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大匠造姓王名生
    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前人算是把道理都说尽了,可到底怎样才能算是“好战”,谁也说不出来,如今的大齐朝廷养兵近乎两百万之巨,算不算“好战”?

    前人又说“上不玩兵,下不废武,存不忘亡,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大齐连续两代帝王都极为重视天机阁,不惜大量投入银钱,致使国库连年超支,以至于赈济灾民都要让齐王萧白亲赴江南筹集钱粮,算不算“玩兵”?

    徐北游作为半个商贾,也作为半个庙堂中人,很想看看这座被李颜良笑称是用银子堆起来的军镇到底是怎样的景象。

    不过初进城时的景象却让徐北游略微失望,因为乍看之下,这里就是一座普通城池,除了略显冷清之外,无论房屋还是街道,都与陕州其他府城并无太大区别。

    虽然徐北游很好地将这抹失望遮掩过去,但李颜良早已是考略到这一点,主动开口解释道:“毕竟是一座府城,也不可能全都是工匠作坊,这一片主要是住人的地方,酒肆、赌坊、秦楼楚馆样样不少。”

    徐北游好奇问道:“那位天机阁的大匠造在哪?”

    李颜良指了指北面,说道:“各类作坊也分三六九等,大匠造所在的那座作坊自然是第一等,一直都是禁地,这次若不是我手持都督大人的军令,也是不得入内的。”

    徐北游哦了一声,倒是没有太多惊讶。

    当初十年逐鹿,传承自墨家一脉的天机阁算是为萧皇出了大力,在大齐立国之后,萧皇也没忘了这位大功臣,不但阁主蓝玉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首,天机阁也被朝廷大力扶持,要钱给钱,要人给人,一扫大郑末年时的颓势,成为仅次于“三教”的庞然大物。

    按照道理而言,蓝玉和韩瑄在庙堂上势成水火,而天机阁又毫无疑问是蓝玉的后宅,徐北游作为韩瑄义子无论如何都不该到天机阁的地盘上“兴风作浪”,只不过徐北游实在对这座特殊宗门太过好奇,再加上韩瑄也曾说过徐北游不用太过在意两人的庙堂争斗,所以他还是决定来这儿看一看。

    徐北游跟随李颜良一路前行,这次路上遇到的盘查明显严格许多,不过有张无病的手令,仍是一路畅通无阻,一直来到一小片黑白之色的不起眼建筑之前才被拦下,因为这儿的守卫之人已经不再是西北军甲士,而是变成了天机阁弟子。

    ea首o发g

    李颜良拿出张无病的亲笔手书上前交涉,徐北游则是站在一旁凝视着这片建筑,微微皱眉。他自然知道这片不起眼的建筑绝非天机阁作坊所在,以他的神魂感知,真正的作坊应该是在地面之下,只是此处有阵法运转,徐北游也并非精擅于神魂之道的道门中人,所以无法一窥全貌。

    一番交涉之后,李颜良与徐北游得以进入这片建筑,而其他人等则是留在外面,几名天机阁弟子好奇地望着一身锦衣华服的徐北游,心中暗自猜测此人到底是怎么来头,竟然能让一位前途无量的骑军统领如此毕恭毕敬,可从未听说过军中有如此年轻的统领啊,难不成是宗室子弟?

    李颜良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儿,轻车熟路地带着徐北游来到往地下部分的入口处,进入其中之后是一道蜿蜒向下的石径地道,石径较为平缓,丝毫不见陡峭,而且十分宽阔,足以让两辆马车并行,想来是因为要向其中运送大量物资的缘故。

    一路畅通无阻,墙壁上嵌有长明灯的石径地道不断向下延伸,好似不见首尾的火焰长龙,进入其中后徐北游便已经可以感知到此处的规模之大,几乎相当于一座丹霞寨,两人曲曲折折走了半个时辰,就像行于蜂巢之中,穿过十余条纵横交错的密道,前方视野骤然开阔,终于走到目的地。

    此处极为空旷广阔,占地大约十余亩,高约十余丈,以十根巨大支柱撑起,四周墙壁上有许多以人工开凿出的洞窟,徐北游和李颜良就是从这些洞窟的其中之一走出,地上散乱堆放着各种材料以及许多半成品军械,中央位置则是一方足有三人之高的巨大铜炉,其中烈焰熊熊,热浪逼人。

    在铜炉不远处,有位年轻男子正盘坐于一张矮几后面,此人**着上身,下身随意穿着一条黑色长裤,虽然身材略显消瘦,但块块肌肉棱角分明,一头黑发随意披散下来,俯首在一堆图稿中奋笔疾书,在他身旁不远处,还散乱放着一堆构图精致的图纸。

    当两人踏足此处时,他似有所感,猛地抬起头望向两人,这看似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却带动了铜炉中的炽烈火劲,朝着两人急卷而来。

    两人眼前的空气的骤然扭曲,继而只剩下一片赤红之色,徐北游还好,李颜良却是承受不住,瞬间嘴唇干裂,大汗淋漓,向后倒退几步之后,身形摇摇欲坠。

    徐北游皱了下眉头,伸出手掌于身前轻轻一环,徒手用出剑十七,只见一道如同长练的剑气环绕两人一周,好似是护城之河,将无边火劲隔绝在外。

    这名男子轻咦了一声,惊奇道:“竟然是地仙境界的用剑高手,却是多年未曾见到了,你是剑宗之人还是道门中人?”

    徐北游平静回答道:“剑宗,徐北游。”

    此人兴许是在此地时间太久,而徐北游又是在近两年才声名鹊起,所以他对于徐北游三字根本无动于衷,接着问道:“那你是出自谁的门下?”

    徐北游答道:“家师公孙仲谋。”

    此人从矮几前站起,挥手散去火气,饶有兴趣道:“原来是公孙仲谋的弟子,我师父是阁主的师兄,与你师父是同辈之人,所以你我也算是同辈。”

    徐北游心中难免苦笑一声,他的辈分无论从韩瑄那边算起,还是公孙仲谋那边算起,都不算低,眼前这位十楼以上的大地仙虽然看起来是年轻人的相貌,但其真实年龄最起码要在花甲开外,差不多可以做他的祖辈,可真要论起辈分,两人却是同辈。

    徐北游也散去身前剑气,拱手问道:“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年轻人淡笑道:“我姓王,单名一个生字,没有表字,现为天机阁大匠造,你叫我大匠造也可,直呼我名也可,都随你。”

    徐北游没有托大到直呼一位十重楼境界大地仙的名讳,只是道了一声大匠造。

    李颜良在旁边站了好一会儿,见王生始终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有些尴尬倒是次要,只是怕耽搁了都督大人的要事,只能硬着头皮轻轻咳嗽了一声。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