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骑军左都统文慈
    当年的陕中行营掌印官行辕旧址如今归属于西北军掌管,算是西北军都督府在陕中府城中的一座分府。

    平日里冷清无比的行辕今日总算是热闹了一回,在李颜良抵达此处之后,发现已经有好些同僚提前赶到,都是在西北军属于中流砥柱的三四品武官。

    李颜良是年轻有为的才俊,日后前途无量,他刚一入堂,便有不少人围了上来见礼,李颜良脸上也绽出几分笑意,不断抱拳拱手,与一众同僚客套寒暄。

    正说话的时候,一名同样是披甲戎装打扮的年轻校尉从后堂走出,环视一周后,目光落在李颜良的身上,朗声道:“是李统领到了吗?都统大人有请。”

    李颜良一愣,朝身周众人团团拱手,“李某先行失陪。”

    一名高大将领笑道:“既然是都统大人要见李兄弟,李兄弟自去便是。”

    李颜良跟着年轻校尉步入清幽后府,当年蓝玉、闵行、萧瑾先后三任陕中行营掌印官就是在此统率大军,如今闵行已经故去,蓝玉和萧瑾则一为当朝首辅,一为魏王。

    来到一座临时开辟出来的书房门前,校尉通禀之后,李颜良推门而入。

    房内只有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将,正坐在书案后头闭门养神。

    李颜良目不斜视,恭敬行礼道:“末将李颜良见过左都统大人。”

    老将睁开眼,随意道:“华房不必拘礼,坐吧。”

    名颜良字华房的李颜良果然没有过多客套,大大方方地坐到一旁的客座上,轻声问道:“世伯传小侄过来,可是有话交代?”

    文慈捏了捏鼻梁,缓缓说道:“先前我在给你的密信中提过,说有位大人物要来西北,其实那人的身份也不难猜,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江都徐公子,此人先是诱杀昆山张召奴,后又驱逐江南道门,占了杜家的道术坊,更与湖州的后军左都督禹匡交好,当下正是如日中天,不过若这位徐公子仅是如此,在江都只手遮天也好,翻云覆雨也罢,与我们都无太大关系,毕竟这儿是中都,不是江都,可你也应该知道站在徐公子身后的那位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李颜良轻声道:“韩阁老,这可是早在二十年前就能与蓝相爷掰一掰手腕的朝堂大佬,二十年后东山再起,刚刚重返庙堂,就让五大左都督之一的陈琼罢官去职,如今更是让蓝相一退再退,我听说现在已经有了‘倒蓝’的传言。”

    b‘f永|g久免m}费\s看小u说”!

    文慈直起身子,轻声道:“我也不妨与你透个底,韩阁老已经为他这个义子向陛下求亲。”

    “求亲?”李颜良先是一怔,继而震惊道:“是公主殿下!?”

    文慈点头道:“前些时候,我们都觉得帝婿的人选差不多就要落在端木家的公子身上,可谁曾想到会从半路杀出一个徐公子?以如今的形势来看,端木家失去圣眷已经初露迹象,而韩阁老却是如日中天,最起码在蓝相倒台之前,陛下还会继续依仗韩阁老,既然是韩阁老亲自相求,那陛下就绝不会拂了韩阁老的颜面,所以这件事差不多应该定下来了,若无意外,这位徐公子不日就会成为我们大齐的第三位帝婿。”

    李颜良苦笑道:“当初那位端木公子陪着公主殿下游历西北,我还曾在家中长辈的授意下专门作陪,哪成想转瞬之间诸般谋划俱已成空。”

    文慈稍稍压低了声音,说道:“华房,不要再去掺和端木家那滩浑水,端木家久居帝都,执掌暗卫府权柄,已经陷得太深了,就如当年的西河徐家,树大招风,风必摧之,当初的徐家之所以能逃过一劫,是因为出了位皇后娘娘,可既然端木玉做不成帝婿,那么端木家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李颜良的脸色骤然凝重起来,“请世伯教我。”

    老人沉声道:“你回去告诉李世伯,李家要渐次疏离端木家,不要露出什么痕迹,尤其是在这个关头,千万不要存有赌上身家性命搏一把荣华富贵的念头,只要安稳守住了西北这块地,任凭帝都风云变幻,都吹不到我们头上来。”

    李颜良低头应声道:“小侄记下了,回去之后一定转告爷爷。”

    他是西凉将门李家的嫡孙,爷爷李金戈早年时曾辗转于西北暗卫府和西北军两个庞然大物之间,算是半个暗卫府宿老,若是陛下真要决心动一动暗卫府,那么李家还要早作准备。

    文慈点点头,转而说道:“徐公子在发迹之前就已经与都督大人相识,那时都督大人同样未曾起复,两人结有些香火情分,此番徐公子北上帝都,出人意料地不走东江大运河,而是绕道陕州,名义上是与拜访都督大人叙旧,实则是出自韩阁老的背后授意。”

    在西北军中,只要提起都督二字,那就只有一人,必然是说左军左都督,若是说几位右都督,则会直称为右都督。同样在江南军中提起都督二字,也只能是说前军左都督,这几乎是五大禁军中不成文的规矩。

    李颜良久居西北军中,没有多此一举地问是哪个都督,试探问道:“都督大人不想见这位徐公子?”

    文慈平淡道:“都督大人虽与韩阁老有旧,但不想在此时贸然牵扯进蓝韩党争之中,可无论是徐公子还是韩阁老,都督大人又不能拂了他们的面子,所以不得不见,我这次来陕中,明面是召集诸将巡视军务,实则就是赶在都督大人之前见一见那位徐公子。”

    李颜良问道:“若是那位徐公子直接去中都怎么办?”

    文慈摇头道:“徐公子这次登门拜访没有瞒着别人,摆明了是要将此事放到台面上,巴不得让旁人都知道都督大人还是韩党中人,所以没有偷偷摸摸的道理,陕中是去中都的必经之路,我们只要等在这儿,总能等到那位徐公子。”

    李颜良点点头,面露沉思之色。

    文慈脸上露出几分慈爱之色,说道:“我这次之所以与你说这些,一是想着文李两家的情分,二是我膝下无子,一直把你当作半个儿子看待,这次徐公子来陕中,你也跟着我去见一见,不算下注站队,只当是结个善缘,若是日后韩阁老真能扳倒了蓝相这棵参天大树,那么今天的这个善缘可就非同寻常了。”

    李颜良郑重行礼,作揖到地,感激道:“小侄谢过世伯。”

    文慈笑了笑,摆手道:“好了,你先去吧。”

    李颜良徐徐向后告退。

    文慈重新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凝神。

    李家可以作壁上观,他和自己的恩主张无病却没这个可能,徐北游的这次造访,注定要引起朝堂上的又一场风雨。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