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左军都督张无病
    张无病的一生,不可谓不传奇。

    他原本出身微末,草莽之辈,与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魏无忌相互扶持,苟活于市井之间,后来为生计所迫,两人暗中加入了白莲教,并很快成为教中骨干。

    那一年,大郑神宗皇帝驾崩,萧煜称王,萧烈自任大丞相携天子而令诸侯,天下大乱,他和魏无忌跟随白莲使陆林、张福,发起了大名鼎鼎的红巾军起事。

    红巾军起事如星星之火燎原,短短半年的时间中,从最初的三千人发展为精锐数万、流民百余万的浩大规模,席卷大半个江南,那时候还叫张定国的张无病也在这个过程中开始展现自己异于常人的领兵天赋,很快便能自领一军,在江南大地声名鹊起。

    不过流民就是流民,乌合之众也始终是乌合之众,面对久疏战阵的江南官军,他们凭借人数优势还能战而胜之,可面对从由陕入蜀继而入湖的西北铁骑时,立时大败亏输。

    当时的西北骑军号称天下第一军,横扫草原骑军、后建铁骑,在西北军踏足江南后,常常是几千人杀得数万人溃不成军,被后世史家笑称为“为真王开路”的红巾军兴盛一时后,在西北铁骑的铁蹄下,轰然坍塌。

    继而萧皇亲赴江南,与江南道门一起发动东湖别院之变,白莲教圣女唐圣月、白莲使唐悦榕、剑宗张雪瑶被俘,白莲使陆林、张福以及老鬼王宫的鬼王战死于此,红巾军彻底崩溃。

    现在回头来看,红巾军的作用其实就是摧毁大郑朝廷在江南的统治根基,其后的陆谦顺理成章地收拾残局,轻而易举地在江南建立起自己的统治。

    不过张无病和魏无忌并未选择归于陆谦麾下,而是带着一队嫡系人马辗转各地,成了无数草头王的其中之一。

    再后来,萧皇定鼎大势,两人兵败被俘后归顺,被萧皇分别赐名无忌和无病,如今齐仙云、萧元婴、赵廷湖和徐北游被并称为四俊,那时候的四俊则是病虎张无病、人猫魏无忌、冢蟒查擎、飞熊禹匡,四人均是出身军伍,后又都身居高位,相较于另外三人,张无病算是仕途最为坎坷之人。

    他是四人中第一个爬上都督级别高位的,但又是最后一个晋升从一品的,只因那场承平元年蓝韩党争,使身为韩党中人的张无病被罢官去职,不得不蛰伏沉寂二十余年,直到二十年后,才与韬光养晦多年的禹匡一道被封为大都督府的五位左都督之一。

    有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可身在庙堂,又何时自在了?

    在收到一封来自帝都的书信后,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的左都督大人这几日明显有些忧虑之色,这让一位心腹将领倍感惊讶,他在二十年前就是张无病的部下,随着张无病的起复,他也被调入西北军中,这么多年以来他可很少见到这位老上司这般神态,就是二十年前被暗卫府的端木睿晟亲自解职时,也只是洒然一笑而已。

    张无病在书房内来回徘徊踱步,虽然按照年龄来说他已经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但因为其修为高绝的缘故,看起来仍是壮年人的面貌,反倒是那个比他小上十几岁的属下看上去更老一些,已经是苍苍白发。

    张无病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对这位心腹说道:“子义,本督这次到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局面中,一边是举荐我为左都督的蓝相爷,一边是旧时恩主韩阁老,两人相争,将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此番韩阁老来信,说他的养子徐南归要北上帝都,中途会路过中都,还望我接待一二,你怎么看?”

    姓文名慈字子义的老将愣了一下,道:“那位徐公子若要北上帝都,直接走东江大运河便是,实在不行取道海上也行,又何必从我们西北内陆经过,这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文慈自是听说过这位徐公子的大名,倒不是因为徐北游在江都如何,而是因为徐北游有望朝廷的第三位帝婿,前两位帝婿的身份已经是煊赫至极,无形中给“帝婿”二字渲染上一层别样意味,这第三位帝婿能够走到什么高度,实在让人期待。

    张无病叹息一声,道:“我与徐南归有旧,于情于理,都没有避而不见的道理,可一旦见他,许多事情就难免要摆在明面上说,那层窗户纸未曾捅破之前,还能假装看不见、听不到,可一旦捅破了窗户纸,就再也没有回旋余地。”

    文慈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属下多嘴一句,以都督目前的处境而言,想要像大都督那般作壁上观已是不能,与其两头都不靠两头都得罪,倒不如彻底倒向一边,都督还应早做决断才是。”

    张无病沉默不语。

    要说朝堂上最为超然之人,定是大都督魏禁无疑,自徐林死后,魏禁成为第二任大都督,居于五位左都督之上,坐镇帝都执掌大都督府,是为万千武官巅峰,若是战时,其权柄甚至要超过内阁首辅和司礼监掌印,成为实实在在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如今大都督魏禁并不在帝都,而是坐镇南疆,兼领前军左都督之职,深入十万大山数百里,继续扫清南疆蛮族残余,自然可以不理会朝堂纷争,而张无病无论资历、战功还是权势,都无法与魏禁相提并论,自然不敢奢求魏禁的这份超然。

    张无病想了想,吩咐道:“无论是韩阁老的面子,还是徐南归的情分,见是肯定要见的,不过即使要倒向其中一方,也不能一蹴而就,终归要徐徐图之,算算日子,徐南归差不多该到陕州了,子义你先代我去他一面,探探口风,我也好有所准备。”

    文慈沉声道:“诺。”

    张无病挥了挥手,“好了,你去吧。”

    文慈徐徐退出书房。

    待到文慈退下之后,张无病坐到书案后面,习惯性地揉了揉额头。

    他从来就不喜欢欠人恩惠,多年前韩瑄有恩于他,所以他成了韩党中人,多年之后,蓝玉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所以提前举荐他为左军左都督,虽然他清楚其中关键,但仍是不愿与这位恩人正面敌对。

    想到这儿,他忽然有点怀念魏无忌了,以前他们两人共事的时候,一个动嘴,一个动手,一个劳心,一个劳力,通常是魏无忌决定打哪座城,再由张无病决定怎么打,所以萧皇才说张无病是将才而非帅才。

    可惜啊,二十年的疏远,再深厚的情分也难免淡薄,如今的魏无忌再不是当年的魏献计了,正如他张无病也再不是当年的张定国了。

    张无病向后靠在椅背上,喃喃自语道:“往左还是往右?”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