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难分善恶与对错
    徐北游坐在地上,将诛仙剑气收回之后,开始默默运转龙虎丹诀,平复体内沸腾气机。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之后,徐北游缓缓起身,将已经昏过去的小香抱回屋内,然后又返身来到屋外,一顿足,身形急掠,径直出了小方寨回到先前的篝火堆旁。

    此时篝火已经熄灭,除了那名被徐北游以无生剑气封住全身窍穴的草原人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死绝,修为最高的丁泽园下场最惨,直接尸骨无存,连个全尸都没能留下。

    徐北游转头看了眼已经死去多时的阴沉马贼和高大壮汉,随手挥出一道剑气,将两人以及此地的所有痕迹彻底抹去,以防日后被人顺藤摸瓜追查到小方寨头上,最后只剩下丁泽园的书箱和那名昏厥过去的草原人。

    对于丁泽园,徐北游谈不上如何憎恶,只能说各有立场,徐北游是大齐人,丁泽园为草原汗王效力,大齐与草原对立,那么徐北游杀掉丁泽园是理所当然之事,至于丁泽园到底有什么苦衷,为什么要背弃大齐,这就不是徐北游需要考虑的事情,毕竟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人立世间,谁还没有点难言苦楚。

    再者说,丁泽园的修为境界要高出徐北游,而且身负诸般摩轮寺秘法,徐北游稍有轻忽大意就要阴沟里翻船,若是丁泽园像凌云那般再有几种秘宝,徐北游说不定还要开始逃亡。

    此战也给徐北游提了个醒,天下之大,高人无数,藏龙卧虎,切不可小觑了天下英雄,妄自尊大,毕竟不是在自家的地盘上,强如张召奴这样的过江龙都会身死,更何况他一个还未修为大成的徐北游。

    徐北游看了眼丁泽园留下的书箱,有点好奇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不过打开之后的结果却让徐北游大失所望,里头只有一些普普通通的儒道经典,还有就是一个由人头骨制成法器,两个深深眼窝中有幽幽蓝焰跳动,在寻常人看来可能很是神奇,但在徐北游眼中就是个不入流的法器而已,若真是什么秘宝,丁泽园也不会到死都未曾祭出。

    将书箱收好之后,徐北游又蹲在草原人旁边从他怀中摸出那张由丁泽园绘制的舆图,展开一看,果然是整个西北的军镇、寨堡、驻军、山川、河流、村镇都被明确标注,也就是一位地仙高人才有这份手段,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形下走遍西北刺探军情。

    若是这份舆图落到了林寒的手中,不敢说西北军的布置就会全部暴露,但终究是让草原占了先手的便宜,待到草原大军南下时,生灵涂炭,徐北游能将它拦下,也算是一桩救了许多无辜性命的善举,平心而论,这种善举比那种怜惜走兽飞虫的所谓善行要强出太多太多。

    正如许多带兵将领,平生杀人如麻,脚下白骨如山,可到头来却能换得一个善终,正是因为以杀止杀,以屠戮百万换得亿万太平,功大于过,此亦是善举。

    当然,天道无私人有私,那些属于“被屠戮百万”之列的人绝不会认可这是善举,只因角度不同,立场不同,善我者善,恶我者恶。

    同理,徐北游斩杀丁泽园,在大齐人看来是善举,是对,在草原人看来就是恶举,是错,那位野心勃勃的草原汗王,在大齐人看来无异于罪恶滔天的魔王,而在草原人看来却是英明君主,说到底只因立场二字。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没有杀这名草原人,而是单手将其提起,另外一手拿上书箱,转身往小方寨方向行去。

    回到韩瑄旧宅,徐北游打开位于院子角落的地窖,挥手散去其中沉积的瘴气,然后将草原人丢入其中,再重新合上。

    接着徐北游耐心地将院子里的战斗痕迹一一抹去,恢复原样,待到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放亮。

    晨光透过不大的窗口落在小香的脸上,昏厥过去的小香悠悠醒来,茫然环顾四周,有些搞不清自己在哪儿。

    徐北游走进屋来,笑道:“昨天你不小心睡着了,我也没吵醒你,不过你家里人真是心大,也没个来找你的。”

    小地方没有那么多礼教规矩,小香只是略微羞赧道:“家里的兄弟姐妹太多,爹娘兴许是忘记了。”

    她忽然想起什么,赶忙说道:“对了,北游哥,昨晚我好像做了个梦,梦见你跟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打架。”

    徐北游微笑道:“打架?”

    “嗯!”小香重重点了点头,伸手比划了一个姿势,道:“那个人一伸手就要抓我,你从天上飞来,手里拿着一道亮晶晶的东西,再然后……再然后我就记不清了。”

    徐北游笑道:“我可没有这么厉害,飞天遁地是神仙才有的本事。”

    小香迷迷糊糊道:“不过这个梦好清楚,就像真的一样。”

    徐北游笑而不语。

    小香自己也觉得不太可能,于是不再多想,就当是做了个噩梦,与徐北游告别之后,赶忙回家去了。

    徐北游目送着小香走远之后,脸上笑意缓缓敛去,反身回到院子,提着书箱进入地窖。

    地窖挖得很大,此时就像是个地牢,阴暗潮湿,有些地方甚至生出了绿苔,那名草原人被徐北游以无生剑气封住了窍穴,此时仍是在昏迷之中。

    徐北游会挥了挥手,散去几处堵塞窍穴的剑气,片刻后,这名草原人发出一声呻吟,缓缓醒转过来。

    当他看到眼前的徐北游后,顿时如临大敌。

    徐北游将手中书箱扔到他的眼前,平静道:“你们那位上师已经死了。”

    草原人愕然,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徐北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此来西北除了带走那份舆图之外,还有什么目的?”

    草原人嗤笑一声,不去看徐北游,摆出一副绝不会说半个字的大义凛然之态。

    徐北游点点头,说了一个好字。

    下一刻,这名草原人的脸上再无半分血色,额头、手臂、脖颈等处青筋暴起,仿佛要爆裂开来一般,他想要张嘴惨叫,却偏偏发不出半点声音。

    徐北游平声静气道:“这是我剑宗的独门手段无生剑气,入体之后如附骨之疽,挣脱不掉,甩脱不开,受钻心刮骨之痛楚,当年大郑的神宗皇帝就是死在此种剑气之下。”

    徐北游的话语刚刚说完,这名草原人的眼珠子已经是向外凸起,似乎随时都会跳出眼眶,骇人无比。

    见惯生死的徐北游对于这一幕无动于衷,平淡道:“剑宗的剑气是用来杀人的,你若是继续死扛下去,那可就要真死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