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唯我空余两鬓风
    大半个时辰之后,这名草原人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可仍是咬牙不发一言。

    徐北游没有耐心继续耗下去,再次以无生剑气封住此人的窍穴,准备将其送往中都,就当是送给张无病的一份礼物。

    原本还打算在小方寨停留一段时间的徐北游不得不提前离开小方寨,先将此事处理完毕,然后继续自己的行程。

    不过徐北游并不打算返回中都,而是准备按照原计划前往河内府,在那里将这名草原人转交给西北驻军,再由河内府的西北驻军将其押往中都。

    将此人暂且安置在此地之后,徐北游去寨子里与乡亲们告别,尤其是小香这丫头,这两天忙前忙后,他总不能不告而别,若是有可能,他也希望帮帮这个像自己妹妹的小丫头,不要再在这个小天地里吃苦受累,能像李青莲一般,可以闲时读书困时眠,无冻饿苦累之虞。

    徐北游围着寨子走了一圈,将自己要走的消息告知了寨子里的人,大多数人都是无动于衷,毕竟徐北游来去匆匆,就像个过客,只是小香那丫头偷偷红了眼圈,有些舍不得北游哥。

    徐北游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解释道:“这次回来本想多待一些时日,不过有些急事,只能提前走了。”

    小香低着头,手指捏着衣角,轻轻嗯了一声。

    她是个很传统的小女子,很坚韧,就像一棵小草,能够一个人面对生活中的苦难,又很柔顺,不会轻易忤逆他人。

    徐北游说要走了,即使她很舍不得,也只会祝他一路顺风。

    徐北游接着说道:“这两天让你受累了,有没有什么困难?如果有,尽管开口。”

    小香抬起头,抿起嘴唇,摇了摇头。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柔声问道:“你想不想离开小方寨,去更大的地方?”

    小香摇头道:“爹娘都在这儿。”

    徐北游说道:“你有能力之后,把爹娘接走也是一样的。”

    小香鼓起勇气直视着这个变得有些陌生的北游哥,郑重其事道:“北游哥,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不是应该互相帮助的吗?为什么你总想着补偿我?是害怕欠我人情吗?”

    一连串的问句让徐北游哑口无言。

    甚至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心神恍惚。

    朋友吗?

    徐北游此刻不由扪心自问,自己有过朋友吗?

    那种不掺杂任何功利的朋友。

    那种一诺千金重的朋友。

    那种同富贵共生死的朋友。

    那种足以托妻献子的朋友。

    古有冒死收尸之说,如果有朝一日,他也不幸横尸街头,会有人站出来为他收尸吗?

    然后徐北游忍不住自嘲一笑。

    真可怜,似乎是没有啊。

    别说一个,半个都没有啊。

    徐北游笑了笑,点头道:“对,我们是朋友。”

    小香欲言又止,徐北游已经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望着徐北游离去的背影,小香也挥了挥手,头上扎着的小辫子在风中轻轻摇晃。

    对于徐北游的离去,少女其实早有心理准备,因为那个北游哥变了,变得与这方寨子格格不入,迟早都会走的,只是这次走得早了些。

    走在回去的路上,徐北游抬手捻住一缕雪白鬓角,喃喃自语道:“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唯我空余两鬓风。”

    ……

    西北军以骑军而天下闻名,自然十分重视马政,而西北军之所以能够组建数量庞大的骑军,就是因为广袤西北有众多星罗棋布的牧场,其中以河内府的牧场数量最多、占地最大、马匹最优。

    有这三宗“最”,河内府成为当之无愧的陕州重府,甚至比延州府还要重要几分,足有五万骑军驻扎此地,不过正如延州府由兵仗局掌管,此地则是归属于内廷二十四监中仅次于司礼监的御马监,毕竟在当今世道,虽然火器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但骑军仍是所向无敌的国之重器。

    早在大郑朝的时候,西北被划分为五州之地,分别是中都、西河州、河内州、陕州、西凉州,后来萧皇将西河州一分为三,分别归于中都、陕州和西凉州,西凉州改名为凉州,又将最小的河内州降为府,同样划归于陕州,使得陕州一举成为能与蜀州相提并论的大州。

    只是许多老人仍旧喜欢旧称,将凉州称作西凉,将丹霞寨和小方寨所在地域称为西河州,所以徐北游曾自称是西河州人士。

    同理,河内府的人也不太喜欢河内府这个名称,仍是以河内州自称,不管是河内府也好,还是河内州也罢,这个地方始终都是一个巨大的牧场,进入此地之后,空气中都似乎弥漫了马粪的味道。

    何士余,御马监少监。

    作为河内府的镇守宦官,他的衙署是整个河内府最好的,也是最大的,而他本人更是整个河内府权势最重之人,说一不二。

    不过此时的他却有些低三下四,甚至是奴颜婢膝,对着屏风后的那道模糊人影,扑倒在地,谄媚中带着几分恰到好处的惶恐,“太妃娘娘莅临此地,奴婢受宠若惊。”

    宦官,作为皇室的亲信之人,他们同时也是皇室的奴仆,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文官武将是雇工,虽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仰人鼻息,但仍是可以合则来不合则去,而宦官则不同,他们是家奴,生死都在主人的掌握之中,所以文官可以讲究风骨二字,自称一个“臣”字,而宦官却不会,他们通常是自称奴婢,即是以示卑恭,也是表明亲近。

    不过这个主人也有高下之分,诸如萧白这等大齐皇储,未来的萧氏主人,那自是所有宦官的主人,哪怕张百岁都要自称一声老奴,而诸如萧去疾这等没落郡王,怕是寻常太监都不会把他当作一回事。

    内廷二十四衙门,以司礼监居首,等同外廷内阁,御马监次之,等同外廷大都督府。

    御马监少监未必就比司礼监的秉笔差了。

    能让一位御马监二把手自称奴婢的人,放眼偌大天下,屈指可数。

    里头这位,可是先皇早在太平十年时就拟好明诏的皇贵妃娘娘,虽说因为与太后娘娘不和的缘故,一辈子都未曾踏足那座皇城半步,但终究是造册在案,在先皇故去之后,当今圣上亦是遵守遗诏尊为皇太妃,无论朝臣还是宗室勋贵,都要以太妃之礼待之。

    再着说了,能跟太后娘娘扳了大半辈子的手腕,会是一般人物?

    一道曼妙身影从屏风后头转了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倒在地的何士余,淡笑道:“何少监不必多礼,起来说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