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摩轮寺不动金身
    “惊喜?”

    丁泽园眯起眼睛,笑问道:“一个地仙境界够不够惊喜?”

    徐北游将手中长剑刺入地面,双手交叠按在剑首上,反问道:“如果你是地仙境界,我岂不是要尊称一声明王?”

    徐北游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是齐仙云?还是凌云?地仙境界就这般不值钱吗?”

    丁泽园的脸色略显阴沉,“老夫还不至于跟几个年轻人作比较。”

    天底下的地仙境界高人,不算多,但也不算少,毕竟地仙十八楼,就算一楼只有一人,那还足足有十八人,更何况十八楼境界就有不止三人,低于十八楼境界的人数只多不少,所以曾经有人粗略估计,天下之间的地仙境界高人应该在百人之上。

    除去隐居山林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之人,其余地仙境界大多分散于各大势力之间,其中道门最多,其次是朝廷,就算被各类势力收入麾下,地仙境界的修士也是地位超然,道门称之为大真人,朝廷也多半官职加身,或是当作客卿供奉。

    在这百余位地仙境界高手中,绝大部分人都已经是花甲之年以上,偶有几个不惑年纪的,都能算是年轻人,若是能在及冠之龄踏足地仙境界,那便是实实在在的谪仙大材。

    可哪来那么多的谪仙大材?又哪来那么多的剑宗十二剑?

    丁泽园看似是二十几岁的相貌,实则已经是花甲老人,自从二十三岁那年进入摩轮寺中,已是修行四十余年,这才有了今日孤身一人走遍西北的底气。

    徐北游轻声说道;“就算丁兄是地仙境界好了,那又如何?”

    下一刻,两道气剑凭空生出,一左一右交错斩出。

    草原人和阴沉男子脸色大变,齐齐向后退去。

    只不过他们两人退得快,气剑追得更快,一闪而逝,草原人猛地停下身形,看着距离自己喉咙不过寸许距离的气剑,不敢动弹分毫。

    修士也好,炼气士也罢,运转气机,听起来奇妙无比,可绝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不见得能将气机外放,就算踏足鬼仙境界和人仙境界之后,能够外放一些拳罡剑气,也大多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气机离体之后便再难控制,能放不能收,而眼前这种化气为剑、如臂指使的手段,可不就是一个地仙境界。

    下一刻,整道气剑化作无数细如牛毛的微小剑气,刺入这名草原人的各个穴位之中,他只觉周身上下如遭千万针扎一般的疼痛,眼前一黑,然后彻底昏厥过去。

    至于另外那名阴沉中年人,却是脚步停也不停地埋头狂奔,徐北游也省得麻烦,直接一剑贯穿他的后心位置,刺了一个透心凉。

    这名可能在边境上也是呼啸一方的大马贼当即扑倒在地,两只眼睛大大睁着,死不瞑目。

    徐北游仍是保持着双手拄剑的姿势,笑问道:“丁兄,如何?”

    丁泽园死死盯着徐北游,缓缓说道:“化气为剑,无生剑气,你是剑宗中人。”

    徐北游伸手卷起一缕白发,自嘲道:“我还以为自己早已是‘天下无人不识君’,如今看来还是差得远啊。”

    丁泽园沉声道:“听闻剑宗宗主公孙仲谋有一名弟子,也是姓徐。”

    徐北游平淡道:“没错,就是我。”

    丁泽园的声音骤然变得苍老起来,呵呵笑道:“没想到本座竟然能在这处穷乡僻壤遇到一位真正的年轻才俊,放眼整个西北,一位剑宗首徒的份量,也仅次于左军都督张无病而已。”

    徐北游平静道:“一位地仙境界的草原大修士,若是能够活捉,那也是份天大的礼物。”

    丁泽园笑道:“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话音未落,丁泽园骤然出手,没有一丝征兆,甚至此时他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笑意,而且刚一出手就是摩轮寺中最为出名的大手印。

    徐北游微微皱眉,但并不惊慌,甚至没有拔剑的意思,只是伸出食指和中指并而为剑指,轻描淡写地点在大手印的掌心处。

    看似一掌如翻山的大手印便被这一指止住了,再也前进不得分毫。

    徐北游的脚下有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机涟漪层层扩散开来,将满地枯草吹得摇晃不休,若是从上往下俯瞰,那便是一个不断扩大的手印。

    两人的刹那交手看似没有烟火气,其实却是咫尺风雷。

    徐北游朝丁泽园大步行去,衣衫滚动,周身气机如同龙蛇游走,每行一步点出一指,每一指都暗藏玄机。

    眨眼之间,徐北游走出九步,丁泽园的儒衫上便出现了九个清晰指印,按照九宫阵势分布排列。

    这位出身于摩轮寺的年轻书生巍然不动,但是身侧周围却是瞬间风起云涌,九道气机滚滚而动,围绕着书生身上的九个指印纠缠不休,甚至引动天地元气,形成九个清晰可见的气旋。

    丁泽园平静道:“九指列九宫,这应该是指玄功,可其中气机运转又是道门龙虎丹诀,只不过徐兄乃是剑宗中人,难道徐兄觉得本座还不值得你用出剑三十六?”

    话音落下,只见丁泽园遍体流转黄金色泽,只是轻轻一震,便使得九个气旋消散无踪。

    徐北游的指玄功没有建功,其实并不冤枉,佛门以淬炼体魄著称,比较器道门重内不重外,佛门素有四大金身之说,分别是佛门的不败金身、金刚寺的不坏金身、摩轮寺的不动金身,以及玄教的不灭金身,丁泽园出自摩轮寺,所修炼的自然是不动金身。

    徐北游终于拔剑。

    剑未完全出鞘,剑气已是如同大风呼啸。

    待到天岚完全出鞘之后,一道浩荡如大江的剑气奔涌而出。

    )正版首发s

    丁泽园双掌前推,以自己的一双肉掌生生抵住了这道剑气,袖口尽碎。

    下一刻,剑气轰然炸裂,丁泽园本人直接向后退出十余丈。

    徐北游得势不饶人,又是一剑,剑身上虹光大盛,如沧浪大潮一般再次朝丁泽园淹没而去。

    面对这一剑,丁泽园双手结成不动根本印,整个人在刹那之间如同立佛。

    不动金身和不动根本印的关键就在不动二字。

    丁泽园双手结印之后,便再无其他动作。任凭如大浪大潮的剑气冲刷而过,身形则如水中礁石巍然不动。

    徐北游并不意外。

    其实早在多年之前,剑宗祖师上官仙尘就与摩轮寺寺主有过一次交手,虽然那时候的上官仙尘修为还未登顶天下,但也已经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再加上手持剑宗重器诛仙,堪称是人挡杀人,而摩轮寺寺主则是将不动金身臻至极致,其金身竟是能硬抗诛仙之利而不伤分毫,最后上官仙尘不得不用出诛灭神魂的剑二十三一剑才能斩杀这位现世菩萨。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