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夏蝉仙剑再相遇
    转眼间便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分,一位衣着不俗的贵公子,没有骑马,没有仆从,而是孤身一人背着一个大匣子徒步而行,满头白发,雪白雪白的,颜色甚至比许多古稀老人的白发还要干净,怎么看都与这方环境格格不入。

    他走在丹霞寨的街巷之间,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很快就有些不正干之人要来摸一摸他的底细。

    这也算丹霞寨中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外乡人来到丹霞寨,就要给本地盘根交错的地头蛇一份孝敬,有点类似于江都那边的拜码头,若是不给,难免要被找一找麻烦,寻一通晦气,一般人出门在外都不会与这些地头蛇硬碰硬,多少给些就当是破财免灾。当然,如果身份太过煊赫,那就另当别论,比如上次萧知南、端木玉、李颜良一行人,不但气度不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而且还人多势众,自然让人望而却步,不过此时的徐北游只是孤身一人,甚至连匹骏马都没有,还要自己背匣子,这便让人动了心思。

    在一条位置稍显偏僻的小巷中,一名上身描龙画虎的壮汉拦住了徐北游的去路,另外一个满身痞气的精瘦男子则是截住了徐北游的退路,两人阴沉的视线在徐北游身上上下游弋,似乎在算计能从这个肥羊身上扒下几层皮。

    徐北游停下脚步,想起一首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他好歹是在此地厮混了小十年的时间,不过离家两年,也要被人“摸一摸底细”了。

    徐北游忽然有些不想继续看下去了,因为有些乏味,滋味尽了,与其将此地的最后一抹余韵全部尝尽,倒不如留点美好念想。

    徐北游抬头望向头顶天际的火烧云,满眼红黄二色,绚丽无比。

    下一刻,他背后剑匣中轰然开启,有一剑冲霄而起,将这漫天的火烧云一线分割为二,然后又划出一道弧线,在高空悬停。

    然后就在两人的惊骇目光中,徐北游一跃而起,落在剑上,一闪而逝。

    剑仙御剑而行。

    两人仿佛被吓傻了一般面面相觑,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刚才他们两人竟然想要去摸摸这位剑仙人物的底细!?

    真是嫌自己的命长了,好在那位剑仙不屑与他们这般小人物计较。

    两人皆是有一种大难余生的劫后庆幸。

    一剑往东而去,破开层层云霄,瞬息百里,当那一剑再次悬停时,徐北游负手而立望向望去。

    此时在他的脚下有一个不大的寨子,与丹霞寨相比是天差地别,也就是几十户人家。

    最新lo章zo节mm上{!

    徐北游的眼神柔和许多,轻轻吐出一口气,低声呢喃道:“回家了。”

    这个小寨子叫做小方寨。

    在近百年来,西北是当之无愧的百战之地,兵戈杀伐极重,几乎是年年升狼烟,与江南相比,好似是两个人间。

    在西北,又以西河原为第一等修罗之地,仅仅是数十万人以上的大战就发生过两次,所以此地寨堡体系盛行,丹霞寨便是其中佼佼者,放眼整个陕州也是一处重镇,而小方寨则是属于爹不亲娘不爱的那种,甚至在西北军的地图上是否标准了这么一个寨子都要存疑。

    可无论这个小方寨如何不堪,终归是徐北游生於斯长於斯的地方。

    徐北游离开小方寨后,见识了许多人和事,也见识了许多别样的风景。

    有动辄屠灭满门的阴沉暗卫府。

    有身披青衣要替天行道的镇魔殿。

    有雌雄莫辨如观世音的玄教教主。

    有满身阴郁戾气的东北辽王。

    有江都三位老佛爷,有齐州皇储萧白,有惫懒李青莲,有没大没小的李神通。

    有张安,有宋官官,有剑气凌空堂,有禹匡,有张无病,有上官青虹。

    有一袭白衣绝世独立的吴虞,有说话糯糯软软的小道姑知云,也有那个有望结成夫妻的公主殿下萧知南。

    如今的他走过了千山万水,走过了万里方圆,见过了庙堂江湖,见过了三教九流,可这里却是最开始的地方。

    所有的风景都是从这儿开始。

    虽然先生说过,他不是出生在小方寨,但自从他记事以来,就是生活在小方寨中,他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甚至能在夜色难辨的情形下,从丹霄寨回到这儿。

    徐北游身形下落,落地之后将所御之剑收回剑匣。

    不知是不是近乡情怯的缘故,徐北游没有第一时间回小方寨,而是去了距离小方寨不远的一处断崖。

    断崖如故,仍是大风呼啸。

    在十几年前,有一位老人曾坐在这儿,满头白发,背着一只长条状木匣,木匣用小地方很难见到的蜀锦织锻裹着。

    还有一个稚童,拿着一只刚刚捉到的夏蝉。

    老人与稚童在这儿做了一个小小的交易。

    十几年后,还是那只剑匣,还是满头白发,可是不见老人,也不见稚童。

    因为稚童长大了,继承了老人的衣钵。

    至于老人,死了啊,什么仙逝,就是死了,被别人打死了。

    再也活不过来,就连尸体也没剩下。

    徐北游立在断崖上,将背后剑匣摘下,立于身侧。

    常年不休的大风仍旧是呼啸不止,将他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

    徐北游自认不是一个多愁善感之人,可这一刻他却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他仰起头,看着远处缓缓西沉的夕阳,轻声自语道:“我叫徐北游,双人徐,北方的北,游历的游。”

    大风吹过,吹散了话语,不知说与谁听。

    过了许久,夕阳终于是完全沉入地下,天色晦暗,只剩下地平线处的一抹黯淡光亮。

    一直站在这儿的徐北游怔然出神。

    他有点想念师父了。

    那个身材高大的背剑匣老人。

    那个教他练剑,督促他读书,带着他走遍了西北塞外的老人。

    以前徐北游修为浅薄,即使背着剑匣,也难以自如运用,如今踏足地仙境界,这才能将剑匣如臂指使。

    他从剑匣中拿出一样物事,是只被冰封了的夏蝉,整体透出冰蓝之色,蝉翼上还带着点点晶莹,仍旧如当年一般栩栩如生。

    这是徐北游从张雪瑶手中接手剑匣后,无意中发现的。

    想来张雪瑶已经将剑匣整理过一次,把公孙仲谋的其他遗物都取走,或是留作念想,或是做成了衣冠冢,只给徐北游剩下这只夏蝉。

    徐北游用手掌小心翼翼地托起夏蝉,怎么也没想到师父竟然留下了它。

    “一只蝉?”

    “是一个夏天。”

    徐北游喃喃自语道:“国仇未雪身先老,匣中仙剑夜有声。师父,请看徒儿这一剑。”

    话音落下,剑匣猛然震颤,先是一缕一缕青色剑气渗出剑匣,将徐北游的面庞映照得碧莹莹一片,继而剑匣轰然大开。

    一剑出世,天开四方。

    这一日,徐北游御诛仙出剑匣,踏足地仙五重楼境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