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路边吃面说道途
    徐北游与文慈的这次见面,谈不上尽兴,也谈不上败兴,虽然也有些许实质内容,但更多还是客套和试探,点到即止。

    徐北游的态度很坚决,有些事你文慈做不了主,只能由张无病来回答,正所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有些话注定不能传于六耳。

    文慈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只能请徐北游在陕中府城暂作停留,他先一步返回中都去见张无病。

    徐北游自无不可,在李颜良的作陪下,正好逛一逛这座早就想来却一直未能成行的陕州首府。

    两人漫步街上,见到一个面摊,正宗陕州油泼辣子的香气闻着就让人食指大动,舌下生津,徐北游来了兴致,对李颜良问道:“吃些东西?”

    李颜良既然作陪,自是没有拒绝客人的道理,点头应是。

    徐北游见摊子人满为患,就耐心排队等着,期间有几个神情很是彪悍的妇人插队,也不恼不怒,让一旁的李颜良看得啧啧称奇,他虽然不会主动欺压平民百姓,可也没有这种好脾气,若真有这等不讲理的“刁民”,他也不介意做一回欺压百姓的纨绔子弟。

    好不容易等到一张空出来的桌子,徐北游要了两碗油泼面和两碟油泼辣子,两人隔着桌子相对而坐。

    对于寻常陕州百姓而言,最好吃的两样东西就是油泼辣子和酸菜饺子,要是谁敢说这两样东西不好吃,这驴日的肯定是没尝过这两样好东西的滋味。

    徐北游以前在小方寨的时候,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顿饺子,而且还不能放开了吃,都是有数的,倒是油泼辣子偶尔能吃上一点,尤其是拌在面里,格外下饭。

    如今的徐北游踏足地仙境界,餐风饮露,吸纳天真、地秀、日精、月华同样能够果腹,不必拘泥于口腹之欲,细细算来,徐北游已经有两年没有吃过这等陕州美食了,上次吃油泼辣子还是在西凉州的陇南府,与知云一道在路边的小摊上,那个滋味真的难忘。

    徐北游下意识地看了身旁的李颜良一眼,心底有些感慨,油泼辣子还是那个油泼辣子,可惜身边之人已非,当初的小道姑拜了秋叶为师,两人有缘无分,江都一别之后终是陌路。

    李颜良虽然是将门公子,但毕竟是军伍中人,没有觉得这样吃饭有何不妥,也不讲究食不言那一套,同席而坐,一边吃面一边说道:“徐公子,听闻你已然踏足地仙境界,不才在下也是修士,不过走的是武修路子,听许多军中前辈说武修的地仙境界与其他修士大有不同,所以斗胆请教徐公子,地仙境界究竟有何神异之处。”

    徐北游将碟子里的油泼辣子用筷子拨入碗里,道:“虽然剑修与武修两者之间有许多相通之处,但剑修终究还是出自于道门一脉,有些取巧于天地的手段,就拿世人常说的飞天遁地来说,我们剑修讲究御剑,大概地仙三四重楼的境界就能踏剑飞天,道门修士更是简单,只要踏足地仙境界便可乘风而行,而你们武修就不行,纵使可以一跃十数丈,可终究不是飞,只能叫做飞腾,想要真正做到御气而行,差不多要有地仙十重楼以上的修为。”

    李颜良皱了皱眉头,问道:“何谓取巧于天地?”

    徐北游吃了一口面,声音略微含混说道:“也就是借势,借天地之势,在这一点上,道门做得最好,化雨为剑,御风而行,都算是借势于天地,而武修一脉做得最差,就像天地间的一块顽石,与天地格格不入,休说是借势,有时还会有逆天之举,所以许多大修士都认为武修一脉的以力证道不过是痴人说梦,难求长生。”

    李颜良无心吃面,若有所思。

    徐北游很快便将自己的一碗面吃完,将筷子搁在碗沿上,轻声说道:“其实也很简单,道门拜道祖,佛门拜佛祖,儒门拜圣人,要对天地存有三分敬畏之心,无论如何通天修为,心中还有一怕,而你们武修却没有什么祖师之说,更无太多敬畏之心,多的是无法无天之辈,所谓以武犯禁,说得就是你们了。”

    李颜良感觉好像要抓住什么,却又从指缝间溜走了,摇了摇头,无奈道:“先不说这个了,徐公子见过都督大人之后,可是要立刻北上帝都?”

    徐北游不可置可否道:“我只要在年关之前抵达帝都即可,所以不用急着赶路,而且西北是我的故乡,这次难得回来,不想来去匆匆,最好是到处走一走看一看,听说草原上白灾厉害,入冬之后,我还打算去草原边境一行,看看到底是如何千里素白无人烟,也亲身体会下冻死人的白毛风又是怎样的厉害。”

    李颜良感慨道:“说起草原白灾,在下曾经目睹过一次,都说我们西北苦寒,可真正见识了塞外草原的大雪,才知道什么叫雪大压死人,有些地方的雪几乎能有齐腰之深,也难怪草原人要拼了命南下,委实是草原上活不下去,若不南下,就能冻死饿死在草原上。”

    徐北游一声叹息。

    李颜良转开话题,“如果徐公子不开口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帝都人士,听口音实在不像生在西北。”

    徐北游笑道:“我自小跟着先生长大,先生说惯了帝都官话,我也学了一口官话,虽然陕州方言也会说,但终究不太习惯,这两年在江南,还学了点那边的方言,也是挺有意思的。”

    李颜良笑道:“出门在外,多学两门方言不是坏事,我有次去南边就吃了大亏,跟人家问路,说了半天,鸡同鸭讲,谁也听不懂谁说的话,最后还是连带着比划才算是说明白了。”

    徐北游笑了笑,指了下李颜良面前只吃了一半的面,“别浪费了这份口福,出门在外,想吃都吃不到。”

    李颜良笑着点头称是,狼吞虎咽,很快将一碗面吃完,连汤也不剩下半分。

    5l正:版首x发~6

    趁着这个功夫,徐北游已经结账,两人起身离开此地。

    一路上话题又转回到先前的武修之说上。

    徐北游直截了当道:“纵观百年,武修中能称得上一个‘圣’字的只有武祖皇帝和慕容燕,武祖皇帝留有萧家拳意传世,我曾有幸从青鸾郡主那里见过一二,的确不凡,尤其是五方帝拳,比起我剑宗的剑三十六也不遑多让,而慕容燕则是以刀入道著称于世,自成一家,留有天刀一脉,张都督曾是先帝亲卫,必然学过萧家拳意,我也曾见过张都督出刀,似乎也有几分天刀真意,李公子要想在武修之道上有所进益,不妨从张都督那里着手。”

    李颜良眼神一亮,拱手抱拳道:“多谢徐公子指点,李颜良没齿难忘。”

    徐公子摆了摆手,一笑置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