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异地他乡见故人
    徐北游是谁?没听说过有如此年轻的剑仙人物啊,倒是听说过有个叫齐仙云的,年纪轻轻便已经踏足地仙境界,不过她却是女子身,还有就是西北本地出来的赵廷湖,可赵廷湖是以武道立世,就算踏足地仙境界也用不出这等气势磅礴的御剑手段,更何况他还未踏足地仙境界。

    难道是返老还童的神仙人物?其实这位白发剑仙仅仅是瞧着年轻,实则已经是两个甲子以上的世外高人。

    李献有点拿捏不准该如何作答。

    好在这时候御马监少监何士余已经闻讯赶来,不同于李献这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是从宫里出来的,知晓的东西也会更多一些,比如这位徐公子的身份,让他不敢有丝毫马虎大意。

    宦官毕竟是是天家奴仆,那位公主殿下则是正经八百的主人,若京中传来的消息不虚,这位徐公子真能成为第三位帝婿,那么将来也算是他的半个主人。

    何士余挥手示意李献和诸多修士退下,同时心思急转,一横心一咬牙就要跪倒在地,打算来一个大礼。

    在宫里当差的人,可不兴讲究什么膝下有黄金,腰板要弯得下去,膝盖要跪得住,在宫里最常见的惩罚就是罚跪,没点跪功,还真混不下去,何士余也是从最底层的小宦官一步步爬上来的,跪功自然不在话下。

    “御马监少监何士余见过徐公子。”

    正当他要来一手“五体投地”的时候,徐北游已经从飞剑上一跃而下,伸手扶住这位坐镇一府之地的大宦官,笑道:“徐北游也见过何少监。”

    至于那个草原人,则是被徐北游直接丢在一旁,双眼紧闭。

    能在宫中混出头并外放一方的大宦官,都是心思缜密之辈,自然早早就瞧见了这名草原人,既然被徐北游扶住,他也没有继续故作姿态,而是顺势问道:“徐公子,此人是谁?”

    徐北游平静道:“来时路上遇到的草原细作,还有三位同谋,不过已经被我斩杀,另有他们秘密绘制的舆图一份。”

    说话间徐北游将那份舆图取出递到何士余的手中。

    事关朝廷大事,何士余不敢有丝毫怠慢,赶忙接过舆图一看,脸色霎时大变。

    这位御马监二把手的面皮微微颤抖,咬牙道:“酒囊饭袋,一群酒囊饭袋,暗卫府是干什么吃的?西北军又是干什么吃的?”

    徐北游温声道:“何少监也不必太过动怒,这张舆图是一位地仙境界的摩轮寺高人所绘,此人又伪装成游学士子,也不怪暗卫府和西北大军难以察觉。”

    “地仙境界?”何士余脸色稍稍凝重几分,然后猛然震惊道:“那名摩轮寺的地仙高手已经被徐公子斩杀?”

    徐北游平静点头。

    如果说先前何士余只是对徐北游的身份背景感到忌惮,那么现在就是对徐北游这个人感到深深忌惮,再也不敢将他与寻常世家子弟等同而论。

    毕竟这份舆图绝不是寻常谍子细作能够画出来的,而且先前徐北游御剑而来的威势也做不得假,实打实的地仙境界确凿无疑。

    那么徐北游说自己斩杀了一位地仙境界的事情八成属实。

    “了不起,真的了不起。”何士余真心称赞道:“徐公子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说不定日后又是一位独步天下的大剑仙。”

    徐北游正要谦逊几句,忽然心中一动,猛地转头望去。

    然后他看见了一名素衣女子站在远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有些玩味笑意。

    徐北游先是愕然,然后恍然。

    何士余顺着徐北游的目光望去,自然也看到了这位出了名喜怒无常的老太妃,顿时噤若寒蝉。

    徐北游轻声道:“何少监,还要劳烦你派人将此人押往中都,徐某先行失陪。”

    何士余感受到老太妃的目光,赶忙点头道:“此事交给咱家,徐公子自便就是。”

    徐北游脚下一点,身形急掠。

    转瞬来到女子面前,徐北游恭敬行礼道:“北游见过秦姨。”

    素衣女子正是比徐北游晚一步离开江都的秦穆绵,她当年与萧皇有过一段情愿,只不过没能争过太后娘娘,一气之下久居江都,不再与萧皇相见,反倒是萧皇久久不能释怀,太平十年的时候,在太后娘娘的默许下,册封其为皇贵妃,算是给了名分。

    有了这个名分之后,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管是道门还是朝廷,都不敢对秦穆绵如何。

    秦穆绵没有赌气拒绝这个封号,这些年来安心托庇于朝廷这棵大树的树荫之下,免去许多不必要麻烦。

    萧皇驾崩之后,当今天子萧玄继位,遵从先帝遗诏,将秦穆绵从皇贵妃尊为皇太妃。

    每每想到秦穆绵的这个身份,徐北游都有些无言尴尬,他称呼秦穆绵为秦姨,可萧知南按辈分来算却是秦穆绵的孙女辈,两人之间的辈分的确有点乱。

    徐北游收回思绪,正要说话,秦穆绵已经开口打趣道:“好一个徐公子啊,先前御剑而来的气势可是让人心神目眩。”

    徐北游无奈道:“秦姨莫要笑话我了。”

    秦穆绵笑了笑,不再废话,开门见山道:“我记得你打算去草原一行,恰好我也要去草原见一位故人,所以在这儿等了你两天,到时候我们一起过去,也好有个照应。”

    徐北游问道:“是草原上的哪位高人?”

    秦穆绵轻描淡写说道:“那位故人名叫秋思,当年也是名动一时的人物,曾与秋叶、秋月齐名,被并称为‘三秋’,后来做了摩轮寺的寺主。”

    徐北游苦笑道:“秦姨,我可是刚刚斩杀了一位摩轮寺的地仙高手,现在你又要我陪你去见摩轮寺寺主,难道嫌我命长了不成?”

    秦穆绵淡笑道:“怎么,南归你怕了?这可不像那个敢于只身诱杀张召奴的江都徐公子。”

    徐北游扯了下嘴角,“若不是被张召奴逼到了无路可走的境地,我也不会去长乐亭见他。”

    秦穆绵瞧着徐北游的脸色,忍不住笑出声来,“好了,一码归一码,摩轮寺中也不是铁板一块,愿意为草原王庭效力的基本都不是秋思的人,杀了也就杀了,不妨事的。”

    徐北游轻轻松了一口气,也有些哭笑不得,不同于师母和唐姨,这位秦姨一直都有点喜怒无常的意思,尤其是心思难猜,真是应了那句女子心思海底针的话语。

    秦穆绵不容置疑道:“今天是八月十五,我们先在河内府停留一二,然后争取在八月二十之前赶到小丘岭,此事就这么定下了。”

    徐北游没有反驳,只是心中忽然有点可怜当年的萧皇,家里一个强势霸道,外头一个心思难测,这皇帝的日子似乎也不怎么好过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