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摩轮寺寺主秋思
    小丘岭广袤无比,在此发生过数次影响天下大势的战事,数以万计的人曾经战死在这儿,委实算不得一块看风景的好地方,尤其是前几天又落了一层薄雪,更是让这儿白茫茫一片,倍显凄凉。

    两人行走在这一片白色之中,在身后留下一串脚印,不知走了多久,徐北游猛地抬头望去,只见远处高坡上有一道身影迎风而立。

    秦穆绵也看到了这道身影,平静道:“那就是摩轮寺寺主秋思了。”

    徐北游轻轻嗯了一声,面容平静。

    不管先前如何忌惮,真正见到之后,徐北游还是那个每逢大事有静气的徐北游。

    换句话来说,他连十八楼之上的秋叶都见过了,这天底下还有比秋叶更高一筹的人物吗?

    答案是没有,所以徐北游无惧。

    在这一片白茫茫中,两位女子终于见面,旁观者只有徐北游一人。

    披着宽大袍子,用兜帽遮住脸庞的女子望了徐北游一眼,问道:“秦穆绵,这个年轻人是谁?你和萧煜的儿子吗?”

    秦穆绵对于这等半是调侃的话语不以为意,轻笑道:“我倒是想有这么个儿子,可惜老天不给机会啊。”

    徐北游有点不自在地轻咳一声,终于很是确定这位秦姨虽然有着年轻外表,但内里的确已经可以做自己的祖母,哪里还有半分小姑娘的矜持。

    这女子啊,岁数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就有些肆无忌惮了。

    秋思抬手拉下兜帽,露出一张仿若寺庙中飞天伽蓝的绝美面孔,面容端庄,带有三分慈悲之色,眉心处一点朱砂红,如画龙点睛,使她整个人再多一分仙佛之气。

    徐北游忽然发觉自己所见的这些老辈女子中,似乎个个驻颜有术,而且个个相貌非凡,只是这些女子与萧知南等年轻女子比较起来,多了一股迟暮的腐朽之气,就像历经酷寒严冬的青竹,纵使颜色依旧碧绿,也不再那么鲜活。

    这次秋思干脆光明正大地上下打量着徐北游,脸上露出几分惊讶神色,“年纪轻轻就已经踏足地仙五重楼的境界,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身后背着的是……诛仙?”

    秦穆绵笑道:“怎么样,我儿子厉害吧?是不是甩了你那帮徒子徒孙十万八千里?”

    徐北游扯了扯嘴角。

    秋思不置可否,缓缓说道:“不过他的境界并非是自己修来,反倒像是用外力生生堆积上去,不是我小觑你,你还没这份家底,当今天下恐怕只有道门才能有这份手笔。”

    秦穆绵撇了撇嘴,“剑宗十二剑听说过没有?张雪瑶他们两口子可是下了血本,连我那把赤练也要了去,尽数归于这小子了。”

    秋思哦了一声,平淡道:“原来这小子是公孙仲谋和张雪瑶的儿子?我记得张雪瑶很多年提起过,如果她有了儿子就叫公孙皓。”

    徐北游彻底无言以对,想不明白这位堂堂摩轮寺寺主怎么就跟“儿子”二字过不去,先是猜测他是萧皇的儿子,然后又猜测他是师父公孙仲谋的儿子,接下来怕不是要猜他是道门掌教秋叶的私生子了。

    秦穆绵终于开口解释道:“秋思,你是不是在大雪山上读经读傻了,连这小子都不知道,别猜了,这小子既不是我儿子,也不是张雪瑶他们两口子的儿子,是韩瑄的养子,叫徐北游。”

    徐北游趁势对秋思施了一礼,“徐北游见过前辈。”

    秋思对于秦穆绵的话语也不恼火,平静道:“我这些年不怎么理会俗事,也由着那些人折腾去,不过正因为如此,我的境界才会远高于你,当年那个在同辈人中仅次于秋叶的秦穆绵竟是落到今日这步田地,大道难期,长生无望,庸庸碌碌一生。”

    秦穆绵脸上的笑意缓缓敛去,平淡道:“好汉不提当年勇,当年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

    秋思微笑道:“我只是有些可惜,你本也是有望飞升之人,何苦为了一个萧煜而坏了自己心境,我放下了,你却拾起来了,以至于这么多年来进境缓慢,瞧瞧完颜北月,当年可还比不上你。”

    秦穆绵脸色晦暗。

    两人之间的对话没有避讳徐北游的意思,让他大开眼界,这才知道当年的秦姨竟然是力压完颜北月、仅次于秋叶的绝顶人物,只不过好像因为萧皇的缘故,有些自甘堕落,以至于境界修为荒废,不过即便如此,也是地仙十二楼以上的大修士,仍旧让无数艰难攀爬的修士难望项背。

    修道一途就是如此,自己苦求一辈子而不可得的东西,在别人那里却是唾手可得。

    秋思走近几步,轻声道:“当年你叛出玄教之后跟着道门老掌教修道,可惜没能修出个所以然,不如学学佛,说不定还能有一线转机。”

    徐秦穆绵冷哼一声,“像你一样?你有什么话说就快说。”

    秋思又后退一步,凝视了一眼秦穆绵,重新拉上兜帽,平静说道:“当年摩轮寺被道门灭去,满门上下只剩下我和五个孩子,后来在萧煜和佛门的支持下,摩轮寺得以重建,我任寺主,那五个孩子分列长老之位,由此分为两派,一派以我为首,亲近萧煜的大齐朝廷,另一派以那五个长老为首,亲近佛门和草原金帐王庭,当初萧煜在世时还好,无论佛门也好,王庭的林寒也罢,都不敢有所动作,只是现如今萧煜已经走了二十年,再加上我这些年不太理会寺内事宜,所以现在的摩轮寺有些失控。”

    秦穆绵脸色凝重起来。

    秋思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尤其是林寒曾经两次亲赴摩轮寺,并在大雪山下驻军数万,使得那五位长老气焰大盛,我本想暗中除去他们,却又有佛门和萨满教出手相阻,如今的我算是步履维艰,实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秦穆绵冷然道:“当年萧煜之所以要帮你重建摩轮寺,就是为了在草原扎下一颗钉子,可你这些年都做了什么?关起门来求长生?”

    秋思默然无言。

    秦穆绵深深呼吸,颤颤巍巍,蔚为大观。

    徐北游眼观鼻鼻观心。

    秦穆绵缓和了语气,道:“你且勉力维持,我此去帝都面见萧玄,到底如何,终归会有个说法。”

    秋思轻轻点头,“有你这句话即可。”

    秦穆绵低头望着地上的茫茫白雪,低声道:“男人们都死得差不多了,就还剩下我们这些老太婆,你可千万别死了,若是事不可为,那就走吧,回中原来。”

    秋思的面孔藏在兜帽中,看不清神情,只是点了点头。

    风起,卷雪。

    风雪中,秋思转身离去,渐行渐远。

    许久之后,秦穆绵自嘲道:“老了之后心肠也软了。“徐北游没有作声。

    秦穆绵伸手按在徐北游的肩膀上,轻声道:“小北游,你可别像你师父和萧煜那样,说走就走了,剩下一帮老弱妇孺让人家欺负。”

    徐北游挺直了腰杆,轻声道:“不会。”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