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弹指间刹那生灭
    不动明王法相烟消云散,显露出丁泽园的本来身形。

    丁泽园死死盯着徐北游剑上的紫青色剑气,缓缓说道:“我曾听闻师长说起过,剑宗有重器名曰诛仙,其剑气为紫青二色,号称杀伐第一,剑下地仙亡魂无数。”

    徐北游再度举剑,并拢双指在剑身上轻轻一抹,剑上诛仙剑气再盛几分,平淡问道:“还要死战到底?”

    话音未落,徐北游五指成钩,已经重获自由的五剑激射而至。

    u*》唯i{一正●-版,其\3他都/是√盗|版ti

    法相已散,金身已破,丁泽园再也不敢硬抗五把剑宗利器,身形朝一旁闪去,却仍旧是被玄冥一剑划破袖口,在小臂上留下了一道三寸长的伤口,血肉模糊。

    徐北游提剑随之而动,一线剑气直逼丁泽园的心口。

    丁泽园不得已只能竖起单掌立于胸前。

    剑气掠过之后,这只手掌鲜血淋漓。

    徐北游手中剑气一涨再涨。

    丁泽园眼前铺天盖地皆是各色剑气,如大江大潮一般直扑而至,剑气似如水雾弥漫,大有青河泥沙河水俱下一气三千里之势,先不说杀伤力如何,单单这一剑的神韵,已然可见一派宗师大家的气魄。

    丁泽园心中大为惊骇,震惊于这位剑宗首徒的气机磅礴,几乎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这哪里是初入地仙境界的修为,恐怕积年地仙也不过如此。

    丁泽园伸出双手虚按,以双手挡住那片连绵不绝的剑气。

    层层叠叠的剑气轰然撞击在丁泽园的掌心上,如同冬去大江撞在崖壁之上,当头的剑气如江水一般粉身碎骨,但其后的剑气仍旧是源源不绝。

    丁泽园的双手上青筋暴起,衣衫飞舞,身形缓缓后退剑气仿佛无穷无尽,凭借着稳步攀升的气势,缓缓推进。

    丁泽园双手先是鲜血淋漓,继而血肉模糊,身上的儒衫更是被划出道道裂痕。

    此时此刻,丁泽园有苦自知。

    眼前这位剑宗首徒的气机流溢惊人,若是将气机比作银钱,那么徐北游毫无疑问就是身家百万的巨商富贾,而丁泽园顶多就是个寻常商人,两人互相砸钱斗富,初始尚能不分上下,可时间一长,丁泽园就必然难以为继。

    丁泽园的额头暴起青筋,也说不清是嫉妒还是恼恨。

    他为了踏足地仙境界,足足用了四十余年的光景,吃尽了诸般苦头,受尽了师长的各种屈辱,这才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这一步,可眼前则个年轻人却不过及冠之龄,就已经驻足于地仙境界,定是师长全力栽培,两者相较何止是天差地别?丁泽园可以忍受魏无忌、张无病这些积年地仙高于自己,却无法容忍一个年轻小辈轻描淡写地胜过自己。

    凭什么你能轻而易举踏足地仙境界?凭什么你的地仙境界又能胜过我一筹?

    丁泽园白皙脸庞上骤然浮现出一抹病态红色,瞬间自毁窍穴经脉数十,全身气机沸腾不休,周身红色莲华层层叠叠绽放开来,发出一声如炸雷般的震天怒吼,双臂猛然向外一分,双手分江,汹涌剑气被硬生生地分成两股,从他的身边激流而过。

    徐北游面无表情,伸出未曾持剑的左手,以食指中指比作剑指,然后画了一个圆。

    圆分黑白两仪。

    被丁泽园分成两股的剑气开始变阵,以剑十七之势一左一右环绕丁泽园,遍地流锁,如两条护城河合拢,将丁泽园完全笼罩,构成一座剑气牢笼。

    丁泽园伸手抹去嘴角的鲜血,眼神阴鸷地望着徐北游,道:“不愧是剑宗首徒,一身剑道修为让本座也自惭形秽。”

    徐北游平静问道:“可有遗言?”

    丁泽园不怒反笑,向前一脚踏出,这方天地仿佛要为之震动,以他落脚处为圆心,地面瞬间破碎不堪。

    丁泽园双手合十,高声诵道:“若有众生应佛度者,即现佛身!”

    这一刻,他浑身浴血,血液汹汹燃烧。

    丁泽园再次自毁丹田窍穴近百,无数鲜血自毛孔渗出,流转于体表,使其更像是一尊血佛。

    徐北游皱了皱眉头,轻声道了一个“收”字。

    剑气牢笼猛然向内合拢,丁泽园身周却是升起无数金色佛光,与周身血色交相辉映。

    一层又一层的佛光结成壁垒护在丁泽园的身周。

    剑气摧枯拉朽一路前行,层层佛光支离破碎,不过每破去一层佛光,剑气便弱上一分,待到破去最后一层佛光之后,无坚不摧的剑十七也烟消云散。

    丁泽园双眼血红,盯着徐北游忽然笑道:“你让我自毁窍穴百余,我便将那方寨子屠灭,算是给你的谢礼。”

    徐北游脸色微变,不等他出手,丁泽园已经化作一道血色长虹冲天而起,一闪而逝。

    徐北游身形暴掠,御剑而行。

    两人一前一后,转瞬之间来到小方寨。

    丁泽园落在韩瑄的旧宅中,一双诡异血眸仿佛要择人欲噬,小香刚好从屋内走出,看到这尊“血佛”,手脚瘫软,惊骇欲绝。

    丁泽园伸手一摄,便要讲这名弱女子纳入自己的掌中,不过徐北游已经赶到,直接以手中天岚用出剑二护住小香,同时另外五剑激射而至。

    丁泽园七窍之中血气流溢,整个人如同一尊天魔下凡,任凭五剑临身,不动分毫。

    徐北游受到气机反噬,闷哼一声,向后倒退几步。

    丁泽园的血眸愈发骇人,阴沉道:“你方才连诛仙剑气都已经用出,我不信你还有其他保命手段。”

    徐北游双眼中幽深晦暗,深深望了他一眼。

    周身剑气勃发。

    手中三尺青锋,胸中却有三千气概。

    只要张口一吐,吐出胸中之气,便是半个偌大剑宗。

    这是当年上官仙尘的境界。

    如今的徐北游已经有资格去效仿师祖所行。

    徐北游张开双手,六剑环绕于身侧,所有气机融为一体。

    丁泽园皱了皱眉头,本能地感觉到危险。

    下一刻,身形不动分毫的上徐北游再次张口一吐,一道紫青色剑气自他喉间飞出,未曾激射,而是环绕身周游动丁泽园心中一动,方才也是诛仙剑气,不过破我法相金身,这次还是同样的手段,大不了再被你破上一次,以我重伤换你性命,这笔买卖,不赔!

    只是丁泽园未曾看到,就在徐北游身后的屋内,立在墙角的剑匣已经完全被紫青二色笼罩,无数细微诛仙剑气已然出匣。

    徐北游轻轻弹指。

    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

    剑十八。

    弹指间,足足有九道剑气蜂拥激射。

    若是仅仅九百剑气,也奈何不得丁泽园,可在这九百剑气中又有十余道诛仙剑气。

    丁泽园的体魄瞬间被十余道诛仙剑气撕裂,然后又被九百剑气淹没,彻底灰飞烟灭。

    徐北游身形摇晃了一下,坐倒在地,喘息道:“死在诛仙剑下,也对得起你的身份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