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北游南归小方寨
    小方寨,就像一个垂暮老人,衰朽不堪,说不定哪天便会无声无息地彻底消失。

    徐北游背着剑匣缓步走进小方寨,此时天色已经昏暗,家家户户闭门,黑沉沉一片,只有偶尔一声狗叫传出。

    徐北游路过一户人家门前时忽然停下脚步,轻唤了一声“灰灰”,不多时后,从墙角的狗洞中探出一个模糊的黑影,看到徐北游似乎有点犹豫迟疑,迟迟不敢上前。

    徐北游蹲下身,张开双手,又唤了一声“灰灰”,黑影啊呜一声冲了出来,原来只黄狗,摇头摆尾地扑向徐北游的怀里。

    徐北游一手轻轻按住它的脖颈,一手揉了揉它的脑袋。

    “灰灰”张嘴吐着舌头想去舔徐北游的脸,徐北游只能向后微仰身子躲开,轻笑道:“别闹。”

    这只黄狗是寨子里一对老夫妇养的,大名叫做“阿黄”,之所以被徐北游叫做“灰灰”,是因为刚出生的时候灰不溜秋的,便被徐北游私自取了个“灰灰”的小名。

    因为两家距离不远,徐北游便与阿黄混得很熟,会时常喂它些吃食,阿黄也就认下了徐北游这个半个主人的身份。

    徐北游摸了摸狗头,起身往韩瑄的旧宅走去。

    早在十二岁那年,徐北游就已经独自搬出去独自一户,是座很是窄小的房子,远不如韩瑄的私塾,虽然也是茅屋,但最起码还带着个不大的院子。

    院子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柴扉就是随意一掩,徐北游直接推门而入,灰灰也跟在他的身后进来。

    两年没人进来,屋内积了不少灰尘,徐北游大袖一挥,将满屋灰尘吹散,拎起韩瑄常坐的那把躺椅来到屋外,学着先生往日的样子躺在椅上。

    灰灰安静地趴在他的脚下。

    本来院中还应该有几只母鸡,不过韩瑄在临走前已经送人,墙角处的那块菜地也因为无人打理的缘故,早已被荒草雀占鸠巢地霸占。

    徐北游躺在椅上,轻轻怕打着膝盖,哼起那首韩瑄以前经常哼唱的无名小调。

    月明星稀,徐北游回忆起许多过往旧事,比如曾经这座私塾里也曾有几个孩子跟着先生读书,只不过最后都一个接一个辍学,大多去了外面,有人能在外面站稳脚跟,比如方三青之流,也有人从此不知所踪,杳无音信。

    徐北游理解他们的感受,也认同他们的作为,只不过徐北游是最幸运的那个人,所以对于许多事难以做到感同身受。

    他一路行来,见了很多人,也经历了很多事。

    他见过鲜衣怒马的权贵公子,诸如端木玉、徐仪之流,也见过高来高去的地仙高人,以秋叶和慕容玄阴最是玄奇,但他很少再去接触那些身处底层的市井百姓。

    他经历过被杀尽满门的崇龙观之事,也一手谋划并亲自参与了诱杀张召奴的江都之变,但却很少再去关心生活中的蝇营狗苟。

    即便是有,也是以一种凌驾其上的超然姿态。

    如今的徐北游还是过去的徐北游吗?

    徐北游回忆着这些年的经历过往,不知不觉地在这儿坐了一夜。

    第二日一大早的时候,一名从门前经过的女子看到了坐在院子里的徐北游,吓了一跳。

    女子,或者说少女,年纪不大,大概也就十五六岁左右,身材瘦瘦小小的,面带菜色,只是一双大眼睛颇为灵动,相貌颇为不俗,综合来说差不多是中人之姿,不过若是细细雕琢一番,也未尝不能渐入佳境,再上一层楼。

    徐北游认得这名少女,她姓李,名字叫做小香,在徐北游离开小方寨的时候还只是个小丫头,没想到才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已经初显少女的体态了。

    名叫小香的少女略带戒备地看着徐北游,警惕问道:“你是谁?在韩先生的家里做什么?”

    徐北游起身笑道:“小香,灰灰都还认得我,你就不认得我了?”

    小香先前见一名衣着华贵的公子哥坐在哪里,没往别的地方去想,此时听到这个熟悉嗓音后,先是一愣,然后惊喜道:“北游哥?”

    徐北游笑了笑,“是我。”

    小姑娘推开门扉小跑进来,来到徐北游的面前,脸色微微红润道:“北游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徐北游笑道:“昨天晚上回来的,寨子里的人都已经睡下,怕吵着你们,就过来这边坐一坐,没想到一坐就坐到了天亮。”

    小香虽然很奇怪北游哥不知怎么白了头,可她也没有多想,问道:“北游哥,你吃早饭了吗?”

    “我不饿。”徐北游摇头道,他知道少女这么早起来多半是要去寨子外头捡些柴火枯草回家生火,不想给她平添麻烦。

    果不其然,少女哦了一声之后说道:“北游哥,那我先去捡些柴火,待会儿再来找你。”

    徐北游恩了一声,“去吧,我去寨子里走一走。”

    目送着少女一溜烟地跑远之后,徐北游将剑匣放在屋内,带着灰灰离开院子。

    小方寨还是过去的小方寨,区区两年的时间没有在这儿留下太多痕迹,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也包括住在这里的人们,起初见到一位衣着华贵的公子哥,多半是好奇,得知是从寨子里出去的徐北游后,又转为震惊,其中还夹杂了些许羡慕和嫉妒,然后便是各种询问,比如他在外面到底混出个什么名堂,成亲没有,韩先生去哪了,过得怎么样等等。

    徐北游按照早已想好的托词一一说明,寨子里中人的气氛又变成了感叹,多半是感慨于徐北游的好运气,竟然被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看上,一下子便能飞黄腾达,其中也不乏少数恶意揣测和心有不甘的嫉妒,徐北游对此也能感知到一二,不过他没放在心上,只当是人之常情。

    毕竟不患寡而患不均,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都逃不出这座窠臼。

    一番寒暄客套之后,徐北游重新返回韩瑄的院子,脱掉了那身华贵外袍,换上一身常服,开始着手清理已经是杂草丛生的院子。

    过了没多久,小香抱着一捆柴火从寨子外头回来,不过身后却多了一位背着书箱的书生。

    这位书生是个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子,衣着朴素,风尘仆仆,身后背着的竹制书箱倒是个有些年头的好物件,光亮可鉴,有几分圆润之色。

    书生略微打量四周一眼之后,目光落在徐北游的身上,猛然眼神一亮,拱手道:“在下豫州丁泽园,游历至此,见过这位兄台。”

    徐北游停下手中活计,直起身子还了一礼道:“在下姓徐,是本地的私塾先生。”

    小香不解问道:“私塾不是韩先生的吗?”

    徐北游笑眯眯道:“小香,你这就不懂了,韩先生是我的义父,所以这叫做子承父业。”

    丁泽园一愣,又是拱手一礼,笑道:“见过徐兄。”

    √:更新最s快上_~fd

    徐北游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丁兄,请屋内说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