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西去东来巨鹿城
    草原再往东南,后建之西南,位于中原、后建、草原三者交汇处,有一座古军镇,名唤巨鹿,若从高空俯瞰去,巨鹿城刚好与中都、北都构成一个好似是枪头的三角,巨鹿城刚好处在枪尖的位置上,直指后建草原。

    此地原本是大楚朝的都护府所在,后来大楚倾颓,后建铁骑南下入关,生生踏遍了大半个中原,处在最前端的巨鹿城自然没能幸免,成为最先失陷的地方,经历战火的巨鹿城就此荒废,即便后来大郑太祖皇帝立国,大郑也只是收复了北都后便驻足不前,巨鹿城宛若一颗弃子,变成三家谁也不管的地方,使得无数流民、江洋大盗、甚至是争权失败的权贵,以及叛出宗门的修士、散修涌入其中,河水泥沙俱下,鱼龙混杂,造就了一座充斥着混乱和杀戮的法外之城。

    此处的混乱境况一直持续到萧皇北伐后建,萧皇与大将军慕容燕想约在巨鹿城集结大军,顺手将城内的污泥浊水涤荡一空,后来大齐立国,萧皇将巨鹿城封给灵武郡王萧疏,萧疏死后,又由萧摩诃接掌。

    萧摩诃成为新任灵武郡王之后,巨鹿城逐渐由一座军镇转变为一座连接中原、草原和后建的枢纽之地,无数商队从此处经过、停留、交易,使得巨鹿城有了“塞外江南”之称,以繁荣富足而论,虽说还比不上江都,但足以媲美江陵等地。

    能够独掌一地,而且还是如此重要一地,在诸多郡王中实属罕见,由此也能看出萧摩诃如今可谓是简在帝心,只不过这两年萧摩诃开始略显老态,下任郡王的事情也不得不摆到桌面上来了。

    /看rd正版n章%节1|上)r

    在此事上能够一锤定音的自然是皇帝陛下,不过在没有特殊情况下,陛下不会轻易插手宗室藩王的家务事,所以还是要看萧摩诃本人的意思。

    萧摩诃有两子两女,两个女儿俱是封为县主且已经出嫁,而长子萧世廉则在数年之前病死,只剩下一位幼子萧世略,所以在两年前,萧摩诃正式上书朝廷,请立次子萧世略,朝廷恩准,赐下冕服、印信、诏书,册立萧世略为郡王世子,等同国公爵。

    萧世略其人,按照辈分来算,与梁武郡王萧去疾同辈,其祖父萧疏与萧去疾祖父萧公鱼同为宗室重臣,两人交情深厚,在太平二十年的那场蓝韩党争中,便是萧疏与萧公鱼联手镇压了韩雄、唐春雨等人,被视作太后林银屏的左膀右臂,只是到了萧世略这一辈,一个久居中原,一个久居塞外,已经是交情淡薄。

    虽然还是秋日,但因为巨鹿城地处塞外的缘故,一场婉约小雪柔柔怯怯地不期而至,给这座古军镇涂抹上一层淡妆,让这位“迟暮老人”不再那么棱角分明,略显柔和数分。

    以前的巨鹿城不讲规矩,萧家占据此地后给它订立下了规矩,无论你是草原人,还是后建人,只要进了巨鹿城,都要守我巨鹿城的规矩。

    乱世用重典,在巨鹿城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尤应如此,经过两代灵武郡王的完善,巨鹿城的刑法比起大齐朝廷的刑法要严苛数倍,曾经有人统计过,在巨鹿城的刑法中,一个“死”字足足出现了十七次之多,换句话来说,除非你有镇魔殿殿主或是剑宗宗主的实力,否则不守规矩的下场就是一个死字。

    放眼如今的巨鹿城,能不守规矩的只有两人,一个是本代灵武郡王萧摩诃,再有一个就是郡王世子萧世略。

    眼看着萧世略成为第三代灵武郡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位世子殿下的权势也一日大过一日,蓄养门客、私军只是等闲,还与朝中权贵多有交集,数次跟随父亲进京,长袖善舞,在一众宗室子弟中很是出彩,而且有传言说这位郡王世子与暗卫府掌印都督端木睿晟的公子相交甚笃,私下里以兄弟相称。

    只是随着端木睿晟失宠之势初显,萧世略也已经开始逐渐疏远端木玉,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不过如此。

    如今庙堂形势逐渐明朗,当年韩瑄之所以会败,太后林银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韩瑄在民间清誉极好,以至于后来还闹出了所谓“黑心宰相卧龙床”的说法,这个黑心宰相说的就是斗倒了韩瑄的蓝玉。

    如今没了太后娘娘,蓝玉渐显颓势,而韩瑄有了当今陛下的支持,则气势如虹,在这场被朝野上下称作是“第二次蓝韩党争”的庙堂争斗中,蓝相爷步步退让,似乎不打算殊死一搏,毕竟他与当今陛下有一场师徒情分,若是不到鱼死网破那一步,那么陛下也应该会网开一面,与自己的老师善始善终。

    不过蓝党扎根庙堂五十年,树大根深,若说这场蓝韩党争已经结束,蓝玉就此认输,那还为时尚早。萧摩诃既然是当今陛下的心腹重臣,自然要遵循上意,亲近韩瑄,疏远蓝玉和端木睿晟,萧世略也不得不按照父亲的意思切断端木玉那条线。

    城门刚开不久,一队人马踏着地面上的点点残雪朝着城门方向疾驰而来,为首是一名锦衣青年,气度不凡,与他同行的还有一名披着白裘的女子,面容精致,神情冷淡,身后则是披甲佩刀的十余骑兵,背负着制作精良的弓弩和箭囊,阵容齐整,气态彪悍,绝非是寻常私军骑兵,而是最为精锐的王府铁骑。

    守在城门前的甲士见到这队人马之后,不敢有丝毫阻拦,立刻让开门禁,任由其呼啸出城。

    巨鹿城外不远处有一座不大不小的无名之湖,单纯以风景而言,只能算是尚可,不说与江南的众多名湖相比,就是比之草原的碧罗湖也远有不如,不过这座湖是整座巨鹿城的水源所在,故而在平日里如同禁地,被重重甲士保卫,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因为今日落了些薄雪的缘故,这座被人戏称为“婢子湖”的小湖仿佛披上了一身白裘,倒是有了几分小姐气派,别有一番风情,那队人马出城后便直奔此地,在湖岸不远处驻马而立。

    披着白色狐裘的女子望着白茫茫的浩渺湖面,眼神略显迷离,轻声道:“没想到塞外还有这等风景。”

    为首的年轻人转头望向女子,将眼神中的那分热切很好隐藏起来,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家祖曾在湖心处建有一座亭台,云仙子可愿意去那儿一游?”

    女子瞥了眼不远处的铁甲森森,问道:“可以吗?”

    男子习惯性地扣住腰间玉带,自信中透露出几分倨傲,笑道:“对我而言,在巨鹿地界,还没有不可以的事情。”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