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回陕州旧忆遐思
    陕州,乃是上古人皇葬地,位于西北内陆腹地,周边与燕州、豫州、蜀州、西凉州接壤,得此州便可承东启西,东可叩关燕州直逼帝都,西可征伐蜀州入主江南,当年萧皇便是以此为根基,雄踞西北,虎视天下。

    同时陕州、燕州、西凉州还直接与草原接壤,故而在此三州之地,朝廷分别驻有整支西北左军和部分中军,其中中军驻守燕州,而西北军则以中都为中心驻守西凉州和陕州两州。

    在老将诸葛恭故去之后,张无病重新起复,成为新任西北左军左都督,坐镇中都。

    徐北游此次北行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再次前往中都,与张无病见面。

    这次见面,意义不凡,即是徐北游的本意,毕竟他也曾与张无病有过一段香火情分,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韩瑄。

    {o永久er免/b费%}看_%小说(

    虽然张无病的起复是因为蓝玉的举荐,但在二十年前,他可是韩瑄的爱将,自从张无病成为大都督府五位左都督之一后,其立场一直在摇摆不定,既不倒向蓝玉,也没有重归韩瑄门下的意思。

    韩瑄对此虽然理解,但不认同,所以曾特意给徐北游去信一封,信中说他身在帝都,不便亲自去见张无病,希望徐北游作为他的义子,以探访故人的名义亲自造访张无病,这样既合情合理,同时也代表了他的极大诚意。

    对此,徐北游自是遵命行事,庙堂争斗从来都容不得君子,更不会有君子之争,哪怕当年蓝玉和韩瑄的意气之争,为首的两人虽然没有大打出手的意思,但在牵扯了大半个庙堂之后,也差点闹出兵戎相见的戏码。

    除了这件庙堂大事之外,徐北游还想借此机会问一问张无病,当年身为五城兵马司掌印都督的他,知不知道西河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徐北游一路向西,接近塞外之地,骑马之人渐多,多以客商为主,也时不时可以见到戴着斗笠的刀客。

    这些刀客未必都是高手,大部分人不过是靠着手里的刀混口饭吃而已,这些人居无定所,凶狠无情,既可以接受雇佣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也能为了银子给商队保平安,和其他刀客动刀子,和马贼们拼命。

    他们类似于镖局,又比镖局多了些见不得人的生意。

    不过这碗饭也不是那么容易吃的,很多初出茅庐的刀客,没什么经验,第一次上阵就被人家捅了个透心凉,或是被马贼们削去了半个脑壳,这可是实打实的死人,不像中原镖局又能喊号子,又能套交情。而且刀客之间又有许多纷争纠缠和勾心斗角,互相使绊子或者干脆是背后捅刀子,都屡见不鲜,能在这行当混到十年以上的,都是真正的厉害角色,甚至暗卫府的许多老暗卫都是出身于西北刀客。

    也正因如此,地方官军对于这些彪悍刀客和马贼很是无奈,很多时候直接由西北军出面强行镇压,一般而言,边军不会讲缉捕二字,都是直接剿杀,而且边军的手段也极为酷烈,不是悬首示众,就是将尸体拖在马后游街。

    徐北游记得自己小时候就曾见过一队西北军骑兵拖着十余具马贼的尸体从丹霞寨前经过,引得好多人围观,他也在人群中,惊鸿掠影地一瞥,看到了一张已经死去多时的面庞,狰狞骇人,这张脸庞给予他的内心冲击,不下于多年后萧知南的惊艳容颜,两者同样让他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只是不知公主殿下在得知徐北游将她与一个死去的刀客相提并论之后,该是何等感受,会不会柳眉倒竖,直接让徐北游找那个念念不忘的死尸成亲去,或者只是不在意地淡然一笑,了然无痕。

    既然说到了萧知南,就不得不提到两人的婚事,平心而论,比起那些盲婚哑嫁的公子千金们,两人已算是幸运,毕竟见过,也相处过,比那些直到新婚之夜才能见上第一面的男女们不知要好出多少。时至今日,两人仍是偶尔通信,虽然徐皇后对此颇为不满,但在韩瑄亲自面见萧帝之后,已然没有障碍。

    很多士林书生想象韩阁老的养子与堂堂公主殿下鸿雁传书到底是怎样的景象,应该是诗词对和,你赠我一首诗,我还你一首词,你写一幅字,我便画一幅画,总之都是才子佳人那一套。

    也有人觉得江都徐公子和齐阳公主都是心机深沉之辈,在一起自然是谈论些天下大势,要么就是密谋朝廷大事。

    实际上两人更多还是谈论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比如说徐北游会谈一谈不让人省心的李青莲,从西洋过来的各种奇巧物件和奇异果蔬,甚至还会寄给萧知南一些,萧知南则是会说她最近遇到的烦恼或是趣事,比如斑斓又闯祸了,大姑姑墨书又念叨了,又被母后叫进宫去训斥了一番等等。

    两人都有意无意地将各自的苦难隐藏起来,徐北游从没说起过诱杀张召奴的惊险,也没提起过面对李紫剑的苦战,而萧知南也只是将自己中毒的事情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平平常常,简简单单,没有那么多诗情画意,也没有那么多蝇营狗苟,更没有惊天动地。

    在徐北游看来,一对夫妻,就该是这样,也应当是这样。

    如果没有遇到萧知南,没有跟随公孙仲谋游历西北,没有韩瑄重返庙堂,那么他也许会在二十岁的那年成为一名年轻的刀客,从此以后干着刀口舔血的买卖,挣着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银子,下场不外乎两种,一种是无声无息地死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一种是攒够了下半辈子的银钱,带着满身伤痕在丹霞寨置办一处房子,聊度余生。

    正因为如此,徐北游才会对于刀客这个行当如此了解,因为他差点就成为一名刀客,一个佩剑的刀客。

    当然,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徐北游没有成为一名拿剑的刀客,而是变成了剑宗少主、江都徐公子,甚至还要成为大齐王朝的第三位帝婿,现在的他扔掉了过去的黑白之色,不用再在这些小人物的灰色世界中摸爬滚打,他走进了一个缤纷绚烂、富丽堂皇的世界,满身光彩。

    现如今的徐北游可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些曾经的同类人,自己却超然物外。

    徐北游脑中想着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心中很是感慨,他上次极为狼狈地逃出了西北,这次重新回来,算不算是衣锦还乡?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