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又是一年中秋节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

    中元节之后又是一年中秋节,象征团圆,徐北游的上一个中秋节是在东湖别院中陪着张雪瑶,这次却是没那么幸运,要在这个异地他乡度过,好在他乡遇故人,还有一位秦姨。

    牧场的一座宽阔帐篷中,两人相对而坐,中间一方圆盘摆着何士余早早送来的上好月饼,今晚天气不错,夜色降下之后,有一轮明月自云后探出头来,掀起帐帘便可抬头望月,秦穆绵没有刻意讲究规矩地跪坐,而是颇为随意地盘膝而坐,拿起一块月饼轻咬了一口,望着帐外天空上的明月,有些怔然出神。

    徐北游毕竟是晚辈,双膝并拢,上身挺得笔直,正襟危坐。平心而论,徐北游并不喜欢这种传承自古代的跪坐方式,他更喜欢椅子,只是在此处少有椅子这种东西,只能入乡随俗。

    此时他没有去吃月饼,而是自顾想着心事。

    在小方寨外的断崖上,他即是因为吸纳了白虹剑气神意的缘故,也是再见当年夏蝉有感,一气御使诛仙出匣,踏足地仙五重楼境界。不过他能御使诛仙出匣,不代表他能自如驾驭诛仙,就像一名稚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一把剑拔出鞘来,不代表这名稚童就可以拿起这把剑再耍出几个剑花,如今的徐北游就是那名稚童,仅仅是做到了拔剑出鞘,想要自如运用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如果他想要强行动用诛仙,也不是不行,只是有很可能会反噬自身,就像一名稚童强行举起比自己还高的长剑,说不定没砍到敌人,倒是会把自己砸着。

    若想再进一步,修为境界是根本,最起码要到地仙十重楼之后,徐北游才有可能亲手握住诛仙,至于驾驭诛仙如臂指使,那恐怕就要等到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了。

    凝视着明月许久的秦穆绵回过神来,忽然道:“有些话在心底憋了大半辈子,总想找个人说说。南归,想不想听一听我这个老太婆的陈年旧事?”

    徐北游正色道:“北游洗耳恭听。”

    秦穆绵轻声道:“想来你也听说了,太平十年的时候,萧煜封给我一个皇贵妃的名号,其实我们两人没有夫妻之实,这就仅仅是个名号而已,后来萧煜走了,皇贵妃又变成了皇太妃,这个所谓的皇太妃比不了林银屏的皇太后,没什么权柄,却能让人不敢轻易欺侮我。”

    徐北游问道:“萧皇似乎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

    秦穆绵的脸色有些晦暗,“也许吧,当时我只觉得很突兀,毕竟只要他在世一天,就没有谁会不开眼地找我麻烦,又何必多此一举,后来我有点想明白了,他可能觉得自己活不太久,开始提前安排后事。”

    对于一位地仙境界的大修士而言,十年的确不算太久。

    只是有一点让徐北游不太明白,既然萧皇十年之前就已经预见到自己命不久矣,为何对新皇登基没有太多安排,几乎是放任了那场蓝韩党争以及徐家之事,若是他肯提前安排,恐怕太平二十年的时候也不会闹出那么大的风波。

    秦穆绵看出他心中所想,平静道:“我也不明白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一位能够力压道门掌教的帝王仓促离世,也许只有林银屏清楚,可她也不在人世了。”

    徐北游默然无言。

    秦穆绵低下头望着那盘月饼,沙哑开口道:“说来也是好笑,我们俩最后一次单独见面还是在大郑简文五年九月二十,地点是齐州的崂山太清宫,那时候他登基在即,也是存了一些想要齐人之福的心思,就来试探我的意思,我跟他说,我累了,不想争了,做个了断吧,他问我打算如何了断,我说老死不相往来,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会再来找你。”

    说到这儿,秦穆绵忽然笑了,只是有些凄凉,“我至今还记得他那时候的表情,铁青着一张脸,许久都没说出话来,不过他也没有逼迫我,最后只是挥了挥手,仍是没有说半个字。”

    徐北游小心翼翼问道:“然后呢?”

    秦穆绵轻声道:“没有然后了,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独处。其实细细回想起来,我们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刻骨铭心和海枯石烂,原本我对他并不如何在意,只是在某一天,忽然发现他变成另外一个女子的,便觉得心中不痛快,我又是个从不服输的性子,总觉得要将夺回来才成,殊不知这条路是条不归路,让我越陷越深,莫名其妙地就纠缠不清了,其实谁也没有承诺过什么,就好像一笔糊涂账,怎么掰扯也掰扯不清,那时候我不愿意继续糊涂下去,他呢,又没办法给我一个清醒,就只好让这笔糊涂账变成一笔坏账了。最后只能是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g》首hi发“$

    徐北游有些无言以对。

    他未曾经历过情,便不懂情。

    只是他仍旧听出了秦姨的那份难以释怀,也许正是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那位已经不在人世的萧皇已经成了她的一个怎么也解不开的心结。

    秦穆绵幽幽说道:“若硬要说还有什么然后,除了那道封我为皇贵妃的诏书之外,再就是他赢了定鼎一战大破江都的时候,他带着林银屏来来见我和唐圣月,准许唐圣月传承白莲教的道统,又对我说与往日之事做个了结交代,江南战事完毕之后,他们夫妻二人就要返回帝都,这江南怕是不会再来了。自此之后,我们便再未见面。”

    徐北游叹息道:“整整三十年啊,何至于如此?”

    秦穆绵转头,笑了笑,“承平元年冬,那年大雪,连续下了三天三夜,雪停之后,我去了趟已经白头的梅山,看了眼那座皇陵,人老了,也不像小姑娘那么矜持,不妨明说了,其实我一直想看看他,却碍于当初已经把话说绝,放不下脸面,也没有机会,更下不定决心,总觉得明日可以复明日,于是便一日一日拖延下去,哪曾想这一犹豫的功夫,便是天人永隔,连最后一面也见到。”

    秦穆绵脸上露出一抹少见的温柔之色,“不见也好,这样总能记着他年轻时的英武模样,省得被他老了之后衰朽不堪的样子吓到……”

    秦穆绵的说话声音愈来愈低,渐不可闻。

    她整个人已然沉浸入自己的回忆之中。

    徐北游拿了块月饼,悄然起身离去。

    夜渐深,秦穆绵回过神来,茫然环顾四周,仿佛不知身在何处,仿佛梦里不知身是客。

    她有些遗憾地缓缓闭上眼睛,似乎刚刚已经大梦一场,轻声呢喃道:“不该这样的,若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