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念来念去忆当年
    河内府以北是乌斯原,乌斯原继续往北是草原王庭,过了草原王庭之后则是摩轮寺所在的大雪山。

    一道身影自大雪山而来,披着宽大的袍子,看不清面庞,只能从体型上依稀可以看出是名女子,路过碧罗湖,路过金帐王庭,一路往南。

    v更新}w最快a1上;,◎

    今年草原上的冬天来得格外早,去年的积雪还未完全化尽,今年的第一场小雪就已经飘洒落下,使得草原不像是草原,倒更像是后建的雪原。

    一路行来,不见碧绿,只有满目苍白,各地牧民都是人心惶惶,求告长生天,求告佛祖,求告草原王,只求一条“活路”。

    女子偶尔驻足,不过什么也没有做,然后继续南下。

    穿过乌斯原,越过多伦河,终是来到小丘岭。

    虽然小丘岭的名中有个“岭”字,但是与山没有半点关系,说白了也是一片草原,只是在其中间位置有一片不算太高的缓坡,利于大队骑兵居高临下地冲锋,每逢草原战事,多会将中军大帐立于此地,当年萧皇也是在此地借“秋猎”之名校阅三军,继而正式称王,南下逐鹿,故而使得小丘岭名声大噪。

    女子没有继续南下,就在小丘岭止步不前。

    另一边,徐北游和秦穆绵也离开了河内府,有张无病的手令,轻易通过边关,径直北上,进入草原地界。

    草原广阔万里,两人行于其中,渺小无比,秦穆绵兴许是因为将心底藏了多年的事情全部吐出之后,心情不错,拎了一只装酒的碧玉葫芦,边走边喝,期间她也曾举起葫芦向徐北游示意,徐北游看了眼秦姨的嘴唇,摇头示意自己不喝。

    秦穆绵轻抿了下嘴唇,眼神中有些玩味笑意,轻声道:“南归,我的年纪做你祖母都绰绰有余,你还在乎这个?”

    徐北游又看了眼女子顶多二十六七岁的面容,没有说话。

    秦穆绵也没指望徐北游能说出什么,自顾说道:“你是承平元年生人,承平元年的时候我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你说能不能做你祖母?你小子也就是占了公孙仲谋和韩瑄的便宜,才能喊我一声秦姨,不过这样也好,有了你这么个年轻人,还能让我们这三个老太婆感觉自己年轻一点,别看我们三个还保留着年轻时的容貌,可那颗心早就已经腐朽了,不说旁人,就说你的师母张雪瑶,心境不稳,心性不定,这就是腐朽得厉害了,道门说心若磐石,可再坚硬的石头也抵挡不住时光流逝,再说你,虽然头发白了,但还有一颗年轻人的心,还能有那股奋发向上的精神,那种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境界,可谓是占尽天时。”

    徐北游终于开口说道:“飘风骤雨不可久长,谁都会老的。”

    秦穆绵点头赞同道:“这话说的没错,任何人都会老,哪怕是天上的长生神仙也不是永恒不灭,也有天人五衰之说,当年道门大真人微尘就有一门喝破天人五衰的玄通,可以削去寻常地仙的境界修为,很是厉害。不过话又说回来,所谓修道修行,其实就是一场逆天道之举,天道不容许长生,我们偏要求一个长生,可惜能求得长生的人微乎其微,放眼当今天下也仅有秋叶一人有望长生而已。”

    徐北游又沉默起来,放眼剑宗历代祖师,除了开派的上清大道君之外,其余祖师无论如何修为高绝,都未能求得长生,哪怕是已经踏足了神仙境界的师祖上官仙尘,仍是难逃身死。

    秦穆绵将手中的碧玉葫芦挂在腰间,缓缓说道:“本来萧煜也有望长生的,只是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早年时他曾对我说过,大道求索千年,枯度光阴;佛前轮转九世,浑浑噩噩;儒家为天下谋,求万世太平,可哪里做得到?什么都不如做一世之尊,用铁蹄铮铮,踏遍这万里河山,看这江山如画。”

    徐北游忍不住诚心赞道:“不愧是开国帝王。”

    秦穆绵感慨道:“我年轻时是玄教圣女,因为与教内长老不和,于是离开后建,一路颠沛流离去了东都,见到了当时还落魄不堪的萧煜,那时候我也没觉得他这人如何了,要地位没地位,要修为没修为,甚至还与他在雨街上有过一场互杀,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差一点就杀了君临天下的萧皇,后来算是化敌为友,一起离开东都,那时候我希望他能陪我一起去后建,可他拒绝了,与林银屏一道去了草原,当时我也没觉得如何,只当他是不识抬举,后来他在草原上步步登顶,我也没有太多想法。”

    秦穆绵叹息一声,“直到东都之变,上官仙尘脚踏万剑西来,道门老掌教骑龙下山,我当时也在东都城中,被一位敌对的玄教长老堵住去路,那时候的我修为低微,不是对手,眼看就要身死,刚刚亲自手刃了大郑神宗皇帝的萧煜破墙而入,将我救下,我这才猛然发觉当初那个要被我护着的男子已然能反过来保护我了,从那时候起,对他就有些放不下了,再回想起当初,还有些不甘心,经常会想,当年如果我再坚决一些,他是否就随我一起去后建了?于是越发不能释怀。”

    徐北游砸了砸嘴,欲言又止。

    秦穆绵淡笑道:“有话就说,别藏着掖着的。”

    徐北游斟酌了下言辞,轻声道:“我一直想不明白,当年萧皇剑斩傅先生之后还能力敌上官师祖,这是何等修为,说是天下第一人也不为过,后来登顶天下,身为帝皇之尊,举国之力尽在其手,又有天子气运加身,怎么会说死就死了呢?”

    秦穆绵没有太多悲伤神色,平静道:“他天下无敌的时候,刚刚三十岁,而他却是在及冠之年才开始踏足修道一途,不过十年的光景,既没有你的剑宗十二剑,也不是什么谪仙大材,那他凭什么用十年的时间就能天下无敌?所谓的无敌都是向老天借来的,可既然是借,那就要还,而且还是利滚利,如果还不起怎么办?那就只能去死了,人死帐消。”

    徐北游感叹道:“用半生寿命换半生荣华啊。”

    秦穆绵微笑道:“以前我经常会想萧煜到底凭什么一步步登顶的?后来我想明白了,他其实是靠一个‘赌’字,这家伙就是喜欢赌,虽然这个‘赌’字很不好听,可又找不出一个更恰切的字来代替它,每一步都是一次豪赌,就是这么一回事,啪的一下押上去,买定离手,成了,君临天下,不成,万事成空。”

    “可惜啊,豪赌是要本钱的,萧煜向老天借本钱豪赌,虽然赢了赌局,但也赔上了一条性命。”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