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先还礼来日方长
    王生向徐北游介绍完天策府之后,继续说道:“这些年来,天策府与鬼王宫有过几次交手,互有胜负,说起来那个叫萧林的,还与我们天机阁的一位大匠造颇有些渊源。”

    徐北游心下一动,问道:“是那位艾子爵?”

    王生道:“自从先帝废黜子、男二爵之后,现在已经是艾伯爵了。”

    徐北游问道:“我曾听过这两位的事迹,听说他们是从极西之地而来?”

    王生点头道:“这位艾伯爵从极西之地带来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当年攻陷襄阳城时所用的改良中都炮便是出自她手,所以她也成为我们天机阁内最特殊的一位大匠造。”王生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男人都懂的玩味笑容,“话又说回来,这位艾伯爵可是位金发碧眼的异域女子,风情与中原女子大不一样。”

    徐北游轻轻嗤笑道:“这有什么稀奇,这种女子在江都城里多的是,不止是女子,男人也有,若大匠造有朝一日去江都做客,徐某做东,定让大匠造尽兴。”

    王生摇头道:“这可不一样,来自极西之地的女子不少,身上有大齐朝廷爵位的女子却只有一位,天机阁的大匠造也只有一位,其实到了咱们如今的位置,女子的身份必然要比女子的姿容更加重要。”

    徐北游没有反驳。

    王生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转而说道:“至于这个萧林,据说很早就返回了极西之地,他回来之后与谁搅在了一起,又做了什么事情,我那位在天策府的朋友没有提起过,所以我也就知之不详了。”

    徐北游平静道:“此人先是出手袭杀道门齐仙云,接着又在齐州截杀公主殿下。”

    王生皱眉道:“这么大的胆子?道门和朝廷两边都敢招惹,不想活了不成?”

    徐北游轻声道:“不是不想活了,而是另有图谋,万幸这两位女子都有保命手段,若是被萧林得逞……”

    王生略微思量,道:“若真是如此,恐怕还有其他后续谋划,委实是这两位女子的身份太过特殊,只是话又说回来,萧林能对这两人出手,恐怕道门和朝廷内部也不干净。”

    徐北游沉声道:“这是必然,有人想要借鬼王宫之手将水搅浑,他们好浑水摸鱼。”

    王生站起身,转身伸手抚过铜炉上的铭文,缓缓道:“这些与我何干?我做我的大匠造,那些事情自有该操心的人操心。”

    徐北游沉默稍许,点了点头,“各司其职,是这个道理。”

    王生背对着徐北游道:“我所知道的事情都已尽数告知于你,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可以去帝都天策府找一个叫赵无极的人,至于他愿不愿意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诉你,就看你的手段如何了。”

    徐北游起身背起剑匣,拱手道:“谢过大匠造解惑,徐北游告辞。”

    王生没有转身,高声道:“门口那个姓李的小子,你可以进来了!”

    李颜良小心翼翼探头进来,与转身往外行去的徐北游刚好一个照面。

    徐北游平静道:“这段日子有劳李统领招待。”

    李颜良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意思,赶忙道:“不敢当不敢当,都是在下的分内之事。”

    徐北游拱手一礼,“今日徐某就要离开延州府,就此别过。”

    李颜良愣了一下,还礼道:“徐公子一路顺风。”

    就在徐北游即将走出这处地下空间时,王生忽然说道:“徐北游,莫要小看了公主殿下,如你所说,公主殿下被人算计了一手,女子多记仇,若是我所料不错,这位殿下八成已经开始反击了。”

    徐北游微微一顿,点了点头后,继续前行,悄然离开了此处。

    ……

    帝都城,一座幽静私宅。

    最近端木玉的日子不算好过,被端木睿晟勒令在这座别院中修身养性。

    不过端木玉并非是不学无术之辈,也就真耐下性子在这儿读书写字,今日亦如往日,端木玉正在书房中挥毫泼墨,就在此时,一名暗卫府统领亲自引领着一位女子快步走到书房外,轻轻叩门。

    书房内的端木玉皱了下眉头,“进来。”

    暗卫统领轻轻推开门后,停步不前,反而是那名女子径直走入房内,摘下头上的帷帽,露出一张脱俗面庞。

    端木玉停下笔,抬头望去,脸色微变。

    他认得这名女子。

    朝堂上下皆知齐阳公主有五位贴身侍女,名字取自一句诗。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端木玉眼前这位女子正是五位侍女中的轻罗。

    女子轻轻一挥手,站在门外的暗卫统领立时倒地暴毙。

    端木玉慢慢地退后两步,如临大敌。

    轻罗面对这位差点儿成为帝婿的端木公子泰然自若,微笑道:“端木公子何故怕我?难道是做贼心虚?不过如此也好,省得奴婢多费口舌。”

    端木玉沉声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轻罗笑了笑,“奉公主殿下之命,送公子一份礼物。”

    话音落下,从门外又走进四名同样带着帷帽的女子,每人手中各捧着一个木盒。

    端木玉冷笑道:“那我还真是受宠若惊。”

    5最新5#章i☆节q上cpc

    轻罗笑道:“奴婢猜端木公子一定是在等端木都督派来的护卫死士,不巧的是郡主今日也随着奴婢一道过来,刚好遇到了那名死士,虽说这位死士很是厉害,不过比起郡主还是略逊一筹,被一拳砸烂了胸膛。”

    端木玉并未看到萧羽衣的身影,半信半疑。

    轻罗抬了抬下巴,一名蒙面女子打开手中盒子,盒子有一颗死不瞑目的男子头颅,正是那位负责暗中护卫端木玉的暗卫高手。

    端木玉瞪大眼睛,又是向后倒退一步,撞在椅子上,发出一声刺耳声响。

    接着是第二个盒子,其中是一名妇人的头颅,双目紧闭如同沉沉睡去,就连头上发髻也没乱分毫。

    轻罗轻笑道:“这是公主府上的一位管事,也算是跟随殿下多年的老人了,专司诸般食材,可惜摊上了个好赌的丈夫,又被旁人设了个局,无力负担赌债,所以就成了暗卫府手中的棋子,虽说事出有因,但仍是死有余辜。”

    轻罗一个眼神示意,另外两名帷帽女子也将手中木盒打开。

    第三个和第四个盒子中分别是一名年轻男子和一名年轻女子的头颅,男子英俊,女子娇艳,两人脸上表情都极为惊恐。

    端木玉在看到两人的头颅后却是脸色大变,甚至比看到第一个头颅时还要惊怒。

    轻罗轻声道:“那名男子是鬼王宫的人,那名女子则是端木公子的外室,知晓你的许多秘事,也是端木公子最喜爱的外室,不过这不是公主殿下的礼物,只是奴婢的区区敬意,还望端木公子笑纳。”

    端木玉紧紧咬牙,脸色说不出是惊恐还是狰狞。

    轻罗挥了挥手,四名女子将木盒放在地上,然后向外退去。

    端木玉死死盯着轻罗,狠狠握拳,手背上青筋暴起。

    轻罗丝毫不以为意,淡笑道:“端木公子,徐公子和齐王殿下大概在年底就会抵京,咱们来日方长。”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