕是女子养的面首吧?

    徐北游还要说话,却被秦穆绵伸手拦住,她似乎看穿了萧世略的心中所想,平淡道:“小小年纪就满脑子龌龊心思,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被点破心中所想的萧世略终于是怒极反笑,再加上自己心仪的女子就在身旁,再也不去保持什么温恭俭让的君子风度,冷笑道:“阁下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却仍是出此言语,看来是不将我大齐宗室放在眼中了。”

    秦穆绵淡然道:“我知道你叫萧世略,萧摩诃的儿子,你不用着急给我扣帽子,我不与你一般见识,回去找你的老子萧摩诃,让他来见我。”

    这下轮到萧世略露出凝重神色,对方既然知道他是萧摩诃的儿子,也知道这里是在巨鹿城的地盘,仍是敢于如此做派,恐怕是有恃无恐。

    不过萧世略还不想因为此事就惊动父王,一个眼神之后,身侧两旁的小船中各有一名王府高手跃起,腰间佩刀瞬间出鞘,刀光粼粼。

    可就在下一刻,一道剑光在两人面前炸开,近乎人仙境界的两名高手眼神凛然,就要合力破开这道剑光,可不等他们出手,第二道、第三道剑光已经接踵而至,两名王府高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在剑光炸裂之后,两人浑身鲜血地落入冰冷湖水之中。

    刹那之间出剑三次的徐北游笑道:“世子殿下,不知道你可曾听说过容颜长驻之说?在下这位长辈虽说看起来年轻,但这是因为身怀地仙修为之故,如果世子殿下还敢妄言不敬,那么在下也不敢保证你能否安稳走出这方小亭,奉劝你一句,就算是灵武郡王殿下亲自来了,也未必就敢大打出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