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天策都督赵无极
    帝都城里的水有多深?用一位大修士的话来说,就算仙人搬了一座泰山砸下,也能了然无痕。

    事分黑白,天有阴阳,朝廷也是如此,除了摆在明面上的家当,还有一份藏在暗中的深厚底蕴。

    若是跟随先帝打天下的老人,就会知道先帝从未真正信任过现在的暗卫府,他最为依仗的是暗卫中的内卫,内卫堪称是暗卫中的暗卫,对内有纠察暗卫府不法的职责所在,对外行事则更为隐蔽,由四名直属于萧皇的暗卫直接统领,四人不以真实名姓示人,分别以影子、恶虎、伥鬼、般若为名,代代相传。

    在大齐立国之后,内卫与暗卫府分离,并入天策府中,四名统领中的般若恢复本来赵姓,被萧皇赐名无极,成为天策府的掌印都督。

    赵无极的名字与张无病、魏无忌同出一辙,他们三人又被并称为“三无”,分别供职于大都督府、暗卫府和天策府,虽说赵无极比起另外两人相对名声不显,并未名列四俊,但不代表着赵无极会比另外两人要差,从他执掌天策府多年来看,甚至还要略高一筹。

    相比起大都督府和暗卫府,天策府的规模无疑要小上许多,在三府中排名垫底,但仅以权势而言,三府并无太多高下之分,只能说各司其职,其中天策府和暗卫府的架构大致相同,都是以三位坐堂都督为首,唯一不同之处是暗卫府设了一位都督同知,而天策府则是设有长史一职。

    所谓长史,不一定位高,但一定权重,尤其在天策府中更是如此,天策府的先后两任长史分别是蓝玉和赵青,蓝玉如何,自是不必多说,赵青当年也曾手掌大郑半数军权,由此便可见一斑。

    如今的长史是赵青,不过他没了当年的心气,再怎么位高权重也终是在萧煜的底下,所以他无意权势,更多还是专注于自身境界修为,以期在有生之年能以武入道,登上十八楼饱览峰顶的无限风光。

    这次韩瑄重回庙堂,当今陛下的意思是从天策府的左右都督中挑选一人专司护卫韩瑄,最后却是赵青主动请命,也算是跳出天策府这处窠臼,在外头躲上几日清闲。

    赵青走后,原本属于的长史的部分差事和权柄就落到了掌印都督赵无极的手中,让这位功勋老臣愈发权重。

    与天策府的煊赫权柄相比,它所在的衙门就难免有些不般配,甚至是登不上台面,虽说位于皇城之内,与内阁相去不远,可比起不起眼的内阁还要寒酸几分,只是一栋靠着小湖掩在竹林中的黑白小筑,颇有几分闲适自然之趣,让人很难将其与天策二字联系起来。

    今日的天策府外迎来了两位客人,一名倾城女子,一名蟒袍老人。

    天策府早有人等候在门口,将两人迎入府内,不多时后一位气态温文尔雅的老人快步走来,身着一身玄色常服,朝着女子行礼道:“微臣见过公主殿下。”

    女子是萧知南,而陪在她身旁的蟒袍老人则是司礼监掌印张百岁,至于这位常服老人,身份比起张百岁不低分毫,正是天策府掌印都督赵无极,两人也算是共事多年,不过因为有萧知南这位公主殿下在场,没有如何客套寒暄,只是微微颔首示意。

    萧知南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不算大的院子,说道:“这儿做个书院倒是不错,可是用来做天策府的衙门还是差了些,毕竟天策府也是与大都督府和暗卫府并列齐名,那两家的衙门可是威武气派得一塌糊涂。”

    就像是个私塾先生的赵无极笑道:“殿下这个说法有趣,不过殿下也不要小瞧了这小院子,前朝时此地是天机阁放置天机榜的所在,整个皇城大阵的枢机秘钥也是藏在此处。”

    yi最i新/章节=上oz5

    萧知南微微一怔,看了眼面色平静的张百岁,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张百岁没有表示,那么就不可能是赵无极说漏了嘴,八成是父皇有意让她知道这些机密要闻。

    赵无极继续说道:“只要开启皇城大阵,纵使是十八楼之上的掌教真人也不能踏足其中,我天策府负责掌管大阵枢机,与其遮遮掩掩,倒不如直接将整座天策府放在上头,谁要有不轨之念,首先要将我们天策府全部灭去才行。”

    萧知南嗯了一声,“原来如此。”

    赵无极望向张百岁,口中却是问道:“敢问殿下此来……”

    一直没有出声的张百岁终于是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奉陛下口谕,责令天策府彻查齐阳公主遇袭之事。”

    赵无极正了神色,单膝跪地,沉声道:“诺。”

    萧知南是女子身,不好学着父兄那样亲自伸手扶起功勋老臣,只是该做的姿态还是要做足,虚扶了一下,笑道:“那就有劳赵都督了。”

    赵无极起身后,轻声道:“堂堂公主殿下竟遭宵小暗算,说到底还是我们天策府失职,如今追查此事更是我们分内之事,怎敢称劳。”

    萧知南摇头道:“若不是赵长史亲自出手,歹人萧林又怎么会轻易退去。”

    赵无极叹息一声,“这些年来天策府与鬼王宫多次交手,互有胜负,贼首萧林更是行踪莫测,数次躲过我们天策府的围剿追捕,很是棘手。”

    萧知南微微皱眉道:“萧林背后另有其人?”

    赵无极点头道:“老对手了。”

    萧知南心中一动,问道:“是谁?”

    赵无极犹豫了一下,摇头道:“事关重大,殿下还是亲自去问陛下为好。”

    萧知南轻轻吐出一口气,“我知道了。”

    张百岁咳嗽一声,轻声道:“陛下还有第二道旨意,让你们天策府派出一人专司护卫公主殿下,至于到底派谁,由你这位掌印都督做决定。”

    赵无极有点头疼道:“虎营统领恶虎和内侍卫统领伥鬼不能轻动,我这个掌印都督般若也走不开,长史赵青已经去了韩阁老那边,就只剩下左右都督两人,左都督按照惯例由宗室勋贵重臣出任,同样不太合适,那就只能是右都督影子了。”

    话音落下,一名婀娜身影出现在赵无极身后,身着一品公服,头戴乌纱,腰束玉带,脚踏锦靴,三千青丝从乌纱下柔顺垂落,愈发衬得面白如雪,目若星辰,竟是个不着宫装着官装的大美人儿。

    赵无极轻轻感慨道:“当年的四大暗卫如今就只剩下我一人,其他三位同僚俱已作古,她是上任影子的女儿,早在承平十五年就已经踏足地仙境界,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又是女子身,跟在殿下身边也方便一些。”

    影子上前一步,单膝跪地,“影子见过公主殿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