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来去丹霞不殊途
    徐北游离开延州府,一路向北,往丹霞寨方向行去。

    丹霞寨之所以名为寨,而不是府,是因为此寨其实是归属于西北军名下的重要屯军粮寨,当年大都督徐林经略西北,在西河原上打造了无数堡寨,按照三线分布,墩台十里一座,连绵相望,边烽相接,每逢战事,狼烟依次四起。寨子百里一座,其中屯兵,若有敌情,相连而动。所有堡寨星罗棋布,如同一张蛛网,将整个西河原笼罩其中,而丹霞寨就是位于这张网的最中心位置。

    当初东北军长驱直入西河原,星夜奔袭丹霞寨,丹霞寨陷落之后,东北大军此为依托,步步为营,依次拔掉堡寨,使得陕中行营只能步步退让,最终兵临中都城下,即使三大行营尽数回师之后,东北军仍是坚守此寨,所以双方最后的决战就是发生在丹霞寨,这才有了萧知南等人前往丹霞寨寻觅古战场之事。

    }d唯)一正a版,其他都/是p》盗{版?;

    毫无疑问,丹霞寨是个大型军寨,就是容纳个十几万人马也不成问题,至于徐北游和韩瑄所居住的小方寨,则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寨子,曾经属于寨堡体系中的一员,归于丹霞寨名下,随着寨子里的青壮陆续离去,如今就只剩下一帮老弱病残。

    虽然徐北游嘴上说没了先生之后,这里就不算家了,但毕竟是住了二十年的地方,心里还是不能完全放下,所以才特地回来走上一遭,下次再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在距离丹霞寨还有大约四十里路程的时候,徐北游被一群从草原上溜进陕州的马贼截住去路,兴许是看到徐北游穿了一身锦衣华服,又孤身一人,所以这些马贼就动了顺手干一票买卖的心思。

    为首马贼是个独眼壮汉,上下打量了一番徐北游,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人家出身,这让在草原上吃了不少苦头的独眼马贼有点红眼,草原上闹白灾,他们这些马贼的日子也不好过,无奈只能到陕州来捞点油水,可这里毕竟是西北军的驻地,若是一个不小心被西北骑军盯上,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哪成想刚进来就遇到个肥羊,只要做了这一票买卖,再去草原上避避风头,管你家里是哪路的权贵,还能到茫茫草原上找人不成?

    就在马贼打量徐北游的时候,徐北游也在观察马贼,他望着这群面带风霜之色的马贼,忽然想起自己当初为了练剑在草原上杀马贼的日子,那段日子是徐北游杀人最多的日子,因为他不杀马贼,马贼就要杀他,非死即活,也是徐北游过得极为畅快的日子,什么都不要管,什么剑宗道门,什么地仙人仙,什么朝廷公主,只有手中一剑,只管一路杀去,酣畅淋漓。

    那段日子最终以徐北游斩杀了十二狼盗而告终,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有些怀念。

    自从修为有成之后,徐北游就告诫自己,戒杀制怒,所以他从不滥杀,只杀非杀不可之人,而眼前的马贼们,无论是满身的杀气,还是刀锋上的血腥气,都在说明一件事,他们绝不是善茬,都是手上沾染了不少人名的悍匪,个个死有余辜。

    虽说徐北游不太喜欢仗义行侠那一套,但如果能为家乡除去几个祸害,他还是不介意这点举手之劳。

    徐北游伸出右手,背后剑匣中飞出一剑落在他的掌中。

    不是常用的天岚,而是杀人最多的赤练。

    赤练出匣,杀意滔天,蚊虫蛰伏,飞鸟惊散,就连马贼座下的马匹也开始躁动不安。

    见过些世面的马贼首领惊骇欲绝,不等他有所反应,徐北游轻描淡写地一剑斩出,二十余骑马贼瞬间灰飞烟灭,什么也没留下。

    徐北游轻声自语道:“难怪到了地仙境界之后就容易不把人命当作一回事,这样杀人与踩死一只蝼蚁真没什么区别。”

    这只是个小小的插曲,徐北游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继续前行。

    很快丹霞寨就已经遥遥在望,恰好有一支商队在一众刀客的护卫下往丹霞寨行去,毕竟这地方不算太平,比不得江南,更比不得天子脚下的江北,还是小心为妙。

    护卫商队的刀客大概有四十几号,青壮刀客和中年刀客各占一半,为首的则是一名不惑年纪的刀客,满面风霜之色,刀柄上缠着一层厚实棉布。

    当徐北游看到这名刀客后,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高声招呼道:“孟老哥!”

    走在整支商队最前头的刀客猛然停下身形,转头望向这名一身华服却偏偏徒步而行的陌生公子哥,他虽然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但是多年走南闯北,见过的人多少都会有点印象,觉得这位公子有些面熟,可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他平日里接触的人要么是商贾之辈,要么就是同为刀客之流,少有这种气派十足的官家子弟。

    徐北游笑道:“孟老哥不记得我了?我是小方寨的小徐啊,两年前我去中都,还是你捎了我一程。”

    姓孟的刀客愣了一下,按住刀柄朝徐北游这边凑近几分,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有些不敢置信道:“真是小方寨小徐?”

    徐北游微笑道:“不是我还能是谁?这才两年时间,孟老哥就认不出我,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刀客终于确定了徐北游的身份,笑道:“老孟可不敢当贵人二字,倒是瞧徐老弟这身打扮,可是阔气了。”

    徐北游笑了笑,“不过是打肿脸充胖子罢了,算不上阔气。”

    孟姓刀客将徐北游细细打量片刻,不置可否道:“别的不说,就说徐老弟这份气度,可跟打肿脸充胖子不沾边。”

    徐北游道:“孟老哥也知道,我打小便不知道祖宗爹娘是谁,这两年在外头厮混,走了狗屎大运,被一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看上,做了人家的便宜女婿,虽说攒了些银钱,但终究不是靠自己打拼出来的,说起来也是有些丢人,所以没说实话,还望孟老哥见谅一二。”

    孟姓刀客这才露出几分笑意,“不管怎么说,徐老弟这次都是衣锦还乡了。”

    徐北游摆手笑道:“虽说是做了人家的女婿,但终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外姓人,人在屋檐下,总是个低头的劳碌命,这次是去帝都办事,顺道路过咱们这儿,既然遇到了孟老哥,那正好去寨子里喝上一顿酒,我请客。”

    孟姓刀客是个老江湖,人情世故经历的多了,最是喜欢与人结个善缘,而且这会儿已经到了丹霞寨,也不怕有什么其他问题,朗声笑道:“徐老弟这话就说得见外了,你是从外头回来,怎么能让你破费,得让老孟我掏钱请客才行。”

    徐北游笑了笑,“先不说这个,先进寨子。”

    孟姓刀客点头道:“对,先回寨子再说。”

    于是,徐北游还是跟着当初送他离开丹霞寨的商队,再一次回到了丹霞寨。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