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那年那人那女子
    都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现在的徐北游就有点这么个意思,上次南下,因为太过匆匆,也因为那时候的他地位不高,接触不到如此多的内幕,还没有什么感觉,可这次北上,不但让他见识到了大齐朝廷的深厚底蕴,也见识到了太平背后的危机四伏。

    东海有魏国,西北有草原,东北还有一个世代镇守的异性辽王,再加上意态不明的后建和玄教,貌合神离的道门,神出鬼没的鬼王宫,以及也不那么干净的佛门,关键朝廷本身还内斗不止,徐北游觉得如果自己是大齐皇帝,可真要愁死。

    当然,徐北游没有皇帝命,也不用去操心这些“国之大事”,他现在还是要将精力放在自己的“家之小事”上。

    按照徐北游的计划,去了小丘岭之后,不必继续深入草原,由此转道去巨鹿城,最后由巨鹿城进入燕州。

    只不过现在他多了一个同行之人,所以还要问过这位秦姨的意思。

    好在秦穆绵对此并无异议,不介意陪他再多走些路程。

    两人没有用飞天遁天的神通赶路,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去,秦穆绵平日在江都城里很是高冷,可这次离开江都来到西北塞外,兴许是心境开阔的缘故,话语骤然多了起来,又加上她酒不离手,微醺之后,什么都能说,也什么都敢说,先前跟徐北游说起了她与萧皇的当年旧事,这次又说起了她们这些女子之间的恩怨。

    女人的恩怨,那可是谁也掰扯不清的事情,若是这些女子的身份不凡,就更让人生出许多无端猜测。

    秦穆绵这些女子之间的恩怨,绵延了整个十年逐鹿,再加上这些女子的家世门第和丈夫都是世间的顶尖人物,所以更显传奇,于世间流传甚广。

    总得来说,这些女子可以分为两派,一派以大齐太后林银屏和道门掌教夫人慕容萱为首,另一派则是以秦穆绵和张雪瑶为首。

    女子的恩怨多半是因男子而起,这些女子也难以免俗,比如说张雪瑶与秋叶的婚约,秦穆绵与萧煜的情缘,皆是如此。

    徐北游对此也有所耳闻,只是碍于长者讳,不好相问过多。

    秦穆绵今天还是提着那个碧玉葫芦,边走边喝,醺醺然道:“我与林银屏之所以结怨,说到底还是为了争一个男人,算不上什么光彩事,最后是林银屏赢了,到此算是告一段落。至于我为什么跟慕容萱结怨,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徐北游看了眼秦穆绵手中的碧玉葫芦,有点羡慕,这可是个好东西,与他身后剑匣一般,都有藏须弥于芥子的神异,不知装了多少酒,这一路上看秦姨喝了许久也没有见底的迹象。

    秦穆绵有点不雅地打了个酒嗝,喷出一口浓郁酒气,将碧玉葫芦塞好后重新挂在腰间,说道:“我不知生身父母是谁,自小就被玄教大长老带到大白山青冥宫修行,在十八岁那年成为所谓的玄教圣女,听着叫圣女,似乎很厉害是不是?对于普通玄教弟子来说,这个所谓的圣女的确很高不可攀,可对于那些长老来说,其实就是下任教主的小妾。慕容萱呢,她出身慕容世家,她爹慕容渊是慕容燕的异母兄长,也是慕容家的当代家主,家世比我不知高出多少,自小被送入佛门带发修行,优哉游哉。无论怎么看,我们两个都不是同一世界的人。”

    徐北游心中恍然,难怪这位秦姨后来叛出了玄教,宁可去寄人篱下活也不愿做那个什么圣女。同时他也没想到,秦穆绵的境遇竟然与自己差不多,都是不知父母是谁的可怜之人。

    徐北游不禁在心底暗自猜测,难道是因为同病相怜的缘故,所以秦姨才会与自己说这么多心里话?

    秦穆绵自顾自说道:“后来有好事之人排出了所谓的四大美女,分别是慕容萱、我、张雪瑶、林银屏,单以相貌而论,我们四人未必是天下无双,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们四人身份不凡,慕容萱是慕容家嫡女,张雪瑶是张家嫡女,林银屏更了不得,即是草原汗王的女儿,还是大郑皇帝钦封的公主,我是四人中身份最低的,勉强算是个凑数的吧。”

    徐北游突然笑了笑,望向这位平日里比师母更像是高阀女子出身的秦姨,轻声道:“当年我初见萧知南时,她说过一句史书中的话语,让我一直铭记至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秦穆绵又从腰上摘下碧玉葫芦喝了口酒。

    徐北游道:“秦姨,平心而论,你我是一路人,早年吃苦,中年劳碌,还不是为了一个晚年安逸?那些陈年旧事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再使其扰乱心神?”

    秦穆绵不置可否,缓缓说道:“因为后建灭去大楚的缘故,出身于后建的玄教又被骂作是魔教,当时我经常会被与慕容萱相提并论,一个是佛门仙子,一个是魔教妖女,孰高孰低一目了然,对于慕容萱自然多有溢美之词,而我则多半都是贬损话语,说我什么勾引男人采阳补阴,难听得很。”

    徐北游轻声道:“秦姨何必与那些宵小之辈一般见识。”

    秦穆绵喃喃道:“那时候我不过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小姑娘,年轻气盛,又谈何容易。”

    徐北游不再说话。

    秦穆绵平静道:“后来慕容萱因为某事去了一次大梁城,我们两人狭路相逢,本就心存怨气,又话不投机,终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说到底她瞧不上我这个世人口中的妖女,我也看不上她那个假清高的姿态,这个梁子便结下了,再后来,她跟张雪瑶因为一个秋叶闹翻,而我又与林银屏因为一个萧煜而互相视为仇寇,再加上张雪瑶在大雪山上差点杀了林银屏而结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便理所当然地分为两派,因为各自立场,乃至于她们三人丈夫的立场,互相争斗纠缠,一直持续到如今当下。”

    徐北游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难怪说女人记仇,其实到了现在,这几名女子之间早已不再是为了当年那点起因,只是成见已深,难以挽回。

    他忽然觉得秦穆绵有点可怜。

    另外三名女子,不管如何都已经有了个归宿,只有她孤身一人,至于那个所谓太妃称号,对于她来说,也许羞辱意味更重,不提也罢。

    此时的秦穆绵已经醉了五六分,双眼渐显迷离,轻声道:“小北游,你这次北上帝都是想迎娶萧玄的女儿萧知南,虽然她是林银屏的孙女,但我还是要说句公道话,不管你喜不喜欢她,既然你决定娶她为妻,都要担当起自己的那份责任,不要让她走我们这些人的老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4手机版:m.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