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中都城再见病虎
    都督府内颇为冷清,除了剑戟森然的兵甲,几乎没有其他闲杂人等。

    徐北游一行自中门而入,沿着以青石板铺就的主干道来到正厅前,此间主人张无病已经等在这儿,抱拳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南归,有些日子不见了。”

    此时的徐北游身着深红色锦袍,外罩黑色比甲,腰束玉带,头上简单綄了一个发髻,以一支墨玉簪子束起,不得不说人靠衣裳马靠鞍,换了身行头之后的徐北游摇身一变,越发像是王侯世家出来的贵公子,正如今日的张无病,头发已经蓄起,龙骧虎步,再也不是当初的守窟僧人。

    徐北游还礼,“徐北游见过张都督。”

    张无病笑道:“南归不必多礼,我已经命人备下酒宴,为你接风洗尘。”

    “北游先行谢过张都督。”徐北游又是拱手一礼。

    张无病轻轻挥了下手,所有人悉数退下,只剩下两人。

    两人对视。

    徐北游记得上次两人这么对视,还是在敦煌城外的千佛洞,那时候张无病手里牵着一个小和尚,徐北游则是将知云挡在自己的身后。

    在此之后,徐北游就再也没有毫不避让地直视过这位病虎,直到今天。

    徐北游缓缓说道:“有朋自远方来,未必不亦乐乎,只怕张都督并不想看到我来中都。”

    张无病脸色不变,平静道:“入内说话。”

    厅内设有一张不大的圆桌,桌上有十二道菜式,却只有两副筷子。

    主客隔着桌子分而落座,张无病作为主人,提起酒壶为徐北游斟满一杯酒,问道:“南归近来可好?”

    酒是一等一的汾酒,已在西北军的地下酒窖中窖藏了十余年,今日取出,酒香四溢,若是有酒鬼在此,怕是闻香便先醉三分,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酒液仍旧清澈见底,不见半分浑浊。

    徐北游双手举杯,看着清澈的酒液倒入杯中,答道:“一切都好,说起来也是多亏了张都督,若不是当初张都督出手相救,我怕是已经死在端木玉麾下暗卫的刀下,也就没有今日的江都徐公子,所以我先敬张都督一杯。”

    徐北游高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张无病平淡道:“也不尽然,当时你身怀诛仙,即使没有我出手,最后也可以转危为安。”

    徐北游放下已经空了的酒杯,直言道:“想来张都督已经知晓徐某的来意。”

    张无病轻抿了一口杯中酒液,“猜到一些,不过我还是想听一听南归你怎么说,同时我也希望南归不要像某些说客那般,故作惊人之语。”

    徐北游轻声道:“话语惊不惊人,并非只是言者有意,说到底还是听者有心,徐某今日只为张都督陈述利害,剖析局势,至于该如何决断,只在张都督一念之间。”

    张无病向后靠在椅背上,轻声道:“愿闻其详。”

    徐北游拿过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不过没有喝酒,而是用手指蘸了酒液,在桌面上写下一个“蓝”字和一个“韩”字,缓缓说道:“当今庙堂之上,蓝韩二党相争,其中种种利弊,张都督是久居庙堂之人,自然看得透彻,想来就不用徐某赘言了,徐某此来只是转述先生的些许话语。”

    张无病不动声色。

    徐北游将“韩”抹去,接着说道:“所谓韩党,其实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烟消云散,如今的韩党,与其说是先生的一人之党,倒不如说是由先生领衔的帝党,这场党争,与其说是蓝相和先生之争,倒不若说是君相之争,张都督以为然否?”

    张无病的神色微变,他有些猜到徐北游要说什么,不过还是轻轻点头。

    徐北游写下一个“帝”字,“二十年前,当今陛下刚刚登基不久,蓝相却已经登顶庙堂三十年,而且蓝相还是陛下的老师,所以难免相强君弱,此乃庙堂大忌,张都督以为然否?”

    张无病缓缓点头,“继续。”

    徐北游道:“当时先帝和太后娘娘先后仓促离世,外有魏王和草原汗王,内有蓝韩党争,陛下要依仗蓝相掌控庙堂,所以才会暂时隐忍退让,君相和睦,只是如今不比从前,陛下已经是知天命之人,蓝相却仍旧伫立于庙堂之上,说句诛心之言,世间岂有登基二十年而不得独掌乾坤之帝王乎?”

    张无病沉默许久,上身微微前倾,认真问道:“然后呢?”

    徐北游平淡道:“张都督是真的不明白?还是非要徐某把话彻底说明白?要‘倒蓝’之人不是先生,而是当今陛下,要张都督做出一个决断的,也并非是所谓韩党,而是帝党!”

    张无病沉默片刻,缓声道:“陛下和蓝相之间究竟如何,非是你空口白牙一说就能下定论的。”

    首发m…

    徐北游道:“若仅仅是徐北游口出此言,张都督自然可以当作是胡言妄语,只不过此言是出自当朝次辅之口,张都督又岂能当作是空口白牙?”

    张无病沉默不语。

    徐北游平静道:“张都督,是蓝相爷举荐你为左都督不假,可是你不要忘了,同时也是陛下首肯了此事,都说上感君恩,可从未有过上感相恩之说。”

    张无病再次默然许久,长呼出一口气,轻声道:“这都是陛下的意思?”

    徐北游沉声道:“张都督,你不要忘了陈琼的下场,更不要忘了陈琼是谁的人,陛下的心思,真不难猜。”

    这一次,张无病是真的哑口无言。

    舍内一片静默。

    过了许久之后,徐北游再度开口道:“若是平时,你是我的前辈,可今天在公言公,我称呼你一声张都督,这些道理,我不信你不明白。”

    张无病仍是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叹息一声。

    徐北游伸手抹去桌面上的两字,稍稍加重了语气,“连我一个身在朝堂之外的人都知道,庙堂争斗从来没有犹豫可言,正如沙场征伐,是战、是和、是走,都要当机立断,前辈也是常年带兵之人,难道连这等浅显道理都想不明白?”

    徐北游这番激烈言辞可谓是毫不留情面,不过张无病没有半分动怒神色,略微犹豫后,终于是缓缓说道:“既然南归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我也不妨明言,在南归你来中都之前,我已经准备好两封密信,分别是交给蓝相爷和文公的,时至今日,我也不认为蓝相没有还手之力,现在言谁胜谁败还为时尚早。”

    说话间,张无病从袖中取出两封被火漆封好的密信,他以两指捏住写着一个“蓝”字的密信,轻轻一捻,灰飞烟灭。

    然后他将那封写了个“韩”字的密信推到徐北游的面前。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