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是寒门还是世家
    王生仿佛刚刚发觉还有一人,望向李颜良,不客气道:“小子,有事?”

    李颜良干笑道:“大匠造,末将李颜良,奉都督大人军令特来……”

    未等李颜良把话说完,王生已是皱起眉头,老大不快地打断道:“催催催,整天就知道催,真把我这儿当铁匠坊了?张无病人呢,他怎么不亲自过来?”

    李颜良小心翼翼道:“都督大人他军务繁忙,无暇脱身,所以只能派遣末将前来。”

    “屁的军务繁忙,是林寒打到城下了?还是陛下召他入京了?你回去告诉他,想要那批东西,就耐着性子等一等,别整天催。”王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像是驱赶苍蝇一般。

    李颜良欲哭无泪,他倒不怎么在意这位性格怪异的大匠造的无礼言行,毕竟就是都督大人亲自来了,也难免要被心情不好的大匠造骂个狗血喷头,只是这批军械拖得实在太久了,当初都督大人亲自与大匠造洽谈此事,正值大匠造高兴,大手一挥说三个月后便能交付到西北军手中,结果呢,三月之后又三月,这都拖了小半年了,也就是天机阁的大匠造才能这般任性,换成其他人,被扣上一个延误军机的罪名,轻则罢官,重则砍头,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

    王生斜眼瞥了李颜良一眼,“看你这表情好像很不情愿走啊?告诉你,我掐指一算,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都不宜开炉,请假一天,听到没有?赶紧滚,不然我可亲自出手送客了!”

    李颜良没有徐北游的修为,不敢忤逆这位大匠造,只能无奈看了徐北游一眼后,转身往来时的通路跑去。

    这处地下空间中就只剩下徐北游和王生两人。

    王生向后斜靠在铜炉的炉壁上,丝毫不顾巨大铜炉内正燃烧着熊熊火焰,双臂抱胸,望向徐北游问道:“既然你是公孙仲谋的弟子,又有如此修为,就连那方剑匣也背上了,想来应是本代剑宗首徒,我天机阁与剑宗素来没有什么牵扯,今天你来延州府做什么?”

    徐北游坦然道:“儒门圣贤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此番离家远行,即是北游,也是赶路,游历至此,听闻本地特异之处,故而进来开一开眼界。”

    王生笑眯眯道:“这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哪怕是剑宗首徒也不行,难不成说剑宗已经上了朝廷的大船?我前段时间倒是听说过陛下有意招揽公孙仲谋,当时我还以为是哪个吃饱了撑的胡说八道,现在看来,也不是无风起浪。”

    徐北游神色古怪,忽然问道:“大匠造已经多久未曾离开此地了?”

    王生微微一怔,回答道:“大概有七八年了吧,我上次离开延州府还是去祁山的巫教祖庭寻物,此后便一直没有离开过此地。”

    祁山巫教祖庭对于寻常修士而言,的确是凶险无比,哪怕是初入地仙境界的修士,也要小心无比,生怕一个不慎便要死在其中,可对于一位十楼以上的大地仙而言,只要不去最底下的几层,那地方大可来去自如,若是手头少了什么东西,去里面寻觅一番,多半能有不菲收获。

    徐北游对此没有半点意外,轻声道:“陛下的确有招揽之意,不过家师已经仙逝,所以此番只能由我代替先师北上帝都。”

    王生闻言愣住许久,有些不敢置信道:“公孙仲谋死了?十七楼的地仙境界,手持诛仙,谁能杀他?”

    徐北游缓缓道:“道门掌教秋叶。”

    王生沉默许久,声音略微低沉道:“当世之间也就秋叶有这个能耐了。”

    徐北游没有说话。

    王生摇了摇头,离开热浪滚滚的铜炉,一挥手将地上的图稿和矮几扫到一旁,盘膝坐下,直言道:“如今你大概是地仙四重楼的修为,放在你这个年龄,无疑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可放眼天下而言,远远撑不起一座九流之首的剑宗,更遑论代替公孙仲谋北上帝都,所以我在想,你是否还有什么其他显贵身份,毕竟剑宗和道门都是一个德行,就喜欢收那些世家子弟为徒,当年的上官氏如此,后来的公孙氏、张氏也是如此。”

    ax\正d◎版*首发/4

    很显然,一口一个“那些世家子弟”的王生肯定是出身寒门,天然跟世家不对眼,徐北游无奈苦笑一声,他这个受了二十年寒苦却又有个次辅义父之人,到底该算寒门还是世家?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家父姓韩。”

    王生身在此地,虽说有些不问世事的意思,但此地毕竟是朝廷名下的军镇,对于庙堂上的大事还是知晓一二,只是略一思量后便立刻明白徐北游口中之人到底是谁,啧啧道:“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是韩阁老的养子,真不知道你上辈子到底积攒了多少福德,这辈子被公孙仲谋收为弟子,还有个一朝首辅做养父,你小子上辈子该不会是补天的仙人吧?”

    徐北游一脸无奈,不知该如何接话,只能缄默不言。

    王生收敛了脸上的轻佻笑意,轻声道:“我知道阁主与韩阁老不和,不过我不是庙堂中人,那是他们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也不会与你计较什么,你这次来延州府,恐怕不是游历那么简单,看在你这家伙比较顺眼的份上,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徐北游将背后的剑匣摘下放在一旁,学着王生的样子盘膝而坐,问道:“我其实一直都很好奇天机阁到底是怎么样的宗门,尤其是天机二字,是天机不可泄露的‘天机’,还是天工机巧的‘天机’。”

    王生想了想,回答道:“天机阁有新老之分,早年的老天机阁,的确是前者那个天机,整日里神神叨叨,上观天象,夜看星辰,类似于现在的钦天监,后来天机阁被大郑太祖皇帝灭了一次,再次复立的新天机阁,就莫名其妙变成了后者这个天机,专事墨家那一套,有点类似于工部和兵仗局,当然,老天机阁那一套也有传承下来,阁主就是走的这条路子。”

    提到“新老”之说,徐北游心下一动,试探问道:“大匠造可曾经历过十年逐鹿?”

    “经历过,咋了?”王生不以为意道。

    徐北游接着道:“那大匠造也应知道在那十年逐鹿中有个叫做鬼王宫的宗门。”

    兴许是时隔太久的缘故,王生仔细想了许久,终于是记起有这么个旋起旋灭的宗门,“你说那个鬼王宫啊,说起来还与你们剑宗有些渊源,你家长辈没跟你提起过?”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