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一剑破不动明王
    如果说剑宗的剑是最锋利的矛,那么佛门的金身就是最坚固的盾,这场矛盾之争,早已不是一朝一夕,总得来说,矛可以刺穿盾,但绝非是一击之功。

    在剑气消散之后,丁泽园散去手中的不动根本印,五指伸张,仍旧做大手印状。

    不过这次的大手印却要比先前带有试探性质的手印强出太多,在徐北游的上空形成一方十数丈大小的手掌虚影,轰然压下。

    徐北游不退反进,一剑上升,升龙一剑。

    徐北游御剑与掌印相触,衣袖一阵剧烈颤抖,如波浪一般向后退去,露出手腕和半截中衣,而丁泽园的手掌则是炸出一连串咔嚓响声,掌心处爆裂开一寸血痕,但不等鲜血流出,便又恢复常态。

    徐北游落地之后,双脚在地面上狠狠一踩,留下两个入地三寸的脚印之后,身形激射向这位身着儒衫的摩轮寺上师,丁泽园双臂交叉于胸前,挡住徐北游的一剑,两者碰撞出一连串金石碰撞之声。

    丁泽园轻哼一声,反手握住剑锋,然后向下一压,将天岚压出一个寻常长剑定要折断的骇人弧度。

    几乎就在同时,徐北游猛地一跺脚,一道剑气自丁泽园的脚下升起,虽然没能伤到丁泽园,但使得他的不动金身一阵摇晃不休。

    不动金身在于不动二字,若是不能不动,其金身便要大打折扣,而对待乌龟壳,钝器远比利器更好用。

    徐北游趁势欺近,以肘代剑,直接以剑十四苍雷震狠狠砸在丁泽园的胸膛上。

    随着一声洪钟大吕之音,丁泽园再也握不住天岚,整个人瞬间倒飞出去,徐北游没有丝毫停留,身形暴起追击,打定主意要将此人斩杀于此,没有半分留手容情的意思。

    丁泽园稳住身形,双手在身前结成不动明王印。

    在他脑后有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整个人瞬间法天象地,足有三丈之高。

    徐北游在这尊法相面前显得渺小无比,不过凛然不惧,轻喝一声,“出剑!”

    远在小方寨中的剑匣应声大开,有五道剑芒依次而出,瞬间来到徐北游的身前。

    却邪、玄冥、白虹、赤练、紫电,再加上徐北游手中的天岚,刚好六剑,已是有剑宗十二剑的半数。

    徐北游松开手中天岚,然后一挥大袖,六剑齐动。

    丁泽园所化的不动明王法相仍旧是手结不动明王印,脑后如同红日一般的背光骤然扩大,由原来的车**小变为蓬盖之大,大放光芒,宝相庄严。

    一时间佛光普照,使得六剑不得近身半寸。

    徐北游面容平静,轻轻念了一个“疾”字。

    六剑瞬间剑气大盛,开始缓缓前行,一寸寸侵入佛光之中。

    以丁泽园为圆心,地面数丈出现无数细微龟裂痕迹。

    x最新}p章)节●$上l。#$

    就在六剑剑锋马上就要触及到法相时,丁泽园所化的不动明王法相骤然面露嗔怒之色。

    所谓佛祖有三身,法身、报身、化身。

    法身佛者,阿弥陀佛是也;报身佛者,金刚萨垛佛是也;化身佛者,毗卢遮那佛是也;所谓毗卢遮那佛,即大日如来。

    摩轮寺又有三轮身和三密之说。

    以三轮身而言,大日如来为自性轮身,金刚般若蜜多菩萨为正法轮身,不动明王为教令轮身。

    以三密而言,三者为诸佛的身、口、意三密,次等显现,即身密是大日如来,语密是金刚般若蜜多菩萨,意密是不动明王。

    所谓不动明王,“不动”乃指慈悲心坚固,无可撼动,“明”者,乃智慧之光明,“王”者,驾驭一切现象者。不动明王显现愤怒像,使侵扰众生之邪魔畏惧而远离,使众生于修行路上不致动摇善念菩提心。

    六剑几乎不分先后地落在法相身上,法相纹丝不动,仅是身形摇晃出一个轻微幅度,但在他脚下的地面却是动静大的吓人,片刻沉寂之后,轰然向下塌陷,烟尘四起。

    待到烟尘散去,重新显露出不动明王法相的身形,此时他已经有半数身体沉入地下,而另外半数身体则是金光流转,显现琉璃之色。

    徐北游的六剑被牢牢吸附在不动明王法相的金身上,动弹不得。

    先前徐北游并未太过将这名摩轮寺上师放在心上,一个还未取得明王头衔的摩轮寺修士,哪怕已经踏足地仙境界,也不足为虑,只是当丁泽园用出不动金身和不动明王的法相之后,就有些讶异了。徐北游在这两年中与各路地仙高人打过不少交道,丁泽园在这些地仙境界的高手中真不算弱。

    徐北游立在原地不动,双手结出一个剑诀,起剑印。

    六剑颤鸣不止,似有脱离法相金身的趋势。

    剑宗十二剑,剑宗三十六,两者同根同源,也能相辅相成,徐北游以剑三十六去御使剑宗十二剑,自然不同于寻常御剑之道。

    丁泽园怒喝一声,背后生出六道手臂虚影,化作八臂之相,除了一直结成不动明王印的双手之外,其他六臂分别握住一剑。

    六剑尽在法相的掌握之中。

    丁泽园望向已经手中无剑的剑宗首徒,声音滚滚如雷道:“可还有其他手段?”

    徐北游没有说话,伸出手掌,五指虚握。

    其余五剑仍是被不动明王法相牢牢禁锢,唯独与徐北游性命交修的天岚强行破开手掌,返回徐北游的手中。

    剑宗十二剑,说白了是剑宗十二位祖师的佩剑,无论玄冥也好,白虹也罢,终究都有旧主,唯有天岚一剑才真正算是徐北游的本命之剑。

    一人一剑俱为一体。

    徐北游横剑身前,张嘴一吐,一道紫青色的诛仙剑气滚落在天岚的剑身之上,氤氲升腾。

    片刻后,紫青二色弥漫天地之间,将徐北游的面庞映照得熠熠生辉。

    当初徐北游将一线诛仙剑气截留,藏于体内的莫名剑中,随着他自身境界修为不断攀升,这一线诛仙剑气也愈发壮大。

    徐北游抬头望向面前的高**相,轻声默念道:“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平,剑十三。

    剑之一道,分为剑意、剑气,上官仙尘作为天下第一剑修,自然是剑意剑气俱佳,徐北游自认比不上师祖,修习剑三十六亦是止步于剑意极致的剑二十三,故而专注于剑气一道。

    在剑三十六的前二十三剑中,以剑十三最是剑气磅礴浩荡。

    徐北游人随剑走,如一道长虹没有半分凝滞地穿过不动明王法相的胸口。

    法相的胸口处出现一道深深裂缝,徐北游转身收剑,不动明王法相浑身颤抖,胸口处的裂痕迅速蔓延至全身各处,嗔怒面庞支离破碎,裂缝中有金光迸射。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