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书生上师和马贼
    丁泽园看着徐北游的神色,心情也骤然凝重起来,喝了口酒压惊,这才说道:“陕州与草原接壤,乃是西北军驻地,若是此地升狼烟,那岂不是说有草原骑军南下?”

    徐北游平静道:“不知丁兄听说没有,今年的草原六月即落雪,到了秋冬二季,那便是万里素白无人烟的景象,白毛风一吹,人畜尽皆死绝,草原上的人将其称为白灾,白灾一起,草原上活不下去,就只能南下入关。”

    徐北游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几年来,草原屡屡有小股骑兵南下,镇北王林寒给朝廷的说法是白灾严重,难以为继,诸多桀骜不驯的台吉又手握兵权,不听王庭号令,一意孤行。好在有朝廷多番安抚,尚不严重,只是今年……”

    丁泽园悚然一惊,“虽然我不通兵事,但也知道六月飞雪绝非什么吉兆,如果今年的白灾超越往年,是否意味着今年会有草原大军全面压境?”

    徐北游走到门外,望着那道直指天机的狼烟,轻声说道:“且看看再说。”

    丁泽园也放下手中酒杯,来到门外与徐北游并肩而立,望向远方。

    徐北游回想起离开中都前与张无病的一番对话,张无病先是与他说起了这几年的西北形势,然后直言不讳地挑明,西北与草原终有一战,因为事关存亡,就算林寒不想打,在愈演愈烈的白灾之下,其他的草原台吉也会绑着他一起南下,更何况这位草原汗王根本不是什么仁德之君,在萧皇驾崩之后,便一直对中原虎视眈眈,被朝廷视作是心腹大患。

    如今的西北与草原已经暗中进入对峙状态,在西北大军整军备战的时候,草原骑兵也开始磨刀霍霍,只差撕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就会完全兵戎相向,不过在张无病看来,今年应该不会发生大规模战事,林寒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挑衅整个大齐,还是力有不逮。

    徐北游沉默片刻后,轻声道:“如果我所猜不错,这次应该是小规模的试探,那位草原汗王想要看看朝廷是什么态度,是战是和,总能做到心中有数。”

    丁泽园没有说话。

    徐北游不动声色道:“同时也看看我们那位新任左军都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能否御敌于外。”

    丁泽园忽然问道:“那么依照徐兄看来,这位张都督可是明将?”

    徐北游平淡道:“我不怀疑张都督的带兵本事,不过平心而论,张都督是将才而非帅才,如果真的开战,是据城而守,还是借着这个机会来一次北伐草原,都要看庙堂上的抉择。”

    丁泽园轻声说道:“可如今庙堂上有蓝相爷和韩阁老两者相争,自古以来都是党争误国,须知攘外还要安内。”

    徐北游说道:“治国书生,误国也是书生。”

    兴许是徐北游这句话的囊括范围着实有些太大了,同样身为书生而遭受无妄之灾的丁泽园当下有些无奈,更不知该如何接话,憋了半天,只能强行把话题转开,“徐兄接下来打算如何?”

    徐北游指了指北方,“我本打算从这儿出关,去小丘岭,然后再从小丘岭转道去巨鹿城。”

    听到徐北游想要去草原,丁泽园难免咋舌,要知道草原可不比关内,那里马贼成群结队,来去如风,可不是关内的小股流寇可以比拟的。

    徐北游满脸难掩遗憾神色,接着说道:“不过以当下的情形而言,怕是难以成行了。”

    接下来,丁泽园有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客套寒暄几句之后,告辞离去。

    徐北游回头看了眼屋内桌上的两只酒杯,若有所思。

    过了不久,小香又过来了,发现不见丁泽园的身影,不由问道:“北游哥,丁先生呢?”

    ^正/4版u首发`k

    徐北游回过神来,道:“丁兄还有事情,先走一步了。”

    小香哦了一声,对于这个萍水相逢的书生没有太过在意,进屋开始帮徐北游收拾屋子。

    两人忙活了一通之后,徐北游抬头看了眼天色,对小香道:“小香,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也不要太忙了,早点回家吃饭。”

    正在擦桌子的小香嗯了一声,回头时徐北游已经不见踪影。

    徐北游出了小方寨,没有御剑而飞,而是紧贴着地面身形急掠,一步数丈,如同道门所言的缩地成寸。

    大约一气行出二十里路左右之后,徐北游差不多快要来到西河原的边境,在这儿已经略有些草原地貌,利于大队骑兵纵马驰骋。

    此时天色已暗,秋夜本就清冷,从草原上袭来的寒流使得深夜里的寒意又彻骨三分。

    一处小山坡的背风处有篝火闪烁,篝火旁边围坐着数名打扮各异的男子,篝火上是两只已经快要烤熟的黄羊,为首一人穿着厚厚皮袍,戴着翻毛皮帽,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柄上镶嵌满各色宝石的弯刀,不紧不慢地切着羊肉。

    看这样子,不像是边境上的马贼,倒更像是出身不俗的草原贵族。

    虽然草原上的马贼来去如风,巢穴隐蔽,追捕起来难如登天,可如果惹到了草原骑兵,那多半就要遭到灭顶之灾,无论是马上战力还是对于草原的熟悉程度,草原骑兵都要比马贼强上许多,而且草原骑兵人多势众,又能做到一人数骑,星夜奔驰数百里不过等闲,都不是无根浮萍的马贼可以比拟。

    眼下这些人中,除了典型草原打扮的为首之人,还有三人,一名神情阴鸷的中年汉子,脸上一条长长刀疤,膝上横着一把长刀,典型的草原马贼做派。

    一名皮肤黝黑的壮汉,虽然是坐着,但也几乎有寻常人的身高,胳膊更是可以与常人大腿媲美,身旁放着一柄长柄战斧,让人望而生畏。

    至于最后一人,与另外三人大不相同,不但是典型的中原人相貌,而且身着一袭儒衫,头戴方巾,在另外三人的衬托下,愈发显得面白无须,气态儒雅,与当下的环境格格不入。

    书生身旁放着一只书箱,光滑可鉴,在篝火光芒的照耀下发出沉沉光泽。

    他拿过书箱,从里头取出一张折好的图纸,轻声道:“这次奉汗王之令游历西北,画下了这张舆图,这些年来西北军的兵力调动情况多半都在其中。”

    草原人放下手中弯刀,在身上擦了擦手上的油腻,小心接过图纸后放入怀中,然后挤出一个笑脸,“上师请放心,我一定会将此图亲手送到汗王面前。”

    白面书生点了点头。

    徐北游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小坡上,手中拿着一把带鞘长剑,嘴角笑意玩味。

    又要杀马贼了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