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西北狼烟染青天
    屋里还是韩瑄走时的样子,挂着一副中堂,上书韩瑄亲笔写就的“太平”二字,下头是张黄花梨木的方桌。平心而论,屋里的家具也不算差,都是韩瑄初到小方寨时置办的,毕竟那时候韩瑄刚刚卸任内阁次辅,有些银钱,还很是阔气。

    不过读了一辈子书的韩瑄,无论是公门修行也好,还是为官之道也罢,都堪称炉火纯青,唯独在最基本的维持生计上,却是一塌糊涂,不到十年就把那笔为数不少的银钱败了个精光,徐北游不得不小小年纪就出去自谋生路,在这方面,徐北游可以挺直了腰板说,自己比先生要强出十几倍。

    进到屋内之后,两人分而落座,徐北游笑道:“前段时间外出游历,刚刚回来,家中无茶也无水,有失礼之处,还望丁兄海涵。”

    丁泽园赶忙道:“不敢劳烦徐兄,对了,徐兄说刚刚外出游历归来,不知是去了哪些地方?”

    徐北游道:“所谓游历,便是从熟悉的地方去往不熟悉的地方,增益见识,开拓格局,不外乎是南人北游,北人南归,小弟既然是西北人士,自然是往南而行,所以这次去了江南,见识了繁盛江都,也顺便走了走江州和湖州,有幸在大报恩寺旁观诸多大儒名士谈空说玄,也有幸在大泽之上看江南驻军百舸争流。”

    丁泽园见徐北游不像是胡吹牛皮,于是心底便信了八分,神往道:“江南士林,天下读书种子菁华所在,徐兄能去那边地界走上一遭,此行不虚,此行不虚啊。”

    徐北游点头赞同道:“此去江南,的确是受益良多。”

    丁泽园感慨道:“有朝一日我也当效仿徐兄,去江南走上一遭。”

    徐北游看了眼被书生放在脚边的书箱,忽然自嘲一笑。

    人家都是负笈游学,自己却是负剑游学,一路走来,不仅仅是看遍名山大川,还割了为数不少的血淋淋人头。

    酒入豪肠,未能酿成诗篇,反倒是啸出一腔剑气。

    当年太白剑仙诗、酒、剑三绝,可不是谁都能效仿的。

    接下来,徐北游又与丁泽园谈了些风俗地理,名家学说,甚至是圣人之道,也算是相谈甚欢。

    小香也曾跟着韩瑄读过几天书,在一旁听得似懂非懂,只觉得两人好生厉害,她中途离开过一次,再回来时已经中午,竟是给两人捎来了两个白面馍馍,丁泽园兴许不太明白,徐北游却是知道这两个白面馍馍在小方寨代表了多大的份量,逢年过节才能吃顿白面,吃些香油,小香从家里拿出两个白面馍馍,指不定要受多少苛责为难。

    徐北游接过还带着热气的馍馍后,很认真地一口一口吃完,然后对着小丫头笑道:“好吃。”

    小丫头脸上立刻浮现出两坨淡淡红晕。

    小方寨不养闲人,劈柴、烧火、做饭、洗衣,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小香不比可以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莲公子,她能在这儿待上一整个上午已经很不容易,下午就得回家干活,不能久留。

    徐北游送着小丫头出去,在临别时掏了一颗银裸子放到她的手里,不等她开口拒绝就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拿着,不是因为这个馍馍,而是因为北游哥在外头发达了,送给你的。”

    小丫头接过这块银子,再度涨红了脸,呐呐不知该如何言语。

    徐北游转身离去,没有回头,挥了挥手。

    这一刻,小丫头忽然感觉到,北游哥的确不是以前那个北游哥了。

    她忽然有些伤感,不知为什么,虽然现在这个北游哥懂得好多,相貌好看好多,本事也大了好多,可她还是更想念过去那个北游哥。

    如果小丫头有机会走出这处方寸天地,去外面的广阔世界看一看,她就会知道自己为何会更喜欢当初的徐北游。

    因为今天的徐北游多了太多世故、野心、机心算计,甚至是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居高临下,而唯独少了当初的那份质朴,或者说赤子心性。

    徐北游没能察觉到小姑娘的细微变化,反身回了院子,丁泽园不知何时从书箱中取出一本书籍,正在慢慢。

    更新最快?上5r%

    徐北游瞥了一眼,竟然是鼎鼎大名的《太上感应篇》,徐北游也曾读过,源出于道门的《抱朴子》,后经几番发扬光大,流通于世,影响深远,上至朝廷,下至民间,刊印传播者众多,到大郑朝时达到高峰,旨在劝善,简称《感应篇》,又被誉为古今第一善书,就连白云子编撰道藏时,也曾将此篇收入其中,归于太清部。

    徐北游现在还能背诵几句白云子写就的《太上感应篇集注》,“太上者,道门至尊之称也,由此动彼谓之感,由彼答此谓之应,应善恶感动天地,必有报应也。”

    说白了,好人有好报,这也是道门积善派的根本路数。

    看不出这位书生还是个积善功之人?

    徐北游没有妄下结论,笑问道:“丁兄有向道之心?”

    正在埋头苦读的丁泽园抬起头来,苦笑道:“徐兄莫要取笑我了,就我这个愚钝资质,哪里敢奢求道门仙人的逍遥自在,能养出几分浩然之气,便已经是平生所愿。”

    徐北游笑了笑,起身从剑匣中取出一壶酒,“西北寒苦,西河原是西北的寒苦之地,而咱们脚下的这座小方寨在西河原上又属于排得上号的贫苦寨子,少有读书人前来,能在这儿遇到丁兄,可谓是莫大的缘分,我这儿还有一壶在回来路上买的汾酒,正宗的陕州老窖,烈得很,都叫它烫喉咙,若是丁兄不嫌弃,咱们二人小酌几杯?”

    丁泽园眼神一亮,没有过多客套,笑道:“恭敬不如从命,丁某就却之不恭了。”

    徐北游又拿出两个小酒杯放到方桌上,一人满上一杯。

    徐北游端起酒杯,刚要说话,突然朝门外望去。

    丁泽园有些莫名其妙,也顺着徐北游的视线向外望去,猛地睁大了眼睛。

    只见远处天边有一道黑色狼烟缓缓升起,整道烟气笔直而极黑,任凭如何风吹也不倾斜半分。

    丁泽园喃喃自语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便是书上说的是狼烟吗?难道边疆有战事?”

    徐北游脸色凝重。

    有狼烟升起,必然是有外敌入侵,结合他一路所见所闻,此值秋季,想来是草原的白灾已经初露端倪,那么八成就是草原骑兵南下劫掠。

    只是不知这次还是如往年一般小规模的劫掠,还是真真正正的大军南下。

    徐北游轻轻呼出一口气,喃喃道:“西北升狼烟,墨色染青天。”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