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洛水河上说草原
    天蒙蒙亮,徐北游背着剑匣独自走在洛水之畔,正值肃杀秋季,越是临近陕州,越是能感受到天高地阔,身处其中,越是能感受到自身之渺小。

    在徐北游身侧不远处的滔滔洛水连通了陕州和豫州,此时浓郁的水汽弥漫开来,使河面上隐约笼罩了一层蒙蒙雾气。

    徐北游透过雾气向前望去,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渡口,有船夫撑船来回渡人,走近之后,发现撑船的是一对衣着寒酸的爷孙,老人和小孩都是穿着一身脏兮兮的羊皮袄,不同的是老人手里拿着撑篙,站在船头,而孩子则是坐在船舱中,露出一张不算白净的脸蛋,正轻轻打着哈欠。

    老人看到徐北游后,笑呵呵问道:“这位公子要过河吗?”

    徐北游怔了一下,看了眼老人和孩子身上的羊皮袄,笑着答应一声,问过了价钱,递给老者船钱后便上了船。

    )首ey发◇

    孩子见有人上船,揉了揉惺忪睡眼,用一双滴溜溜转的眼睛好奇地张望着徐北游。

    此处水势平缓,不过也河面开阔,想要划船到对岸差不多要大半柱香的功夫,徐北游坐在船上随口问道:“老人家是本地人士?”

    正在乘船的老人咧嘴一笑,“老汉是陕州人士,前些年年景不好的时候,搬来了豫州,没有手艺,也没有田地,就只能靠摆渡为生,说起来也是多亏了这条大河,不但给了老汉一口饭吃,就是赶上草原蛮子的骑兵南下,也不从这儿过,这些年来倒是一直平安无事。”

    徐北游稍稍惊讶:“如今太平盛世,草原蛮子的骑兵还敢兴风作浪不成?”

    老人叹息一声,“早些年先帝爷在世的时候,那些草原蛮子的确不敢兴风作浪,不过这十几年来可是不比以前了,每逢秋冬之际,总是有草原骑兵南下劫掠,他们也不怎么杀人放火,就是抢粮食。”

    徐北游脸色略微凝重几分,问道:“陕州和中都是朝廷西北大军驻军所在,难道他们就不管吗?”

    老人苦笑道:“咱们不过平头百姓,哪能知道那些将军们是怎么想的。”

    徐北游缄默不语。

    老人接着说道:“有几个去草原做生意的过往客商曾经对老汉说起过,草原那块苦寒之地六月就下雪,到了冬天之后更是遍地白茫茫一片,人和牛羊都要冻死,那些草原蛮子没有办法,只能南下劫掠。”

    一直没有说话的孩子忽然问道:“爷爷,草原那里除了草还有什么?去那里能做什么买卖啊?”

    老人顿时语塞,关于草原的事情,他也不过是道听途说,这辈子从未去过草原,甚至连半个草原蛮子都未曾见过,又哪里知道那些过往客商去草原做什么生意。

    徐北游不愿老人尴尬,笑着解释道:“做草原的生意,其实就那么几样,咱们大齐这边有茶、铁、盐,草原那边有牛羊和马匹,一般在我们这儿卖一钱银子的茶叶,放到草原便能卖到一两银子,而在草原到处都是的骏马,放到我们大齐则是几十两银子的高价,那些客商用盐、铁、茶换取马匹,然后再将马匹带回中原贩卖,一来一回就是十几倍的利润,不过无论茶、铁、盐,还是马匹,都是朝廷严加管制的东西,若是不经朝廷允许私自贩卖,便是走私,若是被边军抓住,按照律法是要砍头的。”

    “砍头!”孩子唬了一跳,又问道:“既然要砍头,那为什么还会有人去做生意呢?他们不怕死吗?”

    “他们当然怕死。”徐北游淡笑道:“可财帛动人心,只要做完一票买卖,便能有成百上千两银子的收益,这可是一般人家一辈子也挣不到的银钱。”

    “银子!”孩子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银子是什么样子呢,只听人家说白白的,亮亮的,能晃人眼。

    老人生怕孩子再问出什么不该问的问题,瞪了他一眼后,朝徐北游笑道:“公子是读书人吧?学问就是大。”

    徐北游笑了笑,“确实读过一些书,不过算不得读书人,圣人典籍可不教这些商贾之道。”

    难道眼前这位公子是个商贾子弟?可怎么瞧也不像啊!老人没当真,只当是这位公子谦虚。

    孩子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了转,又问道:“公子,公子,你去过草原吗?”

    徐北游微微一顿,露出几分追忆之色,“去过,承平二十年的时候,我跟着师父游历,从中都出关之后往西凉州走,然后再过乌鞘岭到敦煌城,出玉门关便是秀龙草原,那里的来往商队才是频繁,不过商队多了马贼也多,一个个凶神恶煞,成群结队,来去如风,专门杀人劫财。”

    老人轻声感慨道:“一看公子就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当年有个游学读书人过河,跟老汉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话语,叫做……叫做读什么书不如行多少路……”

    徐北游微笑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对,就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瞧老汉我这记性。”老人拍了下额头,说道:“想必公子去过不少地方吧。”

    徐北游点头道:“当初家师在的时候,跟着家师走完了西北和辽东,后来家师不在了,我又独自一人从西北去了江南。”

    老人颇为神往道:“着实不少了,公子年纪轻轻就走遍了大江南北,了不起,真的了不起。”

    徐北游笑了笑,没有说话。

    老人问道:“那公子此行是要去哪儿?”

    徐北游略是自嘲道:“去帝都,这两年在江都算是混出了点人样子,也积攒了些家当,家中老父给我相了一门亲事,来信催我过去成亲呢。”

    “帝都!那可是好地方,能在那里成家立业,公子是个有福之人。”老人笑道:“老汉就先恭喜公子了。”

    徐北游笑着谢过。

    说话间,渡船已经来到对岸,这儿已经可以算是陕州地界,徐北游下船后,又从怀里拿出一小袋铜钱丢给孩子,道:“老人家,我知道规矩,渡船要等人满之后才会过河,这次你只渡了我一个客人,说到底还是我占了便宜,这便是补给你的船钱。”

    老人立刻急眼道:“公子这是什么话,老汉闲着也是闲着,怎么能多要公子的钱?”

    说话间,老人弯腰就要从孩子手里拿过钱袋还给徐北游,可一弯腰的功夫,再回头,却发现已经不见那位公子的身影。

    孩子趁着老人愣神的时候,从老人手里抢过钱袋,打开一开,惊讶啊了一声,从里面拿出一枚铜钱,欢喜道:“爷爷你看,是太平铜钱哩。”

    铜钱有官铸和私铸之分,通常官铸铜钱可以顶好几倍的私铸铜钱,在大齐的官铸铜钱中,以黄龙铜钱最是金贵,铜八铅二,五百文便能换一两银子,其次便是太平铜钱,铜六铅四,七百文换一两银子,再次是承平铜钱,铜四铅六,一千文换一两银子,至于那些铜二铅八的私铸铜钱,要一千五百文才能换到一两银子。

    这一小袋太平铜钱差不多能换二钱银子了。

    老人从孩子手中拿过钱袋一看,果然全是太平铜钱,喃喃道:“这位公子是好人呐。”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